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載中...
  • 909年

    909年是農歷己巳年(蛇年),后梁開平三年;南吳天祐六年;前蜀武成二年;南詔安國七年;吳越天寶二年。

    編輯摘要
    唐天佑三年: 鎮南軍節度使鐘傳死 后梁開平三年: 后梁自大梁遷都洛陽
    梁建國二年后: 梁在關中新得鄜坊、丹延兩鎮
    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

    目錄

    歷史紀事/909年 編輯

    后梁遷都洛陽

    后梁開平三年(909)正月,后梁自大梁遷都洛陽,以博王朱友文為東都(開封)留守。按:朱全忠初鎮宣武,駐大梁,故唐封之為梁王。既稱帝,亦都大梁(汴或開封)。今國朝不改而遷都洛,則“梁”之為梁失其據矣。

    后梁初給百官全俸

    自唐末黃巢起義以后,時局動蕩不已,百官俸料徒有其名,只存數額。后梁開平三年(909)正月二十九日,梁以國用稍為充足,開始給百官全額俸料。其詔曰:“祿俸所以養賢而勵奉公也。朕今肇建,諸色已備,郊祀職貢至多,費用差少,其百官俸料,委左藏庫依前例全給?!彼^“前例”,均指唐例而言。

    后梁略取兩鎮

    梁建國二年后,境內已無反側,乃思翦滅外藩。其時岐王李茂貞地蹙勢弱,且與梁同州(忠武軍駐地)、大安府(佑國軍駐地)接壤,故梁欲先取其丹延、鄜坊二鎮。延州系岐保塞軍駐地,鄜州系岐保大軍駐地,均與梁河中隔河相望。梁開平三年(909)三月十五日,太祖朱晃自至河中(今山西永濟),發兵會合岐降將高萬興、萬余兄弟共取岐之丹(今陜西宜川)、延(今陜西延安東)二州。二十六日岐丹州刺史崔公實不戰而降梁。四月一日,后梁忠武節度使劉知俊自同州(今陜西大荔)出師攻取延州。五日,克之,岐延州守將李延實降。十六日,岐保大節度使李彥博與坊州刺史李彥昱棄城逃回鳳翔,鄜州都將嚴弘倚舉城降梁。二十四日,梁以高萬興為保塞節度使,以絳州刺史牛存節為保大節度使。于是梁在關中新得鄜坊、丹延兩鎮。

    淮南初置選舉

    后梁開平三年(909)春,淮南節度使轄境內開始設置選舉,以駱知祥掌之。

    梁封閩、粵王

    后梁開平三年(909)四月,梁進封威武軍節度使王審知為閩王,清海、靜海節度使劉隱為南平王。按:后唐同光二年(924)進封荊南高季興為南平王,其時劉隱弟巖已于梁貞明四年(918)稱帝,改國號曰“漢”。故五代期間雖有兩“南平王”,不同時,亦不同地。

    梁以劉守光為燕王

    盧龍節度使劉守光與兄義昌節度使劉守文自梁開平元年(907)以來,連年交兵,劉守文始終未能打敗幽父自立的劉守光。開平三年(909)五月,守文重賂契丹與吐谷渾,又傾其兵力合四萬人于荊州(今河北薊縣),大敗守光,守文念兄弟之情未忍殺死守光,反被守光部將元行欽所擒。守光乃囚兄于別室,并向梁告捷。七月初一,梁以劉守光為燕王。

    江西盡入淮南

    先是唐天佑三年(906)鎮南軍節度使鐘傳死,九月,淮南楊渥遣兵攻鐘匡時,遂取洪州(今江西南昌)。鐘氏傳二十余年而亡。與鐘氏同起分據撫州,信州之危全諷、危仔倡兄弟,思欲復取鐘氏故地,于是,后梁開平三年(909)六月,撫州(今江西撫州)刺史危全諷自稱鎮南節度使,帥撫,信(今江西上饒)、袁(今江西宜春)、吉(今江西吉安)四川之兵號稱十萬,攻洪州。洪州淮南守將劉威與士卒才千人,淮南起用周本為大帥,委以全權救洪州,楚王馬殷則應危全諷所請,遣指揮使苑玫會袁州刺史彭彥章出兵圍高安(今南昌西南)以助之。全諷聞劉威據城日召僚佐宴飲而疑其有備,竟以十萬眾屯全溪象牙潭(今撫州東)而不敢進。七月,周本帥淮南軍入江西境,不解高安圍而突攻全諷象牙潭大營,一夕大敗江西軍,擒危全諷及將士五千人,并乘勝取袁州,執其刺史彭彥章。又取吉州。周本又遣呂師造敗苑玫于上高(在高安西),淮南歙州刺史陶雅也乘機取饒州(今江西波陽)。信州刺史危仔倡棄城奔吳越。危氏兄弟自唐中和二年(882)據江西歷二十七年而亡。八月,虔州(今江西贛縣)刺史盧光稠亦附于淮南,至是江西之地盡入淮南楊氏。

    梁晉蒙阬阻擊戰

    晉王李存勖于開平二年(908)秋遣周德威、李嗣昭攻梁晉州(今山西臨汾東北),無功而返。開平三年(909)八月,岐王李茂貞欲北取靈、夏二州,約晉王使攻梁晉、絳(今山西新絳)以牽制之。李存勖先遣周德威等將兵南下出陰地關(俗稱南關,今山西靈石西南)直取晉州。梁晉州刺史邊繼威力戰拒敵。晉軍掘地道,陷城二十余步,守城軍血戰御之,一夜修復。梁帝詔大將楊師厚由絳州北上救援,晉周德威以騎兵據汾水東蒙阬以阻梁軍,蒙阬(今山西曲沃北四十里)東西亙三百里,蹊徑不通,為晉、絳之間一大險隘,為歷來軍家勝敗所系。二軍既接,死傷甚巨,晉將肖萬通戰死,師厚進至晉州城下。晉軍攻晉州無功,只得引兵北還。

