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載中...
  • 556年

    北周滅西魏556年三月,西魏恭帝拓跋廓命宇文覺為安定公世子;四月,拜為大將軍。到了十月,宇文泰過世,由宇文覺繼承他太師等官位。十二月,拓跋廓又下詔給他岐陽之地,封為周公,不久即受禪位,并于557年正式即天王位,是為北周的開始。

    編輯摘要

    目錄

    紀年/556年 編輯

      丙子鼠年);

      南朝梁紹泰二年,太平元年;

      高昌建昌二年;北齊天保七年;

      西梁大定二年;

      新羅開國六年

    時年大事/556年 編輯

      北周西魏556年三月,西魏恭帝拓跋廓命宇文覺為安定公世子;四月,拜為大將軍。到了十月,宇文泰過世,由宇文覺繼承他太師等官位。十二月,拓跋廓又下詔給他岐陽之地,封為周公,不久即受禪位,并于557年正式即天王位,是為北周的開始。

      宇文覺生性剛毅果敢,對于其堂兄宇文護專政感到相當不滿,而司會李植與軍司馬孫恒也對宇文護權高位重頗有微詞,便與乙弗鳳、賀拔提等人一同私下向宇文覺請求誅殺宇文護,宇文覺同意。他們又找了張光洛一同行事,不料張光洛卻將此事告訴宇文護。于是宇文護改封李植為梁州刺史,孫恒為潼州刺史,將他們外放。乙弗鳳因此表示他將把宇文護引進宮后誅殺,但張光洛又將此事告訴宇文護,宇文護反而與尉遲綱合謀廢立之事,先設計誅殺乙弗鳳,并使宇文覺身邊沒有侍衛;接著派賀蘭祥逼迫宇文覺遜位,將他貶為略陽公并幽禁,不久將他殺害,年僅十六歲。

      后來他的庶弟北周武帝宇文邕誅殺宇文護,追認了宇文覺的開國皇帝身份,派遣蜀國公尉遲迥在南郊上謚其為孝閔皇帝,稱其陵墓為靜陵。

    《資治通鑒》記載/556年 編輯

      敬皇帝太平元年(丙子,公元五五六年)

      春,正月,丁丑,魏初建六官,以宇文泰為太師、大冢宰,柱國李弼為太傅、大司徒,趙貴為太保、大宗伯,獨孤信為大司馬,于謹為大司寇,侯莫陳崇為大司空。自馀百官,皆仿《周禮》。

      戊寅,大赦,其與任約、徐嗣徽同謀者,一無所問。癸未,陳霸先使從事中郎江旰說徐嗣徽使南歸,嗣徽執旰送齊。

      陳茜、周文育合軍攻杜龕于吳興。龕勇而無謀,嗜酒常醉,其將杜泰陰與茜等通。龕與茜等戰,敗,泰因說龕使降,龕然之。其妻王氏曰:“霸先仇隙如此,何可求和!”因出私財賞募,復擊茜等,大破之。既而杜泰降于茜,龕尚醉未覺,茜遣人負出,于項王寺前斬之。王僧智與其弟豫章太守僧愔俱奔齊。

      東揚州刺史張彪素為王僧辯所厚,不附霸先。二月,庚戌,陳茜、周文育輕兵襲會稽,彪兵敗,走入若邪山中,茜遣其將吳興章昭遠追斬之。東陽太守留異饋茜糧食,霸先以異為縉州刺史。

      江州刺史侯瑱本事王僧辯,亦擁兵據豫章及江州,不附霸先。霸先以周文育為南豫州刺史,使將兵擊湓城,庚申,又遣侯安都、周鐵虎將舟師立柵于梁山,以備江州。

      癸亥,徐嗣徽、任約襲采石,執戍主明州刺史張懷鈞送于齊。

      后梁主擊侯平于公安,平與長沙王韶引兵還長沙。王琳遣平鎮巴州。

      三月,壬午,詔雜用古今錢。

      戊戌,齊遣儀同三司蕭軌、庫狄伏連、堯難宗、東方老等與任約、徐嗣徽合兵十萬入寇,出柵口,向梁山。陳霸先帳內蕩主黃叢逆擊,破之,齊師退保蕪湖。霸先遣定州刺史沈泰等就侯安都,共據梁山以御之。周文育攻湓城,未克,召之還。夏,四月,丁巳,霸先如梁山巡撫諸軍。

