• 正在加載中...
  • 936年

    紀年

    丙申年(猴年)

    南吳天祚二年

    吳越清泰三年,天福元年

    閩永和二年,通文元年

    于闐同慶二十五年

    契丹天顯十一年

    南漢大有九年

    后唐清泰三年

    荊南清泰三年,天福元年

    東丹國甘露十一年

    馬楚清泰三年,天福元年

    南詔大明六年

    后蜀明德三年

    后晉天福元年

    編輯摘要

    目錄

    紀年/936年 編輯

    丙申年(猴年)

    南吳天祚二年

    吳越清泰三年,天福元年

    閩永和二年,通文元年

    于闐同慶二十五年

    契丹天顯十一年

    南漢大有九年

    后唐清泰三年

    荊南清泰三年,天福元年

    東丹國甘露十一年

    馬楚清泰三年,天福元年

    南詔大明六年

    后蜀明德三年

    后晉天福元年

    年表/936年 編輯

    石敬瑭反,與唐大戰于晉陽

    后唐建義軍

    后唐清泰三年(936)十月,后唐因征討河東之需,下詔括天下將吏及民間馬匹,又發民為兵,每七戶出一名征夫,自備器甲,稱“義軍”,以十一月為限集齊,共得二千多匹馬,五千人。由陳州刺史郎萬金訓練。寥寥數千兵馬,于征討無補,民間卻大為困擾。十一月,彰武節度使(治延州,今陜西延安北)楊漢章準備率幾千步騎赴軍期時,當地豪強劉景巖即乘機利用楊漢章平素不得人心,煽動眾人殺楊漢章自為留后。閏十一月,丹州(今陜西宜川)亦作亂,逐刺史。

    石敬瑭稱帝

    后唐清泰三年(936)、契丹天顯十一年十月,契丹王耶律德光冊原后唐河東節度使石敬瑭為大晉皇帝,以自己的衣冠授與石敬瑭。于晉陽(今山西太原南)南柳林筑壇,石敬瑭即帝位,并踐約割幽、薊、瀛、莫、涿、順、新、媯、儒、武、云、應、寰、朔、蔚十六州入契丹,并許每年向契丹輸送三十萬匹帛。十四日改長興七年(因石敬瑭反唐后,不承認末帝的正統地位,仍用明宗長興年號)為天福元年,所行用的法律制度均以后唐明宗時之制。石敬瑭所建之晉,史稱后晉。后晉高祖石敬瑭(892——942),沙陀族,后唐明宗之婿。明宗入立,石敬瑭先后為保義、宣武、天雄、河陽、河東節度使。其以割地、稱臣、稱兒、輸帛換得契丹的支援,滅后唐。但最終因吐谷渾部叛契丹之事,受契丹責備憂郁而卒。廟號高祖。

    后晉滅后唐

    后晉天福元年(936)閏十一月,后晉高祖石敬瑭借契丹之力破后唐征討大軍于晉安寨,繼之又于團柏谷敗后唐援軍。直到此時,駐蹕于懷州(今河南沁陽)的唐末帝才知石敬瑭稱帝,唐軍大敗,連忙返回洛陽。洛陽城中人心惶惶,居民紛紛外逃。雖然末帝命人切斷洛陽北面河陽浮橋,但后唐河陽守將萇從簡降晉,以船渡晉兵過黃河,后唐派出的后援軍隊也紛紛降后晉。二十六日,后唐末帝李從珂與曹太后、皇后、淮王、宋審虔等攜傳國寶登玄武樓自焚而死。當晚石敬瑭入洛陽,后唐亡國。

    高麗統一朝鮮

    后晉天福元年(936),高麗王王建出兵攻今朝鮮半島的新羅、百濟、統一今朝鮮半島。設二京、六府、九節度、一百二十郡。

    史料記載/936年 編輯

    石敬瑭反,與唐大戰于晉陽

    后唐清泰三年(936)五月,后唐河東節度使石敬瑭反,后唐以建雄節度使張敬達為太原四面兵馬都部署,義武節度使楊光遠為副,率安國節度使安審琦、保義節度使相里金等駐扎于晉陽(今山西太原南)城南的晉安鄉。后唐軍先鋒安審信、代北戍將安重榮、虎北口戍將張萬迪等紛紛率部叛附河東。石敬瑭見后唐大軍壓境,派掌書記桑維翰草擬表,向契丹稱臣,并以父禮事契丹帝耶律德光,以事成之后割盧龍及雁門以北之地入契丹的條件,爭取了契丹仲秋之后傾國相助的承諾。后唐得知契丹將出兵的消息,欲促張敬達速戰,其時張敬達修筑長圍攻晉陽,接命令后更是猛攻,但未奏效,又值當年秋季多雨,后唐軍所修長圍一直未能合龍,晉陽城中的糧食儲備也遭雨水浸泡。九月,耶律德光率五萬鐵騎,號稱三十萬大軍南下,十五日到晉陽,列陣于汾河之北的虎北口,與后唐騎兵高行周、符彥卿等交戰,后軍步兵則列陣于城西北山之下。契丹先以三千贏弱的騎兵誘唐軍追擊,從東北方向發伏兵將唐軍攔腰斷為二截,在南邊的唐軍騎兵大多返回營地,而北邊的步兵則大敗,損失近萬人。次日,河東兵與契丹兵會合圍攻后唐晉安寨,于晉安寨之南設延綿百余里、厚五十里的營地,將后唐軍圍的水泄不通。張敬達等雖然尚有五萬士兵,一萬戰馬,卻無法突破對方的銅墻鐵壁。兩天以后,后唐晉安寨與外界失去聯系。后唐調天雄節度使范延光、盧龍節度使趙德鈞、耀州防御使潘環分別自魏州(今河北大名東北)、幽州(今北京)、河西分三路由東、北、西分別救援晉安,阻擊契丹軍,另派彰圣都指揮使符彥饒領洛陽步騎兵駐守河陽(今河南孟縣南)以防河東,契丹南下。但契丹游騎到石會關(今山西平遙以東)尚未見后唐援軍蹤影。后唐末帝下詔親征,但離開洛陽不遠,剛行至河陽就遲疑不前,幾天后又往懷州(今河南沁陽)。至閏十一月,晉安寨被圍數月,高行周,符彥卿雖率騎兵突圍,但幾次均未成功,營中糧草殆盡,將士只能分食死馬。援軍遲遲不至,楊光遠、安審琦勸張敬達投降契丹,張敬達斷然拒絕。高行周暗中派人保護張敬達,反受責難。二十六日晨,楊光遠乘例行點卯,高、符二將未至之際,殺張敬達,率眾降契丹。寨中尚有五千馬匹,五萬副鎧仗。