    張承奉在敦煌建立西漢金山國

    梁自汴徙都洛陽,張奉以沙州亂。張奉即張承奉,張氏歸義軍第五任節度使,開平三年(909)以前,在敦煌建立西漢金山國,領瓜州、沙州兩州。

    大事記/909年 編輯

    (1)春,正月,已巳,遷太廟神主于洛陽。甲戌,帝發大梁。壬申,以博王友文為東都留守。已卯,帝至洛陽;庚寅,饗太廟;辛,祀圜丘,大赦。

    (2)丙申,以用度銷充,初給百官全俸。

    (3)二月,丁酉朔,日有食之。

    (4)保塞節度使劉萬子暴虐,失眾心,且謀貳于梁。岐王置翟州于城,其守將亦降。

    (5)三月,甲戌,帝發洛陽。以山南東道節度使楊師厚兼潞州四面行營招討使。

    (6)庚辰,帝至河中,發步騎會高萬興兵取丹、延。

    (7)丙戌,以朔方節度使兼中書令韓遜為潁川王。遜本靈州牙校,唐末據本鎮,朝廷因而授以節鉞。

    (8)辛卯,丹州刺史崔公實請降。

    (9)徐溫以金陵形勝,戰艦所聚,乃自以淮南行軍副使領州刺史,留廣陵,以其假子元從指揮使知誥為州防遏兼樓船副使,往治之。

    (10)夏,四月,丙申朔,劉知俊移軍攻延州,李延實嬰成自守;知俊遣白水鎮使劉儒分兵圍坊州。

    (11)庚子,以王審知為閩王,劉隱為南平王。

    (12)劉知俊克延州,李延實降。

    (13)淮南兵圍蘇州,推洞屋攻城,吳越將臨海孫琰置輪于竿首,垂投錐以揭之,攻者盡露,炮至則張網以拒之,淮南人不能克。吳越王遣牙內指揮使錢鏢、行軍副使杜建徽等將兵救之。

    (14)岐王所署保大節度使李彥博、坊州刺史李彥昱皆棄城奔風翔,州都將嚴弘倚舉城降。已未,以高萬興為保塞節度使,以絳州刺史牛存節為保大節度使。

    (15)淮南初置選舉,以駱知祥掌之。

    (16)五月,丁卯,帝命劉知俊乘勝取州;知俊難之,辭以闕食,乃召還。

    (17)佑國節度使王重師鎮長安數年,帝在河中,怒其貢奉不時;已巳,召重師入朝,以左龍虎統軍劉捍為佑國留后。

    (18)癸酉,帝發河中;已卯,至洛陽。

    (19)劉守文頻年攻劉守光不克,乃大發兵,以重賂招契丹、吐谷渾之眾,合四萬屯蘇州。守光逆戰于雞蘇,為守文所敗。守文單馬立于陳前,泣謂其眾曰:“勿殺吾弟?!笔毓鈱⒃袣J識之,直前擒之,滄德兵皆潰。守光囚之別室,以棘,乘勝進攻滄州。滄州節度判官呂兗、孫鶴推守文子延祚為帥,乘城拒守。兗,安次人也。

    (20)忠武節度使兼侍中劉知俊,功名浸盛,以帝猜忍日甚,內不自安;及王重師誅,知俊益懼。帝將伐河東,急徵知俊入朝。六月,乙未朔,知俊奏“為軍民所留”,遂以同州附于岐。執監軍及將佐之不從者,皆械送于岐。遣兵襲華州,逐刺史蔡敬思,以兵守潼關。潛遣人以重利啖長安諸將,執劉捍,送于岐,殺之。知俊遣使請兵于岐,亦遣使請晉人出兵攻晉、絳,遺晉王書曰:“不過旬日,可取兩京,復唐杜稷?!?/p>

    (20)忠武節度使兼侍中劉知俊,功績名聲逐漸盛大,由于后梁太祖猜疑殘忍日益厲害,內心里感到自己不安全;等到王重師被殺,劉知俊更加恐懼。太祖將要討伐河東,緊急征召劉知俊到朝廷來,想要任命他擔任河東西面行營都統。并且因為劉知俊有攻取丹州、延州的功勞,要重賞他。劉知俊的弟弟右保勝指揮使劉知浣跟隨太祖在洛陽,秘密派人告訴劉知俊說:“到朝廷來一定死?!庇址A告太祖,請求率領弟侄前去迎接劉知俊,太祖允許了他。六月,乙未朔(初一),劉知俊奏稱“為軍民所留”,于是帶領同州軍民歸附岐王李茂貞。拘捕監軍及不聽從的將佐,全都戴上刑具押送鳳翔。劉知俊派兵襲擊華州,驅逐刺史蔡敬思,守衛潼關。暗中派人用重利引誘長安諸將,逮捕劉捍,送往鳳翔,把他殺了。劉知俊派遣使者向岐王李茂貞請兵,也派使者前往晉陽請求出兵攻打晉州、絳州,送給晉王李存勖的信中說:“不過十天,可以攻取兩京,恢復唐室社稷?!?/p>

    (21)丁未,朔方節度使韓遜奏克鹽州,斬岐所署刺史李繼直。

    (21)丁未(十三日),朔方節度使韓遜奏報攻克鹽州,斬岐王李茂貞任命的鹽州刺史李繼直。

    (22)帝遣近臣諭劉知俊曰:“朕待卿甚厚,何忽相負?”對曰:“臣不背德,但畏族滅如王重師耳?!钡蹚褪怪^之曰:“劉捍言重師陰結、岐,朕今悔之無及,捍死不足塞責?!敝〔粓?。庚戌詔削知俊官爵,以山南東道節度使楊師厚為西路行營招討使,帥侍衛馬步軍都指揮使劉等討之。