      乙丑,齊儀同三司婁睿討魯陽蠻,破之。

      侯安都輕兵襲齊行臺司馬恭于歷陽,大破之,俘獲萬計。

      魏太師泰尚孝武妹馮翊公主,生略陽公覺;姚夫人生寧都公毓。毓于諸子最長,娶大司馬獨孤信女。泰將立嗣,謂公卿曰:“孤欲立子以嫡,恐大司馬有疑,如何?”眾默然,未有言者。尚書左仆射李遠曰:“夫立子以嫡不以長,略陽公為世子,公何所疑!若以信為嫌,請先斬之?!彼彀蔚抖?。泰亦起,曰:“何至于是!”信又自陳解,遠乃止。于是群公并從遠議。遠出外,拜謝信曰:“臨大事不得不爾!”信亦謝遠曰:“今日賴公決此大議?!彼炝⒂X為世子。

      太師泰北巡。

      五月,齊人召建安公淵明,詐許退師,陳霸先具舟送之。癸未,淵明疽發背卒。甲申,齊兵發蕪湖,庚寅,入丹楊縣,丙申,至秣稜故治。陳霸先遣周文育屯方山,徐度頓馬牧,杜稜頓大航南以御之。

      齊漢陽敬懷王洽卒。

      辛丑,齊人跨淮,立橋柵渡兵,夜至方山。徐嗣徽等列艦于青墩,至于七磯,以斷周文育歸路。文育鼓噪而發,嗣徽等不能制;至旦,反攻嗣徽。嗣徽驍將鮑砰獨以小艦殿軍,文育乘單舴艋與戰,跳入艦中,斬砰,仍牽其艦而還。嗣徽眾大駭,因留船蕪湖,自丹楊步上。陳霸先追侯安都、徐度皆還。

      癸卯,齊兵自方山進及倪塘,游騎至臺,建康震駭。帝總禁兵出頓長樂寺,內外纂嚴。霸先拒嗣徽等于白城,適與周文育會。將戰,風急,霸先曰:“兵不逆風?!蔽挠唬骸笆录币?,何用古法!”抽槊上馬先進,眾軍從之,風亦尋轉,殺傷數百人。侯安都與嗣徽等戰于耕壇南,安都帥十二騎突其陳,破之,生擒齊儀同三司乞伏無勞。霸先潛撤精卒三千配沈泰渡江,襲齊行臺趙彥深于瓜步,獲艦百馀艘,粟萬斛。

      六月,甲辰,齊兵潛至鐘山,侯安都與齊將王敬寶戰于龍尾,軍主張纂戰死。丁未,齊師至幕府山,霸先遣別將錢明將水軍出江乘,邀擊齊人糧運,盡獲其船米。齊軍乏食,殺馬驢食之。庚戌,齊軍逾鐘山,霸先與眾軍分頓樂游苑東及覆舟山北,斷其沖要。壬子,齊軍至玄武湖西北,將據北郊壇,眾軍自覆舟東移頓壇北,與齊人相對。

      會連日大雨,平地水丈馀,齊軍晝夜坐立泥中,足指皆爛,懸鬲以爨,而臺中及潮溝北路燥,梁軍每得番易。時四方壅隔,糧運不至,建康戶口流散,征求無所。甲寅,少霽,霸先將戰,調市人得麥飯,分給軍士,士皆饑疲。會陳茜饋米三千斛、鴨千頭,霸先命炊米煮鴨,人人以荷葉裹飯,以鴨肉數臠。乙卯,未明,蓐食,比曉,霸先帥麾下出莫府山。侯安都謂其部將蕭摩訶曰:“卿驍勇有名,千聞不如一見?!蹦υX對曰:“今日令公見之?!奔皯?,安都墜馬,齊人圍之,摩訶單騎大呼,直沖齊軍,齊軍披靡,安都乃免。霸先與吳明徹、沈泰等眾軍首尾齊舉,縱兵大戰,安都自白下引兵橫出其后,齊師大潰,斬獲數千人,相蹂籍而死者不可勝計。生擒徐嗣徽及其弟嗣宗,斬之以徇,追奔至于臨沂。其江乘、攝山、鐘山等諸軍相次克捷,虜蕭軌、東方老、王敬寶等將帥凡四十六人。其軍士得竄至江者,縛荻筏以濟,中江而溺,流尸至京口,翳水彌岸;唯任約、王僧愔得免。丁巳,眾軍出南州,燒齊舟艦。

      戊午,大赦。己未,解嚴。軍士以賞俘貿酒,一人裁得一醉。庚申,斬齊將蕭軌等,齊人聞之,亦殺陳曇朗。霸先啟解南徐州以授侯安都。

      侯平頻破后梁軍,以王琳兵威不接,更不受指麾;琳遣將討之。平殺巴州助防呂旬,收其眾,奔江州,侯瑱與之結為兄弟。琳軍勢益衰,乙丑,遣使奉表詣齊,并獻馴象。江陵之陷也,琳妻蔡氏、世子毅皆沒于魏,琳又獻款于魏以求妻子;亦稱臣于梁。