    后唐建義軍

    石敬瑭河東稱帝

    大事/936年 編輯

    (1)春,正月,吳徐知誥始建大元帥府,以幕職分判吏、戶、禮、兵、刑、工部及鹽鐵。

    (1)春季,正月,吳國徐知誥開始建立大元帥府,用他的幕僚分別執掌吏、戶、禮、兵、邢、工六部及鹽鐵。

    (2)丁未,唐主立子重美為雍王。

    (2)丁未(十七日),后唐末帝李從珂冊立他的兒子李重美為雍王。

    (3)癸丑,唐主以千春節置酒,晉國長公主上壽畢,辭歸晉陽。帝醉,曰:“何不且留,遽歸,欲與石郎反邪!”石敬瑭聞之,益懼。

    (3)癸丑(二十三日),后唐末帝在自己的生日千春節置酒設宴,晉國長公主上壽祝賀完畢,告辭回晉陽。當時末帝已經醉了,說道:“為什么不多留些時候,忙著趕回去想幫助石郎造反哪!”石敬瑭聽說后,更加害怕。

    (4)三月,丙午,以翰林學士、禮部侍郎馬胤孫為中書侍郎、同平章事。胤孫性謹懦,中書事多凝滯,又罕接賓客,時人目為“三不開”,謂口、印、門也。

    (4)三月,丙午(十七日),末帝任用翰林學士、禮部侍郎馬胤孫為中書侍郎、同平章事。馬胤孫性格謹慎懦弱,中書省辦事往往凝滯不能暢達,又很少接待賓客,時人說他們是口、印、門“三不開”。

    (5)石敬瑭盡收其貨之在洛陽及諸道者歸晉陽,托言以助軍費,人皆知其有異志。唐主夜與近臣從容語曰:“石郎于朕至親,無可疑者;但流言不釋,萬一失歡,何以解之?”皆不對。

    (5)石敬瑭把他在洛陽及諸道的財貨全部收攏送回到晉陽,托詞說是幫助軍費,人們都知道他是心懷異志。唐主在夜間同近臣從容平淡地說:“石郎是朕的至親,沒有什么可猜疑的;但是流言總是不斷,萬一和他失掉和好,怎么辦為好?”眾臣都不回答。

    (6)吳徐知誥以其子副都統景通為太尉、副元帥,都統判官宋齊丘、行軍司馬徐為元帥府左·右司馬。

    (6)吳國徐知誥任用他的兒子副都統徐景通為太尉、副元帥,都統判官宋齊丘、行軍司馬徐為元帥府左、右司馬。

    (7)閩主昶改元通文,立賢妃李氏為皇后,尊皇太后曰太皇太后。

    (7)閩國主王昶把年號改為通文,冊立賢妃李氏為皇后,尊上皇太后稱為太皇太后。

    (8)靜江節度使、同平章事馬希杲有善政,監軍裴仁煦譖之于楚王希范,言其收眾心,希范疑之。夏,四月,漢將孫德威侵蒙、桂二州,希范命其弟武安節度副使希廣權知軍府事,自將步騎五千如桂州。希杲懼,其母華夫人逆希范于全義嶺,謝曰:“希杲為治無狀,致寇戎入境,煩殿下親涉險阻,皆妾之罪也。愿削封邑,灑掃掖庭,以贖希杲罪?!毕7对唬骸拔峋貌灰娤j?,聞其治行尤異,故來省之,無他也?!睗h兵自蒙州引去,徙希杲知朗州。

    (8)靜江節度使、同平章事馬希杲有好的政聲,監軍裴仁煦向楚王馬希范誹謗他,說他收買人心,馬希范對他產生懷疑。夏季,四月,南漢將領孫德威侵犯蒙州和桂州,馬希范命令他的弟弟武安節度副使馬希廣暫時主持軍府事,自己帶領步兵、騎兵五千人赴桂州。馬希杲害怕,他的母親華夫人到全義嶺遠迎馬希范,謝罪說:“希杲治理政事不得法,招致敵兵入境,煩勞殿下親自跋涉險阻之地,都是我的罪過。我們愿意削去封邑,去當灑掃庭院的人,用來贖償希杲的罪過?!瘪R希范說:“我很久沒有見到希杲,聽說他治理成績優異,所以來看看,沒有別的意思?!蹦蠞h兵從蒙州退走,便把馬希杲調遷到朗州。

    (9)高從誨遣使奉箋于徐知誥,勸即帝位。

    (9)荊南高從誨遣派使者送信給徐知誥,勸他即皇帝之位。

    (10)初,石敬瑭欲嘗唐主之意,累表自陳羸疾,乞解兵柄,移他鎮;帝與執政議從其請,移鎮鄆州。房、李崧、呂琦等皆力諫,以為不可,帝猶豫久之。

    (10)過去,石敬瑭想試探末帝的意圖,多次上表陳訴身體羸弱,請求解除他的兵權,調遷到別的鎮所;末帝與執政大臣商議后答應了他的請求,把他移鎮鄆州。房、李崧、呂琦等人都極力諫勸,認為不能這樣做,末帝猶疑了很長時間。