    (22)后梁太祖派遣新近官員告諭劉知俊說:“朕待你甚厚,為什么忽然背棄?”劉知俊回答說:“我不會忘記恩德,只是畏懼像王重師那樣被誅滅全族罷了?!碧嬗峙墒拐邔λf:“劉捍說王重師暗中交結州、岐州,朕現在后悔不及,劉捍死了不足償還罪責?!眲⒅]有答復。庚戌(十六日),太祖降詔革除劉知俊官職爵位,任命山南東道節度使楊師厚為西路行營招討使,率領侍衛馬步軍都指揮使劉等討伐劉知俊。

    辛亥,帝發洛陽。

    辛亥(十七日),后梁太祖自洛陽出發。

    劉至潼關東,獲劉知俊伏路兵藺如海等三十人,釋之使為前導。劉知浣迷失道,盤桓數日,乃至關下,關吏納之。如海等繼至,關吏不知其已被擒,亦納之。兵乘門開直進,遂克潼關,追及知浣,擒之。癸丑,帝至陜。

    劉到達潼關東,俘獲劉知俊埋伏在路上偵察敵人的兵士藺如海等三十人,把他們釋放,讓他們在前面當向導。劉知俊的弟弟劉知浣途中迷了路,徘徊數日,才到潼關下,關吏把他們放進關去。藺如海等接著到了,關吏不知道他們已經被擒,也把他們放進關去。劉的軍隊趁著關門打開,徑直前進,于是奪取了潼關,追上劉知浣,把他擒住。癸丑(十九日),后梁太祖到達陜州。

    (23)丹州馬軍都頭王行思等作亂,刺史宋知誨逃歸。

    (23)丹州馬軍都頭王行思等發動叛亂,丹州刺史宋知誨逃回。

    (24)帝遣劉知俊侄嗣業持詔詣同州招諭知??;知俊欲輕騎詣行在謝罪,弟知偃止之。楊師厚等至華州,知俊將聶賞開門降。知俊聞潼關不守,官軍繼至,蒼黃失圖,乙卯,舉族奔岐。楊師厚至長安,岐兵已據城,師厚以奇兵并南山急趨,自西門入,遂克之。庚申,以劉權佑國留后。岐王厚禮劉知俊,以為中書令。地狹,無藩鎮處之,但厚給俸祿而已。

    (24)后梁太祖派遣劉知俊的侄子劉嗣業持詔前往同州招撫諭示劉知??;劉知俊想要輕騎前往太祖的住地自認罪過,他的弟弟劉知偃阻止他。楊師厚等到達華州,劉知俊的部將聶賞打開城門投降。劉知俊聽說潼關沒有守住,官兵接連到來,匆忙慌張失去了主意,乙卯(二十一日)夜里,帶領全族投奔岐州。楊師厚到長安,岐兵已經占據長安城,機師厚率奇兵沿南山急趨直下,自西門入城,于是攻占了長安。庚申(二十六日),委任劉代理佑國留后。岐王李茂貞對劉知俊厚禮相待,任命他為中書令。岐州地域狹窄,沒有藩鎮安置他,只是厚給俸祿罷了。

    (25)劉守光遣使上表告捷,且言“俟滄德事畢,為陛下掃平并寇?!币嘀聲鴷x王,云欲與之同破偽梁。

    (25)劉守光派遣使者上表報捷,并且說“等到滄德事情完了,為陛下掃平并州敵寇”。劉守光也送信給晉王李存勖,說想要與他共同消滅偽梁。

    (26)撫州刺史危全諷自稱鎮南節度使,帥撫、信、袁、吉之兵號十萬攻洪州?;茨鲜乇徘?,將吏皆懼,節度使劉威密遣使告急于廣陵,日召僚佐宴飲。全諷聞之,屯象牙潭,不敢進,請兵于楚;楚王殷遣指揮使苑玫會袁州刺史彭彥章圍高安以助全諷。玫,蔡州人;彥章,之兄也。

    (26)撫州刺史危全諷自稱鎮南節度使,率領撫、信、袁、吉四州的軍隊號稱十萬進攻洪州?;茨鲜乇乓磺?,將吏都畏懼害怕,節度使劉威秘密派遣使者到廣陵告急求援,自己每天召集屬下將吏宴飲。危全諷聽說這情況,駐扎在象牙潭,不敢前進,向楚請求增兵。楚王馬殷派遣指揮使苑玫會同袁州刺史彭彥章包圍高安來援助危全諷。苑玫是蔡州人;彭彥章是彭親兄的兒子。

    徐溫問將于嚴可求,可求薦周本。乃以本為西南面行營招討應援使,將兵七千救高安。本以前攻蘇州無功,稱疾不出,可求即其臥內強起之。本曰:“蘇州之役,敵不能勝我,但主將權輕耳。今必見用,愿毋置副貳乃可?!笨汕笤S之。本曰:“楚人為全諷聲援耳,非欲取高安也。吾敗全諷,援兵必還?!蹦思踩は笱捞?。過洪州。劉威欲犒軍,本不肯留,或曰:“全諷兵強,君宜觀形勢然后進?!北驹唬骸百\眾十倍于我,我軍聞之必懼,不若乘其銳而用之?!?/p>