      齊發丁匠三十馀萬,修廣三臺宮殿。

      齊顯祖之初立也,留心政術,務存簡靖,坦于任使,人得盡力。又能以法馭下,或有違犯,不容勛戚,內外莫不肅然。至于軍國機策,獨決懷抱;每臨行陣,親當矢石,所向有功。數年之后,漸以功業自矜,遂嗜酒淫泆,肆行狂暴;或身自歌舞,盡日通宵;或散發胡服,雜衣錦彩;或袒露形體,涂傅粉黛;或乘牛、驢、橐駝、白象,不施鞍勒;或令崔季舒、劉桃枝負之而行,擔胡鼓拍之;勛戚之第,朝夕臨幸,游行市里,街坐巷宿;或盛夏日中暴身,或隆冬去衣馳走;從者不堪,帝居之自若。三臺構木高二十七丈,兩棟相距二百馀尺,工匠危怯,皆系繩自防,帝登脊疾走,殊無怖畏;時復雅舞,折旋中節,傍人見者莫不寒心。嘗于道上問婦人曰:“天子何如?”曰:“顛顛癡癡,何成天子!”帝殺之。

      婁太后以帝酒狂,舉杖擊之曰:“如此父生如此兒!”帝曰:“即當嫁此老母與胡?!碧蟠笈?,遂不言笑。帝欲太后笑,自匍匐以身舉床,墜太后于地,頗有所傷。既醒,大慚恨,使積柴熾火,欲入其中。太后驚懼,親自持挽,強為之笑,曰:“向汝醉耳!”帝乃設地席,命平秦王歸彥執杖,口自責數,脫背就罰,謂歸彥曰:“杖不出血,當斬汝?!碧笄白员е?,帝流涕苦請,乃笞腳五十,然后衣冠拜謝,悲不自勝。因是戒酒,一旬,又復如初。

      帝幸李后家,以鳴鏑射后母崔氏,罵曰:“吾醉時尚不識太后,老婢何事!”馬鞭亂擊一百有馀。雖以楊愔為宰相,使進廁籌,以馬鞭鞭其背,流血浹袍。嘗欲以小刀嫠其腹,崔季舒托俳言曰:“老小公子惡戲?!币虺傅度ブ?。又置愔于棺中,載以車。又嘗持槊走馬,以擬左丞相斛律金之胸者三,金立不動,乃賜帛千段。

      高氏婦女不問親疏,多與之亂,或以賜左右,又多方苦辱之。彭城王太妃爾朱氏,魏敬宗之后也,帝欲蒸之,不從;手刃殺之。故魏樂安王元昂,李后之姊婿也,其妻有色,帝數幸之,欲納為昭儀。召昂,令伏,以鳴鏑射之百馀下,凝血垂將一石,竟至于死。后啼不食,乞讓位于姊,太后又以為言,帝乃止。

      又嘗于眾中召都督韓哲,無罪,斬之。作大鑊、長鋸、坐刂、碓之屬,陳之于庭。每醉,輒手殺人,以為戲樂。所殺者多令支解,或焚之于火,或投之于水。楊愔乃簡鄴下死囚,置之仗內,謂之供御囚,帝欲殺人,輒執以應命。三月不殺,則宥之。

      開府參軍裴謂之上書極諫,帝謂楊愔曰:“此愚人,何敢如是!”對曰:“彼欲陛下殺之,以成名于后世耳?!钡墼唬骸靶∪?,我且不殺,爾焉得名!”帝與左右飲,曰:“樂哉!”都督王纮曰:“有大樂,亦有大苦。帝曰:“何謂也?”對曰:“長夜之飲,不寤國亡身隕,所謂大苦!”帝縛纮,欲斬之,思其有救世宗之功,乃舍之。

      帝游宴東山,以關、隴未平,投杯震怒,召魏收于前,立為詔書,宣示遠近,將事西行。魏人震恐,常為度隴之計。然實未行。一日,泣謂群臣曰:“黑獺不受我命,奈何?”都督劉桃枝曰:“臣得三千騎,請就長安擒之以來?!钡蹓阎?,賜帛千匹。趙道德進曰:“東西兩國,強弱力均,彼可擒之以來,此亦可擒之以往。桃枝妄言應誅,陛下奈何濫賞!”帝曰:“道德言是?!被亟佡n之。帝乘馬欲下峻岸入于漳,道德攬轡回之。帝怒,將斬之。道德曰:“臣死不恨!當于地下啟先帝:論此兒酣酗顛狂,不可教訓!”帝默然而止。它日,帝謂道德曰:“我飲酒過,須痛杖我?!钡赖聮x之,帝走。道德逐之曰:“何物人,為此舉止!”