    (11)天雄節度使劉延皓恃后族之勢,驕縱,奪人財產,減將士給賜,宴飲無度。捧圣都虞候張令昭因眾心怨怒,謀以魏博應河東,癸丑未明,帥眾攻牙城,克之;延皓脫身走,亂兵大掠。令昭奏:“延皓失于撫御,以致軍亂;臣以撫安士卒,權領軍府,乞賜旌節!”延皓至洛陽,唐主怒,命遠貶;皇后為之請,六月,庚申,止削延皓官爵,歸私第。

    (11)天雄節度使劉延皓依恃皇后家族的勢力,很驕縱,侵占別人的財產,扣減將士的賞賜,宴會飲酒沒有節制。捧圣都虞候張令昭因為眾心怨恨,企圖用魏博來響應河東造反,癸丑(二十五日)天未亮,率領兵眾攻打主將所居的牙城,攻了下來;劉延皓脫自身逃去,亂兵大肆搶掠。張令昭上奏:“劉延皓

    撫給駕御不當,以致軍人作亂;臣為了要撫恤安慰士兵,暫時領管軍府,請求朝廷賜給旌節!”劉延皓逃回洛陽,末帝發怒,下令把他貶到遠方,皇后為他說情,六月,庚申(初三),只是削去劉延皓的官爵,讓他回自己的宅第。

    (12)辛酉,吳太保、同平章事徐景遷以疾罷,以其弟景遂代為門下侍郎、參政事。

    (12)辛酉(初四),吳國太保、同平章事徐景遷因為患病罷官,任用他的弟弟徐景遂代替他做門下侍郎、參政事。

    (13)癸亥,唐主以張令昭為右千牛衛將軍、權知天雄軍府事。令昭以調發未集,且受新命。尋有詔徙齊州防御使,令昭托以士卒所留,實俟河東之成敗。唐主遣使諭之,令昭殺使者。甲戌,以宣武節度使兼中書令范延光為天雄四面行營招討使、知魏博行府事,以張敬達充太原四面招討使,以楊光遠為副使。丙子,以西京留守李周為天雄軍四面行營副招討使。

    (13)癸亥(初六),后唐末帝任用張令昭為右千牛衛將軍,暫時主持天雄軍府事。張令昭因為調發人馬沒有會集,暫且接受新的任命。不久,又有詔書命令他調任齊州防御使,張令昭托詞說被士兵所留滯,實際上是等待觀察河東起兵之成敗。后唐末帝派遣使者告諭他,張令昭把使者殺了。甲戌(十七日),末帝任命宣武節度使兼中書令范延光為天雄四面行營招討使、主持魏博行府事,任命張敬達充當太原四面招討使,任用楊光遠為副使。丙子(十九日),任命西京留守李周為天雄軍四面行營副招討使。

    (14)石敬瑭之子右衛上將軍重殷、皇城副使重裔聞敬瑭舉兵,匿于民間井中。弟沂州都指揮使敬德殺其妻女而逃,尋捕得,死獄中,從弟彰圣都指揮使敬威自殺。秋,七月,戊子,獲重殷、重裔,誅之,并族所匿之家。

    (14)石敬瑭的兒子右衛上將軍石重殷、皇城副使石重裔聽說石敬瑭起兵造反,躲藏在民間市井中。石敬瑭的弟弟沂州都指揮使石敬德殺了自己的妻子、女兒而后逃走,不久,被捕獲,死于獄中。叔伯弟弟彰圣都指揮使石敬威自殺。秋季,七月,戊子(初二),抓獲了石重殷和石重裔,誅殺了他們,并把藏匿他們的人家全族殺害。

    (15)庚寅,楚王希范自桂州北還。

    (15)庚寅(初四),楚王馬希范從桂州北還。

    (16)云州步軍指揮使桑遷奏應州節度使尹暉逐云州節度使沙彥,收其兵應河東。丁酉,彥表遷謀叛應河東,引兵圍子城。彥犯圍走出西山,據雷公口,明日,收兵入城擊亂兵,遷敗走,軍城復安。是日,尹暉執遷送洛陽,斬之。

    (16)云州步軍指揮使桑遷上奏:應州節度使尹暉驅逐云州節度使沙彥,接收了他的兵馬,響應河東造反。丁酉(十一日),沙彥上表奏稱桑遷謀反響應河東,并且率領兵馬包圍了子城。沙彥突破包圍走出西山,占據雷公口,第二天,收集兵士入城襲擊亂兵,桑遷敗走,軍城恢復安定。這一天,尹暉抓住桑遷把他押送洛陽,朝廷把他斬了。

    (17)丁未,范延光拔魏州,斬張令昭。詔悉誅其黨七指揮。

    (17)丁未(二十一日),范延光攻取了魏州,斬殺了張令昭。朝廷下詔:把他的黨羽七個指揮都誅除了。

    (18)張敬達發懷州彰圣軍戍虎北口,其指揮使張萬迪將五百騎奔河東,丙辰,詔盡誅其家。

    (18)張敬達發動懷州彰圣軍戍守在虎北口,該軍指揮使張萬迪帶領五百騎投奔河東,丙辰(三十日),朝廷下詔:把他的家屬全部誅殺。

    (19)石敬瑭遣間使求救于契丹,令桑維翰草表稱臣于契丹主,且請以父禮事之,約事捷之日,割盧龍一道及雁門關以北諸州與之。劉知遠諫曰:“稱臣可矣,以父事之太過。厚以金帛賂之,自足致其兵,不必許以土田,恐異日大為中國之患,悔之無及?!本磋┎粡?。表至契丹,契丹主大喜,白其母曰:“兒比夢石郎遣使來,今果然,此天意也?!蹦藶閺蜁?,許俟仲秋傾國赴援。