    徐溫向嚴可求詢問將領人選,嚴可求薦舉周本。于是,任命周本為西南面行營招討應援使,率兵七千援救高安。周本以前攻蘇州沒有立功,聲稱有病不出,嚴可求到他的臥室內強迫他起來。周本說:“蘇州這場戰役,敵人不能戰勝我,只是主將權輕罷了。今天一定要用我,希望不要設置副職才可?!眹揽汕髴柿怂?。周本說:“楚兵為危全諷聲援罷了,不是要取高安。我打敗危全諷,援兵必然撤回?!庇谑羌彼俦几跋笱捞?。經過洪州,劉威想要犒勞軍隊,周本不肯停留,有人說:“危全調兵強,您應當觀察形勢然后再前進?!敝鼙菊f:“賊眾比我多十倍,我軍聽說這情況一定畏懼,不如乘他們銳氣旺盛使用他們?!?/p>

    (27)秋,七月,甲子,以劉守光為燕王。

    (27)秋季,七月甲子(初一),后梁太祖封授劉守光為燕王。

    (28)梁兵克丹州,擒王行思。

    (28)后梁兵攻下丹州,生擒王行思。

    (29)商州刺史李稠驅士民西走,將吏追斬之,推都押牙李玟主州事。

    (29)商州刺史李稠驅趕士民向西逃跑,商州將吏追趕并把他們斬殺,推舉商州都押牙李玟主持州事。

    (30)庚午,改佑國軍曰永平。

    (30)庚午(初七),后梁太祖改佑國軍為永平。

    (31)河東兵寇晉州,抄掠至堯祠而去。

    (31)河東軍隊進犯晉州,抄沒搶掠到達堯祠而離去。

    (32)癸酉,帝發陜州;乙亥,至洛陽,寢疾。

    (32)癸酉(初十),后梁太祖自陜州出發;乙亥(十二日),回到洛陽,患病臥床。

    (33)初,帝召山南東道節度使楊師厚,欲使督諸將攻潞州,以前兗海留后王班為留后,鎮襄州。師厚屢為班言牙兵王求等兇悍,宜備之,班自恃左右有壯士,不以為意,每眾辱之。戊寅,謫求戍西境,是夕,作亂,殺班,推都指揮使雍丘劉為留后;偽從之,明日,與指揮使王延順逃詣帝所。亂兵奉平淮指揮使李洪為留后,附于蜀。未幾,房州刺史楊虔亦叛附于蜀。

    (33)當初,后梁太祖召山南東道節度使楊師厚,想要讓他督率諸將攻打潞州,委任前兗海留后王班為山南東道留后,鎮守襄州。楊師厚屢次對王班說牙兵王求等兇猛強悍,應當防備他們,王班自恃左右有壯士,不以為意,往往當眾侮辱他們。戊寅(十五日),把王求流放到西部邊境戍守,當天晚上,王求等發動叛亂,殺王班,推舉都指揮使雍丘人劉為留后;劉假裝依從他們,第二天,與指揮使王延順逃往后梁太祖那里。亂兵擁奉平淮指揮使李洪為留后,歸附前蜀主王建。過了不久,房州刺史楊虔也叛梁附蜀。

    (34)危全諷在象牙潭,營柵臨溪,亙數十里。庚辰,周本隔溪布陳,先使羸兵嘗敵;全諷兵涉溪追之,本乘其半濟,縱兵擊之;全諷兵大潰,自相蹂藉,溺水死者甚眾,本分兵斷其歸路,擒全諷及將士五千人。乘勝克袁州,執刺史彭彥章,進攻吉州。歙州刺史陶雅使其子敬昭及都指揮使徐章將兵襲饒、信,信州刺史危仔倡請降,饒州刺史唐寶棄城走。行營都指揮使米志誠、都尉呂師造等敗苑玟于上高。吉州刺史彭帥眾數千人奔楚,楚王殷表為郴州刺史,為子希范娶其女?;茨弦宰笙蠕h指揮使張景思知信州,遣行營都虞候骨言將兵五千送之。危仔倡聞兵至,奔吳越,吳越王以仔倡為淮南節度副使,更其姓曰元氏。危全諷至廣陵,弘農王以其嘗有德于武忠王,釋之,資給甚厚。八月,虔州刺史盧光稠以州附于淮南。于是江西之地盡入于楊氏。光稠亦遣使附于梁。

    (34)危全諷在象牙潭,臨溪營建柵欄,連綿數十里。庚辰(十七日),周本隔著溪水列陣,先派瘦弱兵卒挑戰試敵;危全諷的軍隊徒步渡溪追趕,周本乘他們渡到一半,發兵攻擊;危全諷的軍隊大敗,自相踐踏,溺水死的人很多,周本分兵斷絕他們的歸路,生擒危全諷及將士五千人。周本率兵乘勝攻克袁州,逮住袁州刺史彭彥章,進攻吉州。歙州刺史陶雅派他的兒子陶敬昭及都指揮使徐章率兵襲擊饒州、信州,信州刺史危仔倡請求投降,饒州刺史唐玉棄城逃走。行營都指揮使米志誠、都尉呂師造等在上高打敗苑玫。吉州刺史彭率眾數千人逃奔到楚,楚王馬殷上表委任彭為郴州刺史,并為自己的兒子馬希范娶彭的女兒為妻?;茨衔巫笙蠕h指揮使張景思為信州刺史,派遣行營都虞候骨言率兵五千人送他赴任。危仔倡聽說淮南軍隊到了,逃奔吳越,吳越王錢任命危仔倡為淮南節度副使,改他的姓為元氏。危全諷到廣陵,弘農王楊隆演以他曾經對武忠王楊行密有恩德,把他釋放,供給很豐厚。八月,虔州刺史盧光稠率州歸附淮南。于是,江西之地盡為楊氏所有。盧光稠也派遣使者向后梁稱臣歸附。

    (35)甲寅,上疾小瘳,始復視朝。

    (35)甲寅(二十一日),后梁太祖病稍愈,開始恢復臨朝聽政。

    (36)以鎮國節度使康懷貞為西路行營副招討使。

    (36)后梁任命鎮國節度使康懷貞為西路行營副招討使。

    (37)蜀主命太子宗懿判六軍,開永和府,妙選朝士為僚屬。

    (37)前蜀主王建命太子王宗懿管領六軍,設置永和府,精選朝中官吏擔任屬官。

    (38)辛酉,均州刺史張敬方奏克房州。

    (38)辛酉(二十八日),均州刺史張敬方奏報攻克房州。

    (39)岐王欲遣劉知俊將兵攻靈、夏,且約晉王使攻晉、絳。晉王引兵南下,先遣周德威等將兵出陰地關攻晉州,刺史邊繼威悉力固守。晉兵穿地道,陷城二十余步,城中血戰拒之,一夕城復成。詔楊師厚將兵救晉州,周德威以騎扼蒙坑之險,師厚擊破之,進抵晉州,晉兵解圍遁去。

    (39)岐王李茂貞想要派遣劉知俊率領軍隊攻靈州、夏州,并且約晉王李存勖讓他進攻晉州、絳州。李存勖率兵南下,先派遣周德威等率領軍隊出陰地關進攻晉州,晉州刺史邊繼威全力固守。晉兵挖穿地道,城墻塌陷二十余步,城中軍隊血戰抵御,一個晚上城墻又修好。后梁太祖詔令楊師厚率兵救援晉州,周德威用騎兵據守地勢險要的蒙坑,楊師厚把他們打敗,進抵晉州,晉兵解除包圍逃走。

    (40)李洪寇荊南,高季昌遣其將倪可福擊敗之。詔馬步都指揮使陳暉將兵會荊南兵討洪。

    (40)山南東道留后李洪侵犯荊南,荊南節度使高季昌派遣他的部將倪可福把李洪打敗。后梁太祖詔令馬步都指揮使陳暉率領軍隊會同荊南兵討伐李洪。

    (41)蜀主以御史中丞王鍇為中書侍郎、同平章事。

    (41)前蜀主王建任命御史中丞王鍇為中書侍郎、同平章事。

    (42)陳暉軍至襄州,李洪逆戰,大敗,王求死。九月,丁酉,拔其城,斬叛兵千人,執李洪、楊虔等送洛陽,斬之。

    (42)后梁馬步都指揮使陳暉率兵到達襄州,李洪迎戰,被打得大敗,牙兵王求戰死。九月丁酉(初五),攻占襄州,斬叛兵一千人,生擒李洪、楊虔等押送洛陽,把他們斬首。

    (43)丁未,以保義節度使王檀為潞州東面行營招討使。

    (43)丁未(十五日),后梁任命保義節度使王檀為潞州東面行營招討使。

    (44)劉守光奏遣其子中軍兵馬使繼威安撫滄州吏民;戊申,以繼威為義昌留后。

    (44)劉守光奏報派遣他的兒子中軍兵馬使劉繼威安撫滄州官吏平民。戊申(十六日),委任劉繼威為義昌留后。

    (45)辛亥(十九日),韓建罷侍中知政事之職而拜太保,左仆射、同平章事楊涉罷同平章事之職任仆射本官。任命太常卿趙光逢為中書侍郎,翰林奉旨、工部侍郎杜曉為戶部侍郎,都為同平章事。杜曉是杜讓能的兒子。

    (46)淮南遣使者張知遠修好于福建;知遠倨慢,閩王審知斬之,表上其書,始與淮南絕。審知性儉約,常躡麻屨,府舍卑陋,未嘗營葺。寬刑薄賦,公私富實,境內以安。歲自海道登、萊入貢,沒溺者什四五。

    (46)淮南派遣使者張知遠到福建建立友好關系。張知遠驕橫傲慢,閩王王審知把他殺了,并上表把淮南的書信進呈給后梁太祖,后梁開始與淮南斷絕關系。王審知生性儉樸,常穿麻鞋,官府房屋低下簡陋,未曾修葺。刑罰寬大,賦稅輕薄,公家私人都富裕充實,境內因此安定。每年由海道經登州、萊州進貢物品到大梁,有十之四五的人在海上淹沒溺死。

    (47)冬,十月,甲子,蜀司天監胡秀林獻《永昌歷》,行之。

    (47)冬季,十月甲子(初二),前蜀司天監胡秀林呈獻《永昌歷》,在前蜀通行。

    (48)湖州刺史高澧性兇忍,嘗召州吏議曰:“吾欲盡殺百姓,可呼?”吏曰:“如此,租賦何從出?當擇可殺者殺之耳?!睍r澧糾民為兵,有言其咨怨者,澧悉集民兵于開元寺,紿云犒享,入則殺之;死者逾半,在外者覺之,縱火作亂。澧閉城大索,凡殺三千人。吳越王欲誅之,戊辰,澧以州叛附于淮南,舉兵焚義和臨平鎮,命指揮使錢鏢討之。

    (48)湖州刺史高澧性情兇暴殘忍,曾經召集州吏商議說:“我想要把百姓全部殺死,可以嗎?”州吏說:“這樣做,田租賦稅從哪里出?應當只是選擇可以殺的人把他殺死罷了?!碑敃r高澧糾集百姓當兵,有人說他們嘆息抱怨,高澧把民兵全部集中到開元寺,欺騙說是犒勞款待,進入寺內就把他們殺死;殺死的人超過一半,在寺外的人發覺了,放火作亂。高澧關閉城門大肆搜索,總共殺了三千人。吳越王錢想要殺死他,戊辰(初六),高澧率州叛變歸附淮南,發兵焚燒義和臨平鎮,錢命令指揮使錢鏢前去討伐他。