    (19)石敬瑭派使者從僻路求救于契丹,讓桑維翰草寫表章向契丹主稱臣,并且請求用對待父親的禮節來侍奉他,約定事情成功之日,劃割盧龍一道及雁門關以北諸州給契丹。劉知遠勸諫他說:“稱臣就可以了,用父親的禮節對待他就太過份了。用豐厚的金銀財寶賄賂他,自然是足以促使他發兵,不必許諾割給他土田,恐怕那樣以后要成中國的大患,后悔就來不及了?!笔磋┎宦?。表章送到契丹,契丹國主耶律德光非常高興,告訴他的母親述律太后說:“孩兒最近夢見石郎派遣使者來,現在果然來了,這真是天意啊?!北阆蚴磋懥嘶匦?,答應等到仲秋時節,發動全國人馬來支援他。

    (20)八月,己未,以范延光為天雄節度使,李周為宣武節度使、同平章事。

    (20)八月,己未(初三),末帝任用范延光為天雄節度使,李周為宣武節度使、同平章事。

    (21)癸亥,應州言契丹三千騎攻城。

    (21)癸亥(初七),應州奏報:契丹三千騎兵進攻州城。

    (22)張敬達筑長圍以攻晉陽。石敬瑭以劉知遠為馬步都指揮使,安重榮、張萬迪降兵皆隸焉。知遠用法無私,撫之如一,由是人無貳心。敬瑭親乘城,坐臥矢石下,知遠曰:“觀敬達輩高壘深塹,欲為持久之計,無他奇策,不足慮也。愿明公四出間使,經略外事。守城至易,知遠獨能辦之?!本磋﹫讨h手,撫其背而賞之。

    (22)張敬達設置了很長的包圍工事來攻打晉陽。石敬瑭任用劉知遠為馬步都指揮使,把安重榮、張萬迪的降兵都隸屬于他。劉知遠以法辦事,沒有私弊,對軍民撫恤一視同仁,因此人都沒有二心。石敬瑭親自登城視察部屬兵卒,坐臥在敵人的矢石投射之下。劉知遠說:“察看張敬達這些人筑設高壘深溝,想作持久打算,他們沒有其他好的辦法,是不足為慮的。請您向各方派出走僻路的使者,經辦對外事務。守城的事很容易,我知遠一個人就能獨力辦理?!笔磋├鴦⒅h的手,撫拍他的肩背而稱贊他。

    (23)戊寅,以成德節度使董溫琪為東北面副招討使,以佐盧龍節度使趙德鈞。

    (23)戊寅(二十二日),后唐朝廷任用成德節度使董溫琪為東北面副招討使,用來幫助盧龍節度使趙德鈞。

    (24)唐主使端明殿學士呂琦至河東行營犒軍,楊光遠謂琦曰:“愿附奏陛下,幸寬宵旰。賊若無援,旦夕當平;若引契丹,當縱之令入,可一戰破也?!钡凵鯋?。帝聞契丹許石敬瑭以仲秋赴援,屢督張敬達急攻晉陽,不能下。每有營構,多值風雨,長圍復為水潦所壞,竟不能合。晉陽城中日窘,糧儲浸乏。

    (24)后唐主派出端明殿學士呂琦到河東行營犒勞軍隊,楊光遠對呂琦說:“請您附帶奏告陛下,請主上稍微減少晝夜操勞。賊兵如果沒有援兵,用不多天就可以平定;如果他勾結契丹來犯,自當放他進來,一次戰斗就能把他打敗?!蹦┑勐勛嗪苁歉吲d。末帝聽說契丹答應石敬瑭在仲秋時節發兵來支援他,幾次督促張敬達緊急攻打晉陽,但不能攻下。每當有所營建構筑工事,往往遇到風雨天氣,很長的包圍工事又被水浸所破壞,竟然接合不攏。晉陽城中日益窘迫,糧食儲備因浸泡而缺乏。

    (25)九月,契丹主將五萬騎,號三十萬,自揚武谷而南,旌旗不絕五十馀里。代州刺史張朗、忻州刺史丁審琦嬰城自守,虜騎過城下,亦不誘脅。審琦,州人也。

    (25)九月,契丹主耶律德光統領五萬騎兵,號稱三十萬,從代州揚武谷向南進發,旌旗連綿不斷達五十余里。代州刺史張朗、忻州刺史丁審琦繞城自守,敵人騎兵經過城下時,也不誘降挾脅他。丁審琦是州人。

    (26)冬,十月,壬戌,詔大括天下將吏及民間馬;又發民為兵,每七戶出征夫一人,自備鎧仗,謂之“義軍”,期以十一月俱集,命陳州刺史郎萬金教以戰陳,用張延朗之謀也。凡得馬二千馀匹,征夫五千人,實無益于用,而民間大擾。

    (26)冬季,十月,壬戌(初七),下詔普遍搜集天下將吏以及民間的馬,又發動百姓當兵,每七戶出一個征夫,自己準備鎧甲兵器,稱作“義軍”,定期在十一月全部集中,命令陳州刺史郎萬金訓練他們的戰陣知識和技能,這是采用張延朗的謀劃。結果只得到馬二千余匹,征夫五千人,實在沒有多大用處,但民間卻因此受到很大騷擾。

    (27)初,趙德鈞陰蓄異志,欲因亂取中原,自請救晉安寨;唐主命自飛狐踵契丹后,鈔其部落,德鈞請將銀鞍契丹直三千騎,由土門路西入,帝許之。趙州刺史、北面行營都指揮使劉在明先將兵戍易州,德鈞過易州,命在明以其眾自隨。在明,幽州人也。德鈞至鎮州,以董溫琪領招討副使,邀與偕行,又表稱兵少,須合澤潞兵;乃自吳兒谷趣潞州,癸酉,至亂柳。時范延光受詔將部兵二萬屯遼州,德鈞又請與魏博軍合;延光知德鈞合諸軍,志取難測,表稱魏博兵已入賊境,無容南行數百里與德鈞合,乃止。