    (49)十一月,甲午,帝告謝于圜丘;戊戌,大赦。

    (49)十一月甲午(初二),后梁太祖到南郊天壇告謝上天。戊戌(初六),大赦天下。

    (50)鄴王羅紹威得風痹病,上表稱:“魏故大鎮,多外兵,愿得有功重臣鎮之,臣乞骸骨歸第?!钡勐勚?,撫案動容。已亥

    (50)鄴王羅紹威得了風痹病,上表稱:“魏州原是大。鎮,多數是外來的兵士,希望得到有功勞的重要大臣鎮守,我乞求辭官回家?!焙罅禾媛牭竭@些話,不禁撫案動容。已亥(初七),后梁太祖任命他的兒子羅周翰為天雄節度副使,負責節度使府事務。并對羅紹威的使者說:“趕快回去告訴你的主子:為我努力加餐!如有不測,當使你的子孫世世代代永居高位來作報答?,F在派羅周翰前去典領軍府事務,還希望你恢復健康啊?!?/p>

    (51)岐王欲取靈州以處劉知俊,且以為牧馬之地,使知俊自將兵攻之。朔方節度使韓遜告急;詔鎮國節度使康懷貞、感化節度使寇彥卿將兵攻寧以救之。懷貞等所向皆捷,克寧、衍二州,拔慶州南城,刺史李彥廣出降。游兵侵掠至涇州之境,劉知俊聞之,十二月,已丑,解靈州圍,引兵還。帝急召懷貞等還,遣兵迎援于三原青谷;懷貞等還,至三水,知俊遣兵據險邀之,左龍驤軍使壽張王彥章力戰,懷貞等乃得過。懷貞與裨將李德遇、許從實、王審權分道而行,皆與援兵不相值,至升平,劉知俊伏兵山口,懷貞大敗,僅以身免,德遇等軍皆沒。岐王以知俊為彰義節度使,鎮涇州。

    (51)岐王李茂貞想要攻取靈州來安置劉知俊,并且把靈州作為放牧馬匹的地方,讓劉知俊親自帶兵去攻打靈州。朔方節度使韓遜派遣使者告急,后梁太祖詔令鎮國節度使康懷貞、感化節度使寇彥卿率領軍隊攻打州、寧州來救助靈州??祽沿懙却虻侥睦锒既〉脛倮?,攻克寧、衍二州,奪取慶州南城,慶州刺史李彥廣出城投降。游兵侵犯搶掠到達涇州的邊境。劉知俊聽說這情況,十二月已丑(二十八日),解除對靈州的包圍,帶兵回去了。后梁太祖急召康懷貞等回去,派遣軍隊在三原縣青谷接應援助??祽沿懙然貛?,到達三水,劉知俊派遣軍隊占據險要進行攔擊,左龍驤軍使壽張人王彥章奮力作戰,康懷貞等才得以通過??祽沿懪c副將李德遇、許從實、王審權分道前進,都與援兵沒有相遇,到達升平,劉知俊在山口埋伏軍隊,康懷貞大敗,僅以自身得免,李德遇等軍全部覆滅。岐王李茂貞委任劉知俊為彰義節度使,鎮守涇州。

    王彥章驍勇絕倫,每戰用二鐵槍,皆重百斤,一置鞍中,一在手,所向無前,時人謂之王鐵槍。

    王彥章勇猛強悍,沒有人可以與他相比,每次作戰都用兩桿鐵槍,各重一百斤,一桿放在馬鞍上,一桿拿在手里,所向無敵,當時人們稱他為“王鐵槍”。

    (52)蜀蜀州刺史王宗弁稱疾,罷歸成都,杜門不出。蜀主疑其矜怨望,加檢校太保,固辭不受,謂人曰:“廉者足而不憂,貪者憂而不足。吾小人,致位至此足矣,豈可求進不已乎!”蜀主嘉其志而許之,賜與有加。

    (52)前蜀蜀州刺史王宗弁聲稱有病,罷官回到成都,閉門不出。前蜀主王建懷疑他居功自傲心懷怨恨,給他加官檢校太保,他堅決推辭不接受,對別人說:“廉潔的人知足而沒有憂愁,貪婪的人憂愁而不知足。我是個小人物,官位到此就滿足了,哪里能要求提升不止呢!”王建贊許他的志向并應允了他,賞賜增多。

    (53)劉守光圍滄州久不下,執劉守文至城下示之,猶固守。城中食盡,民食堇泥,軍士食人,驢馬相啖鬃尾。呂兗選男女羸弱者,飼以曲面而烹之,以給軍食,謂之宰殺務。

    53)劉守光圍攻滄州很久沒有攻下,把劉守文押解到城下給城中的人觀看,城中將士仍然固守。城中吃的東西全完了,百姓吃膠泥,兵士吃人,驢馬互相吃鬃尾。滄州節度判官呂兗挑選瘦弱的男人、女人,給他們吃酒曲麥粉,然后煮來供給軍士食用,把這叫做“宰殺務”。

    通鑒記載/909年 編輯

    太祖神武元圣孝皇帝中開平三年(己巳,公元九零九年)

    春,正月,己巳,遷太廟神主于洛陽。甲戌,帝發大梁。壬申,以博王友文為東都留守。己卯,帝至洛陽。庚寅,饗太廟。辛巳,祀圓丘,大赦。

    丙申,以用度稍充,初給百官全俸。

    二月,丁酉朔,日有食之。

    保塞節度使劉萬子暴虐,失眾心,且謀貳于梁,李繼徽使延州牙將李延實圖之。延實因萬子葬胡敬璋,攻而殺之,遂據延州。馬軍都指揮使河西高萬興與其弟萬金聞變,以其眾數千人詣劉知俊降。岐王置翟州于鄜城,其守將亦降。