    (27)起初,趙德鈞暗中懷有異志,想要乘著動亂奪取中原,自己請求去救援晉安寨,末帝命他從飛狐道出代州,繞到契丹之后,抄襲其部落,趙德鈞請求把他在幽州用契丹降卒設置的銀鞍契丹直三千騎兵,從土門路向西進軍,末帝準許了他。趙州刺史、北面行營都指揮使劉在明原來領兵戍守在易州,趙德鈞軍過易州,命令劉在明帶著自己的兵從跟隨他行進。劉在明是幽州人。趙德鈞到了鎮州,任用董溫琪為招討副使,也邀他一起行動。又上表朝廷說自己兵少,須同澤潞的兵力會合;便從吳兒谷向潞州進發,癸酉(十八日),到達亂柳。當時范延光領受詔命統領所屬兵士二萬人屯駐于遼州,趙德鈞又請求與魏博軍會合;范延光知道趙德鈞合攏諸軍,意圖難于測料,便上表朝廷聲稱魏博兵已經入了賊境,不能再向南行軍數百里與趙德鈞會合,便停止下來。

    (28)漢主以宗正卿兼工部侍郎劉浚為中書侍郎、同平章事???,崇望之子也。

    (28)南漢主任用宗正卿兼工部侍郎劉浚為中書侍郎、同平章事。劉浚是劉崇望的兒子。

    (29)十一月,以趙德鈞為諸道行營都統,依前東北面行營招討使。以趙延壽為河東道南面行營招討使,以翰林學士張礪為判官。庚寅,以范延光為河東道東南面行營招討使,以宣武節度使、同平章事李周副之。辛卯,以劉延朗為河東道南面行營招討副使。趙延壽遇趙德鈞于西湯,悉以兵屬德鈞。唐主遣呂琦賜德鈞敕告,且犒軍。德鈞志在并范延光軍,逗留不進,詔書屢趣之,德鈞乃引兵北屯團柏谷口。

    (29)十一月,后唐朝廷任命趙德鈞為諸道行營都統、依舊任東北面行營招討使。任用趙延壽為河東道南面行營招討使,任用翰林學士張礪為判官。庚寅(初五),任用范延光為河東道東南面行營招討使,任用宣武節度使、同平章事李周為副使。辛卯(初六),任用劉延朗為河東道南面行營招討副使。趙延壽在西湯遇到趙德鈞,把所統兵馬全部歸屬于趙德鈞。末帝派呂琦賜給趙德鈞敕告,并且犒賞了軍隊。趙德鈞的意圖是要兼并范延光的軍隊,逗留不肯前進,朝廷屢次下達詔書催促他,趙德鈞便引領部隊向北屯扎在團柏谷口。

    (30)癸巳,吳主詔齊王知誥置百官,以金陵府為西都。

    (30)癸巳(初八)吳主楊溥下詔,使齊王徐知誥設置百官,以金陵府為西都。

    (31)前坊州刺史劉景巖,延州人也,多財而喜俠,交結豪杰,家有丁夫兵仗,人服其強,勢傾州縣。彰武節度使楊漢章無政,失夷、夏心,會括馬及義軍,漢章帥步騎數千人將赴軍期,閱之于野。景巖潛使人撓之曰:“契丹強盛,汝曹有去無歸?!北姂?,殺漢章,奉景巖為留后。唐主不獲已,丁酉,以景巖為彰武留后。

    (31)前坊州刺史劉景巖是延州人,家財富有而且喜愛俠義,交結豪杰,家里設置丁夫兵仗,人們都懾服他的勢力強大,整個州縣無人能比。彰武節度使楊漢章治理無當,喪失夷、夏人心,正趕上搜集馬匹和義軍,楊漢章率領步兵、騎兵數千人即將按期開赴集合,正在野外進行檢閱。劉景巖暗中使人阻撓破壞此事說:“契丹強盛,你們這些人有去無回?!北姾ε?,殺了楊漢章,擁護劉景巖為留后。末帝不得已,丁酉(十二日),任命劉景巖為彰武留后。

    (32)契丹主謂石敬瑭曰:“吾三千里赴難,必有成功。觀汝器貌識量,真中原之主也。吾欲立汝為天子?!本磋┺o讓者數四,將吏復勸進,乃許之。契丹主作冊書,命敬瑭為大晉皇帝,自解衣冠授之,筑壇于柳林,是日,即皇帝位。割幽、薊、瀛、莫、涿、檀、順、新、媯、儒、武、云、應、寰、朔、蔚十六州以與契丹,仍許歲輸帛三十萬匹。己亥,制改長興七年為天福元年,大赦;敕命法制,皆遵明宗之舊。以節度判官趙瑩為翰林學士承旨、戶部侍郎、知河東軍府事,掌書記桑維翰為翰林學士、禮部侍郎、權知樞密使事,觀察判官薛融為侍御史知雜事,節度推官白水竇貞固為翰林學士,軍城都巡檢使劉知遠為侍衛馬軍都指揮使,客將景延廣為步軍都指揮使。延廣,陜州人也。立晉國長公主為皇后。

    (32)契丹主對石敬瑭說:“我從三千里以外來幫助你解決危難,必然會成功。觀察你的器宇容貌和見識氣量,真的是個中原的國主啊。我想扶立你做天子?!笔磋┩妻o遜讓了好幾次,將吏又反復勸他進大位,于是便答應了。契丹主制作冊封的文書,命令石敬瑭為大晉皇帝,自己解下衣服冠冕親授給他,在柳林搭筑壇臺,就在這一天,即了皇帝之位。并割讓了幽、薊、瀛、莫、涿、檀、順、新、媯、儒、武、云、應、寰、朔、蔚十六個州給予契丹,仍然答應每年運輸帛三十萬匹給他們。己亥(十四日),后晉高祖皇帝石敬瑭下制令,更改長興七年為天福元年,實行大赦;敕命各種法制都遵守明宗時的舊規。任用節度判官趙瑩為翰林學士承旨、戶部侍郎、知河東軍府事,桑維翰為翰林學士、禮部侍郎、權知樞密使事,觀察判官薛融為侍御史知雜事,節度推官白水人竇貞固為翰林學士,軍城都巡檢使劉知遠為侍衛馬軍都指揮使,客籍將 景延廣為步軍都指揮使。景延廣是陜州人。立晉國長公主為皇后。

    (33)龍敏對前鄭州防御使李懿說:“您是國主的近親,現在社稷如此危難,蹺足之間就可以滅亡,您難道唯獨沒有憂慮嗎?”李懿為他分析趙德鈞必能打敗敵軍的形勢。龍敏說:“我是燕地人,知道趙德鈞的為人,他膽小而又無謀略,只是對于守城稍有長處而已。何況他現在內蓄奸謀,這樣的人怎么能依恃呢?在下有個冒昧的計策,只怕朝廷不肯那樣干?,F在隨從圣駕的兵尚有萬余人,馬近五千匹,如果選出精銳騎兵一千人,讓我和郎萬金指揮他們,從介休山路出發,趁著夜間沖破賊陣而進入晉安寨,只要能有一半人進去,事情就好辦了。張敬達等現在陷于重圍之中,不知道朝廷的信息,如果他們知道大軍近在團柏,那就即使有鐵的屏障也可以沖破,何況虜騎的陣列??!”李懿把這個意見報告了后唐主,后唐主說:“龍敏的志向極為壯烈,現在用這個辦法可惜晚了?!?/p>

    (34)丹州義軍作亂,逐刺史康承詢,承詢奔州。

    (34)丹州的義軍作亂,驅逐了刺史康承詢,康承詢投奔州。

    (35)晉安寨被圍數月,高行周、符彥卿數引騎兵出戰,眾寡不敵,皆無功,芻糧俱竭,削柿淘糞以飼馬,馬相啖,尾鬣皆禿,死則將士分食之,援兵竟不至。張敬達性剛,時謂之“張生鐵”,楊光遠、安審琦勸敬達降于契丹,敬達曰:“吾受明宗及今上厚恩,為元帥而敗軍,其罪已大,況降敵乎!今援兵旦暮至,且當俟之。必若力盡勢窮,則諸軍斬我首,攜之出降,自求多福,未為晚也?!惫膺h目審琦欲殺敬達,審琦未忍。高行周知光遠欲圖敬達,常引壯騎尾而衛之,敬達不知其故,謂人曰:“行周每踵余后,何意也?”行周乃不敢隨之。諸將每旦集于招討使營,甲子,高行周、符彥卿未至,光遠乘其無備,斬敬達首,帥諸將上表降于契丹。契丹主素聞諸將名,皆慰勞,賜以裘帽,因戲之曰:“汝輩亦大惡漢,不用鹽酪啖戰馬萬匹!”光遠等大慚。契丹主嘉張敬達之忠,命收葬而祭之,謂其下及晉諸將曰:“汝曹為人臣,當效敬達也?!睍r晉安寨馬猶近五千,鎧仗五萬,契丹悉取以歸其國,悉以唐之將卒授帝,語之曰:“勉事而主?!瘪R軍都指揮使康思立憤惋而死。

    (35)晉安寨被圍了幾個月,高行周、符彥卿多次率領騎兵出戰,由于寡不敵眾,都不能成功。糧食和草料都用完了,只好削木屑淘馬糞中草筋來喂馬,馬互相啖咬,尾巴和頸鬃都禿了,死了就由將士分而食之,援兵竟還不來。張敬達性情剛強,當時人叫他“張生鐵”。楊光遠、安審琦勸說張敬達向契丹投降,張敬達說:“我受明宗和當今皇上的厚恩,當了元帥而打敗仗,罪過已經很大,何況向敵人投降呢!現在援兵早晚是要到來,暫且等待吧。如果一旦力盡勢窮,那就請諸軍斬了我的頭,拿著去投降,以求保全自己而獲多福,那時也還不晚?!睏罟膺h向安審琦使眼色要殺掉張敬達,安審琦不忍下手。高行周知道楊光遠要暗算張敬達,常常帶領精壯騎兵尾隨張敬達來護衛他,張敬達不知其中緣故,對別人說:“行周常常跟在我的腳后,是什么用意?”高行周才不敢再尾隨他。諸將每天早晨會集在招討使的營房中,甲子(初九),高行周、符彥卿尚未到達,楊光遠乘著張敬達沒有防備,斬了他的頭,率領諸將上表向契丹投降。契丹主耶律德光平素就說諸將的名聲,都加以慰勞,賜給皮帽,因而開玩笑說:“你們各位是非??珊薜膼簼h,用不著我準備加鹽的乳酷來喂你們上萬匹的戰馬了!”楊光遠等大為羞慚。契丹主嘉許張敬達的忠義,命令收尸安葬,并進行祭典,對他的下屬及晉國諸將說:“你們做人臣的,應該仿效張敬達??!”當時晉安寨尚有馬近五千匹,鎧甲兵杖五萬,契丹全部取走送歸本國,而把后唐的將卒全部交給后晉高祖石敬瑭,并對大家說:“勉力效忠你們的主上?!瘪R軍都指揮使康思立憤恨惋傷而死。

    帝以晉安已降,遣使諭諸州,代州刺史張朗斬其使;呂琦奉唐主詔勞北軍,至忻州,遇晉使,亦斬之,謂刺史丁審琦曰:“虜過城下而不顧,其心可見,還日必無全理,不若早帥兵民自五臺奔鎮州?!睂⑿?,審琦悔之,閉牙城不從。州兵欲攻之,琦曰:“家國如此,何為復相屠滅!”乃帥州兵趣鎮州,審琦遂降契丹。