    三月,甲戌,帝發洛陽。以山南東道節度使楊師厚兼潞州四面行營招討使。

    庚辰,帝至河中,發步騎會高萬興兵取丹、延。

    丙戌,以朔方節度使兼中書令韓遜為潁川王。遜本靈州牙校,唐末據本鎮,前廷因而授以節鉞。

    辛卯,丹州刺史崔公實請降。

    徐溫以金陵形勝,戰艦所聚,乃自以淮南行軍副使領升州刺史,留廣陵,以其假子元從指揮使知誥為升州隊遏兼樓船副使,往治之。

    夏,四月,丙申朔,劉知俊移軍攻延州,李延實嬰城自守。知俊遣白水鎮使劉儒分兵圍坊州。

    庚子,以王審知為閩王,劉隱為南平王。

    劉知俊克延州,李延實降。

    淮南兵圍蘇州,推洞屋攻城,吳越將臨海孫琰置輪于竿首,垂纟亙投錐以揭之,攻者盡露,炮至則張網以拒之,淮南人不能克。吳越王镠遣牙內指揮使錢鏢、行軍副使杜建徽等將兵救之。

    蘇州有水通城中,淮南張網綴鈴懸水中,魚鱉過皆知之。吳越游弈都虞候司馬福欲潛行入城,故以竿觸網,敵聞鈴聲舉網,福因得過,凡居水中三日,乃得入城。由是城中號令與援兵相應,敵以為神。

    吳越王镠嘗游府園,見園卒陸仁章樹藝有智而志之,及蘇州被圍,使仁章通信入城,果得報而返。镠以諸孫畜之,累遷兩府軍糧都監使,卒獲其用。仁章,睦州人也。

    辛亥,吳越兵內外合擊淮南兵,大破之,擒其將何朗等三十馀人。

    岐王所署保大節度使李彥博、坊州刺史李彥昱皆棄城奔鳳翔,鄜州都將嚴弘倚舉城降。己未,以高萬興為保塞節度使,以絳州刺史牛存節為保大節度使。

    淮南初置選舉,以駱知祥掌之。

    五月,丁卯,帝命劉知俊乘勝取邠州,知俊難之,辭以闕食,乃召還。

    佑國節度使王重師鎮長安數年,帝在河中,怒其貢奉不時,己巳,召重師入朝,以左龍虎統軍劉捍為佑國留后。癸酉,帝發河中;己卯,至洛陽。

    劉捍至長安,王重師不為禮,捍譖之于帝,云重師潛與邠、岐通。甲申,貶重師溪州刺史,尋賜自盡,夷其族。

    劉守文頻年攻劉守光不克,力大發兵,以重賂招契丹、吐谷渾之眾,合四萬屯薊州。守光逆戰于雞蘇,為守文所敗。守文單馬立于陳前,泣謂其眾曰:“勿殺吾弟!”守光將元行欽識之,直前擒之,滄德兵皆潰。守光囚之別室,栫之藂棘,乘勝進攻滄州。滄州節度判宮呂兗、孫鶴推守文子延祚為帥,乘城拒守。兗,安次人也。

    忠武節度使兼侍中劉知俊,功名浸盛,以帝猜忍日甚,內不自安。及王重師誅,知俊益懼。帝將伐河東,急征知俊入朝知俊奏稱“為軍民所留”,遂以同州附于岐,執監軍及將佐之不從者,皆械送于岐。遣兵襲華州,逐刺史蔡敬思,以兵守潼關。潛遣人以重利啖長安諸將,執劉捍,送于岐,殺之。知俊遣使請兵于岐,亦遣使請晉人出兵攻晉、絳,遺晉王書曰:“不過旬日,可取兩京,復唐社稷?!?/p>

    丁未,朔方節度使韓遜奏克鹽城,斬岐所署刺史李繼直。

    帝遣近臣諭劉知俊曰:“朕待卿甚厚,何忽相負?”對曰:“臣不背德,但畏族滅如王重師耳?!钡蹚褪怪^之曰:“劉捍言重師陰結邠、岐,朕今悔之無及,捍死不足塞責?!敝〔粓?。庚戌,詔削知俊官爵,以山南東道節度使楊師厚為西路行營招討使,帥侍衛馬步軍都指揮使劉鄩等討之。辛亥,帝發洛陽。

    劉鄩至潼關東,獲劉知俊伏路兵藺如誨等三十人,釋之使為前導。劉知浣迷失道,盤桓數日,乃至關下,關吏納之。如海等繼至,關吏不知其已被擒,亦納之。鄩兵乘門開直進,遂克潼關,追及知浣,擒之。

    癸丑,帝至陜。

    丹州馬軍都頭王行思等作亂,刺史宋知海逃歸。

    帝遣劉知俊侄嗣業持詔指同州招諭知俊,乙卯夜以劉鄩權佑國留后。岐王厚禮劉知俊,以為中書令。地狹,無籓鎮處之,但厚給俸祿而已。

    劉守光遣使上表告捷,且言“俟滄德事畢,為陛下掃平并寇?!币嘀聲鴷x王,云欲與之同破偽梁。

    撫州刺史危全諷自稱鎮南節度使,帥撫、信、袁、吉之兵號十萬攻洪州?;茨鲜乇徘?,將吏皆懼,節度使劉威密遣使告急于廣陵,日召僚佐宴飲。全諷聞之,屯象牙潭,不敢進,請兵于楚,楚王殷遣指揮使苑玫會袁州刺史彭彥章圍高安以助全諷。玫,蔡州人;彥章,玕之兄子也。

    徐溫問將于嚴可求,可求薦周本。乃以本為西南面行營招討應援使,將兵七千救高安。本以前攻蘇州無功,稱疾不出,可求即其臥內強起之。本曰:“蘇州之役,敵不能勝我,但主將權輕耳。今必見用,愿毋置副貳乃可?!笨汕笤S之。本曰:“楚人為全諷聲援耳,非欲取高安也。吾敗全諷,援兵必還?!蹦思踩は笱捞?。過洪州。劉威欲犒軍,本不肯留?;蛟唬骸叭S兵強,君宜觀形勢然后進?!北驹唬骸百\眾十倍于我,我軍聞之必懼,不若乘其銳而用之?!?/p>