    后晉高祖石敬瑭因為晉安已經投降,派使者諭告諸州,代州刺史張朗殺了來使;呂琦奉后唐主的詔書慰勞雁門關以北諸軍,到了忻州,遇到晉國使者,也把使者殺了。呂琦對忻州刺史丁審琦說:“胡虜經過城下時都不回頭看。他們的心跡可以看清,還朝之日必定不能保全自己,不如早日率領軍民從五臺奔赴鎮州?!睂⒁霭l,丁審琦又后悔了,關閉牙城不跟呂琦走。州兵要攻打他,呂琦說:“國與家到了這種地步,為什么還要相互殘殺!”于是率領兵將奔向鎮州,丁審琦便向契丹投降了。

    (36)契丹主謂帝曰:“桑維翰盡忠于汝,宜以為相?!北?,以趙瑩為門下侍郎,桑維翰為中書侍郎,并同平章事;維翰仍權知樞密使事。以楊光遠為侍衛馬步軍都指揮使,以劉知遠為保義節度使、侍衛馬步軍都虞候。

    (36)契丹主對后晉高祖石敬瑭說:“桑維翰對你很盡忠心,應該讓他做宰相?!北ㄊ蝗眨?,高祖任命趙瑩為門下侍郎,桑維翰為中書侍郎,二人都同平章事;桑維翰仍然暫時主持樞密使的事務。任命楊光遠為侍衛馬步軍都指揮使,任命劉知遠為保義節度使、侍衛馬步軍都虞候。

    (37)帝與契丹主將引兵而南,欲留一子守河東,咨于契丹主,契丹主令帝盡出諸子,自擇之。帝兄子重貴,父敬儒早卒,帝養以為子,貌類帝而短小,契丹主指之曰:“此大目者可也?!蹦艘灾刭F為北京留守、太原尹、河東節度使。契丹以其將高謨翰為前鋒,與降卒偕進。丁卯,至團柏,與唐兵戰,趙德鈞、趙延壽先遁,符彥饒、張彥琦、劉延朗、劉在明繼之,士卒大潰,相騰踐死者萬計。

    (37)后晉高祖與契丹主將要領兵向南進軍,想留下他的一個兒子戍守河東,征求契丹主的意見。契丹主讓后晉高祖把他的兒子都叫出來,由他自己選擇。后晉高祖哥哥的兒子石重貴,其父石敬儒早亡,后晉高祖養育他做自己的兒子,相貌與后晉高祖相像而身材短小,契丹主指著他說:“這個大眼睛的可以?!币蚨斡檬刭F為北京留守、太原尹、河東節度使。契丹用他的將領高謨翰做前鋒,同降兵一起相偕而進。丁卯(十二日),到達團柏,與唐兵交戰,趙德鈞、趙延壽先逃跑,符彥饒、張彥琦、劉延朗、劉在明也跟著逃跑,士兵大亂潰逃,相互踐踏而死的萬計。

    (38)符彥饒、張彥琪至河陽,密言于唐主曰:“今胡兵大下,河水復淺,人心已離,此不可守?!倍〕?,唐主命河陽節度使萇從簡與趙州刺史劉在明守河陽南城,遂斷浮梁,歸洛陽。遣宦者秦繼、皇城使李彥紳殺昭信節度使李贊華于其第。

    (38)符彥饒、張彥琪到達河陽,秘密地向唐末帝說:“現在胡兵大舉南下,黃河的水又很淺,人心已經離散,此地不能固守?!倍〕螅ǘ眨?,后唐末帝命令河陽節度使萇從簡與趙州刺史劉在明戍守河陽南城,便把渡河浮橋斷毀,回到洛陽。派遣宦官秦繼、皇城使李彥紳在昭信節度使李贊華的府邸將他殺死。

    (39)己卯,帝至河陽,萇從簡迎降,舟輯已具。彰圣軍執劉在明以降,帝釋之,使復其所。

    (39)己卯(二十四日),后晉高祖到達河陽,萇從簡迎接投降,渡河舟楫已經準備好了。彰圣軍拘執了劉在明,也來投降,后晉高祖把他釋放了,讓他復職返回鎮所。

    (40)唐主命馬軍都指揮使宋審虔、步軍都指揮使符彥饒、河陽節度使張彥琪、宣徽南院使劉延朗將千馀騎至白馬阪行戰地,有五十馀騎奔于北軍。諸將謂審虔曰:“何地不可戰,誰肯立于此?”乃還。庚辰,唐主又與四將議復向河陽,而將校皆已飛狀迎帝。帝慮唐主西奔,遣契丹千騎扼澠池。

    (40)后唐末帝命令馬軍都指揮使宋審虔、步軍都指揮使符彥饒、河陽節度使張彥琪、宣徽南院使劉延朗帶領千余騎兵到達白司馬阪準備進行戰斗的地方,有五十多騎兵投奔到北方的后晉軍隊。諸將對宋審虔說:“哪個地方不能戰斗,誰還肯停留在這里?”便帶兵回來了。庚辰(二十五日),后唐末帝又同宋、符、張、劉四將商討再向河陽進攻,而此時將校都已經馳送降書給晉高祖了。后晉高祖擔心后唐末帝向西逃奔,派遣契丹一千騎兵扼阻在澠池。

    (41)十二月,乙酉朔,帝如河陽,餞太相溫及契丹兵歸國。

    (41)十二月,乙酉朔(初一),后晉高祖來到河陽,設宴給太相溫和契丹兵餞行,送他們回國。

    (42)追廢唐主為庶人。

    (42)追廢后唐末帝為平民百姓。

    (43)丁亥,以馮道兼門下侍郎、同平章事。

    (43)丁亥(初三),高祖任用馮道兼任門下侍郎、同平章事。

    (44)曹州刺史鄭阮貪暴,指揮使石重立因亂殺之,族其家。

    (44)曹州刺史鄭阮貪婪暴虐,指揮使石重立乘著變亂,把他殺了,并族滅了他的家屬。

    (45)辛卯,以唐中書侍郎姚為刑部尚書。

    (45)辛卯(初七),高祖作用后唐中書侍郎姚為刑部尚書。

    (46)初,朔方節度使張希崇為政有威信,民夷愛之,興屯田以省漕運;在鎮五年,求內徙,唐潞王以為靜難節度使。帝與契丹修好,恐其復取靈武,癸巳,復以希宗為朔方節度使。