    秋,七月,甲子,以劉守光為燕王。

    梁兵克丹州,擒王行思。

    商州刺史李稠驅士民西走,將吏追斬之,推都押牙李玫主州事。

    庚午,改佑國軍曰永平。

    河東兵寇晉州,抄掠至堯祠而去。

    癸酉,帝發陜州,乙亥,至洛陽,寢疾。

    初,推都指揮使雍丘劉玘為留后。玘偽從之。

    危全諷在象牙潭,營柵臨溪,亙數千里。庚辰,周本隔溪布陳,先使羸兵嘗敵。全諷兵涉溪追之,本乘其半濟,縱兵擊之,全諷兵大潰,自相蹂藉,溺水死者甚眾,本分兵斷其歸路,擒全諷及將士五千人。乘勝克袁州,執刺史彭彥章,進攻吉州,歙州刺史陶雅使其子敬昭及都指揮使徐章將兵襲饒、信,信州刺史危仔倡請降,饒州刺史唐寶棄城走。行營都指揮使米志誠、都尉呂師造等敗苑玫于上高。吉州刺史彭玕帥眾數千人奔楚,楚王殷表玕為郴州刺史,吳越王镠以仔倡為淮南節度副使。

    甲寅,上疾小瘳,始復視朝。

    以鎮國節度使康懷貞為西路行營副招討使。

    蜀主命太子宗懿判六軍,開永和府,妙選朝士為僚屬。

    辛酉,均州刺史張敬方奏克房州。

    岐王欲遣劉知俊將兵攻靈、夏,陷城二十馀步。

    李洪寇荊南。

    蜀主以御史中丞王鍇為中書侍郎、同平章事。

    丁未,以保義節度使王檀為潞州東面行營招討使。

    劉守光奏遣其子中軍兵馬使繼威安撫滄州吏民。戊申,以繼威為義昌留后。

    淮南遣使者張知遠修好于福建,知遠倨慢,閩王審知斬之,表上其書,始與淮南絕。審知性儉約,常躡麻屨,府舍卑陋,未嘗營葺。寬刑薄賦,公私富實,境內以安。歲自海道登、萊入貢,沒溺者什四五。

    冬,十月,甲子,蜀司天監胡秀林獻《永昌歷》,行之。

    湖州刺史高澧性兇忍,嘗召州吏議曰:“吾欲盡殺百姓,可乎?”吏曰:“如此,則租賦何從出?當擇可殺者殺之耳?!睍r澧糾民為兵,有言其咨怨者,澧悉集民兵于開元寺,紿云犒享,入則殺之,死者逾半;在外者覺之,縱火作亂。澧閉城大索,凡殺三千人。吳越王镠欲誅之,戊辰,澧以州叛附于淮南,舉兵焚義和臨平鎮,镠命指揮使錢鏢討之。

    十一月,甲午,帝告謝于圜丘;戊戌,大赦。

    鄴王羅紹威得風痹病,上表稱:“魏故大鎮,多外兵,愿得有功重臣鎮之,臣乞骸骨歸第?!钡勐勚?,撫案動容。

    岐王欲取靈州以處劉知俊,且以為牧馬之地,使知俊自將兵攻之。朔方節度使韓遜遣使告急;詔鎮國節度使康懷貞、感化節度使寇彥卿將兵攻邠寧以救之。懷貞等所向皆捷,克寧、衍二州,拔慶州南城,刺史李彥廣出降。游兵侵掠及涇州之境,劉知俊聞之,十二月,己丑,解靈州圍,引兵還。帝急召懷貞等還,遣兵迎援于三原青谷。懷貞等還,至三水,知俊遣兵據險邀之,左龍驤軍使壽張王彥章力戰,懷貞等乃得過。懷貞與裨將李德遇、許從實、王審權分道而行,皆與援兵不相值,至升平,劉知俊伏兵山口,懷貞大敗,僅以身免,德遇等軍皆沒。岐王以知俊為彰義節度使,鎮涇州。

    王彥章驍勇絕倫,每戰用二鐵槍,皆重百斤,一置鞍中,一在手,所向無前,時人謂之“王鐵槍”。

    蜀蜀州刺史王宗弁稱疾,罷歸成都,杜門不出。蜀主疑其矜功怨望,加檢校太保,固辭不受,謂人曰:“廉者足而不憂,貪者憂而不足。吾小人,致位至此,足矣,豈可求進不已乎!”蜀主嘉其志而許之,賜與有加。

    劉守光圍滄州久不下,執劉守文至城下示之,猶固守。城中食盡,民食堇泥,軍士食人,驢馬相啖??尾。呂兗選男女羸弱者,飼以麹面而烹之,以給軍食,謂之宰殺務。

    添加視頻 | 添加圖冊相關影像

    開放分類 我來補充
    歷史年份

    互動百科的詞條(含所附圖片)系由網友上傳,如果涉嫌侵權,請與客服聯系,我們將按照法律之相關規定及時進行處理。未經許可,禁止商業網站等復制、抓取本站內容;合理使用者,請注明來源于www.dtapes.com。

    登錄后使用互動百科的服務,將會得到個性化的提示和幫助,還有機會和專業認證智愿者溝通。

    互動百科用戶登錄注冊
    此詞條還可添加  信息模塊

    WIKI熱度

    1. 編輯次數:14次 歷史版本
    2. 參與編輯人數:14
    3. 最近更新時間:2019-07-12 01:52:30

    相關詞條

    互動百科

    掃碼下載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