    (46)以前,朔方節度使張希崇治理政務有威信,民眾喜歡愛戴他,他興辦屯田就地取糧,從而省減了漕運,在鎮所五年,要求往內地調遷,后唐潞王李從珂任用為靜難節度使。后晉高祖與契丹修好,擔心契丹再次攻取靈武,癸巳(初九),仍然作用張希崇為朔方節度使。

    (47)初,成德節度使董溫琪貪暴,積貨臣萬,以牙內都虞候平山秘瓊為腹心。溫琪與趙德鈞俱沒于契丹,瓊盡殺溫琪家人,瘞于一坎,而取其貨,自稱留后,表稱軍亂。

    (47)當初,成德節度使董溫琪貪焚暴虐,積蓄的財貨竟達巨萬,他把牙內都虞候平山人秘瓊當作心腹。董溫琪與趙德鈞一起死于契丹。秘瓊把董溫琪的家屬殺了,埋葬在一個墳坑里,而把他的家財都奪取了,自稱留后,上表稱言軍隊動亂。

    (48)同州小校門鐸殺節度使楊漢賓,焚掠州城。

    (48)同州的小校門鐸殺了節度使楊漢賓,焚燒并掠搶了州城。

    (49)詔贈李贊華燕王,遣使送其喪歸國。

    (49)后晉高祖下詔封贈李贊華為燕王,派使者護送他的喪葬回契丹。

    (50)張朗將其眾入朝。

    (50)代州刺史張朗帶領他的兵眾入京朝見后晉高祖。

    (51)庚子,以唐中書侍郎盧文紀為吏部尚書。以皇城使晉陽周為大將軍、充三司使;辭曰:“臣自知才不稱職,寧以避事見棄,猶勝冒寵獲辜?!钡墼S之。

    (51)庚子(十六日),后晉高祖任用后唐中書侍郎盧文紀為吏部尚書。任用皇城使晉陽人周為大將軍、充任三司使;周辭謝說:“臣自知才干不能稱職,寧可因為躲避事責而被陛下見棄,也還是比冒恃陛下的寵愛而獲罪要好?!焙髸x高祖準許了他。

    (52)帝聞平盧節度使房知溫卒,遣天平節度使王建立將兵巡撫青州。

    (52)后晉高祖聽說平盧節度使房知溫去世,遣派天平節度使王建立領兵巡撫青州。

    (53)改興唐府曰廣晉府。

    (53)更改興唐府叫廣晉府。

    (54)安遠節度使盧文進聞帝為契丹所立,自以本契丹叛將,辛丑,棄鎮奔吳。所過鎮戍,召其主將,告之故,皆拜辭而退。

    (54)安遠節度使盧文進聽說后晉高祖是由契丹扶立的,自己本是契丹的叛將,辛丑(十七日),放棄了鎮所投奔吳國。所過鎮戍之地,召喚其主將,告訴他們緣故,都拜辭而退。

    (55)徐知誥以鎮南節度使·太尉兼中書令李德誠、德勝節度使兼中書令周本位隆重,欲使之帥眾推戴,本曰:“我受先生大恩,自徐溫父子用事,恨不能救楊氏之危,又使我為此,可乎!”其子弘祚強之,不得已與德誠帥諸將詣江都表吳主,陳知誥功德,請行冊命;又詣金陵勸進。宋齊丘謂德誠之子建勛曰:“尊公,太祖元勛,今日掃地矣?!庇谑菂菍m多妖,吳主曰:“吳祚其終乎!”左右曰:“此乃天意,非人事也?!?/p>

    (55)吳國的徐知誥因為鎮南節度使、太尉兼中書令李德誠、德勝節度使兼中書令周本的地位高聲望大,想讓他們率領眾將吏推戴自己當皇帝。周本說:“我受先王大恩,自從徐溫父子擅權用事,恨自己不能挽救楊氏的危難,現在又讓我干這種事,可以嗎?”他的兒子周弘祚強迫他干,不得已與李德誠率領諸將到江都上表吳主楊溥,陳述徐知誥的功德,請吳主施行冊命;又到金陵向徐知誥勸進。宋齊丘對李德誠的兒子李建勛說:“令尊是太祖的元勛,今天名聲掃地了?!边@個時候,吳宮發生許多妖異的事情,吳主說:“吳國的福祚大概將要完了!”左右的人說:“這是天意,不是人事所能改變的??!”

    (56)高麗王建用兵擊破新羅、百濟,于是東夷諸國皆附之,有二京,六府,九節度,百二十郡。

    (56)高麗王王建發兵擊破新羅、百濟,從此東夷諸國都歸附于他,擁有二京、六府、九節度,一百二十郡。

    添加視頻 | 添加圖冊相關影像

    互動百科的詞條(含所附圖片)系由網友上傳,如果涉嫌侵權,請與客服聯系,我們將按照法律之相關規定及時進行處理。未經許可,禁止商業網站等復制、抓取本站內容;合理使用者,請注明來源于www.dtapes.com。

    登錄后使用互動百科的服務,將會得到個性化的提示和幫助,還有機會和專業認證智愿者溝通。

    互動百科用戶登錄注冊
    此詞條還可添加  信息模塊
    編輯摘要

    WIKI熱度

    1. 編輯次數:9次 歷史版本
    2. 參與編輯人數:9
    3. 最近更新時間:2019-07-18 05:55:49

    相關詞條

    互動百科

    掃碼下載APP
    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