      典御丞李集面諫,比帝于桀、紂。帝令縛置流中,沉沒久之,復令引出,謂曰:“吾何如桀、紂?”集曰:“向來彌不及矣!”帝又令沉之,引出,更問,如此數四,集對如初。帝大笑曰:“天下有如此癡人,方知龍逄、比干未是俊物!”遂釋之。頃之,又被引入見,似有所諫,帝令將出要斬。其或斬或赦,莫能測焉。內外憯憯,各懷怨毒。而素能默識強記,加以嚴斷,群下戰栗,不敢為非。又能委政楊愔,愔總攝機衡,百度修敕,故時人皆言主昏于上,政清于下。愔風表鑒裁,為朝野所重,少歷屯?厄,及得志,有一餐之惠者必重報之,雖先嘗欲殺己者亦不問;典選二十馀年,以獎拔賢才為己任。性復強記,一見皆不忘其姓名,選人魯漫漢自言猥賤獨不見識,愔曰:“卿前在元子思坊,乘短尾牝驢,見我不下,以方麹障面,我何為不識卿!”漫漢驚服。

      秋,七月,甲戌,前天門太守樊毅襲武陵,殺武州刺史衡陽王護;王琳使司馬潘忠擊之,執毅以歸。護,暢之孫也。

      丙子,以陳霸先為中書監、司徒、揚州刺史,進爵長城公,馀如故。

      初,余孝頃為豫章太守,侯瑱鎮豫章,孝頃于新吳縣別立城柵,與瑱相拒?,櫴蛊鋸牡軍[守豫章,悉眾攻孝頃,久不克,筑長圍守之。癸酉,侯平發兵攻奫,大掠豫章,焚之,奔于建康?,櫛姖?,奔湓城,依其將焦僧度。僧度勸之奔齊,會霸先使記室濟陽蔡景歷南上,說瑱令降,瑱乃詣闕歸罪,霸先為之誅侯平。丁亥,以瑱為司空。

      南昌民熊曇朗,世為郡著姓。曇朗有勇力,侯景之亂,聚眾據豐城為柵,世祖以為巴山太守。江陵陷,曇朗兵力浸強,侵掠鄰縣。侯瑱在豫章,曇朗外示服從而陰圖之,及瑱敗走,曇朗獲其馬仗。

      己亥,齊大赦。

      魏太師泰遣安州長史鉗耳康買使于王琳,琳遣長史席豁報之,且請歸世祖及愍懷太子之柩;泰許之。

      八月,己酉,鄱陽王循卒于江夏,弟豐城侯泰監郢州事。王琳使兗州刺史吳藏攻江夏,不克而死。

      魏太師泰北渡河。

      魏以王琳為大將軍、長沙郡公。

      魏江州刺史陸騰討陵州叛獠,獠因山為城,攻之難拔。騰乃陳伎樂于城下一面,獠棄兵,攜妻子臨城觀之,騰潛師三面俱上,斬首萬五千級,遂平之。騰,俟之玄孫也。

      庚申,齊主將西巡,百官辭于紫陌,帝使槊騎圍之,曰:“我舉鞭,即殺之?!比贞?,帝醉不能起。黃門郎是連子暢曰:“陛下如此,群臣不勝恐怖?!钡墼唬骸按蟛佬??若然,勿殺?!彼烊鐣x陽。

      九月,壬寅,改元,大赦。以陳霸先為丞相、錄尚書事、鎮衛大將軍、揚州牧、義興公。以吏部尚書王通為右仆射。

      突厥木桿可汗假道于涼州以襲吐谷渾,魏太師泰使涼州刺史史寧帥騎隨之,至番禾,吐谷渾覺之,奔南山。木桿將分兵追之,寧曰:“樹敦、賀真二城,吐谷渾之巢穴也。拔其本根,馀眾自散?!蹦緱U從之。木桿從北道趣賀真,寧從南道趣樹敦。吐谷渾可汗夸呂在賀真,使其征南王將數千人守樹敦。木桿破賀真,獲夸呂妻子;寧破樹敦,虜征南王,還,與木桿會于青海,木桿嘆寧勇決,贈遺甚厚。甲子,王琳以舟師襲江夏;冬,十月,壬申,豐城侯泰以州降之。

      齊發山東寡婦二千六百人以配軍,有夫而濫奪者什二三。

      魏安定文公宇文泰還至牽屯山而病,驛召中山公護。護至涇州,見泰,泰謂護曰:“吾諸子皆幼,外寇方強,天下之事,屬之于汝,宜努力以成吾志?!币液?,卒于云陽。護還長安,發喪。泰能駕御英豪,得其力用,性好質素,不尚虛飾,明達政事,崇儒好古,凡所施設,皆依仿三代而為之。丙子,世子覺嗣位,為太師、柱國、大冢宰,出鎮同州,時年十五。

      中山公護,名位素卑,雖為泰所屬,而群公各圖執政,莫肯服從。護問計于大司寇于謹,謹曰:“謹早蒙先公非常之知,恩深骨肉,今日之事,必以死爭之。若對眾定策,公必不得讓?!泵魅?,群公會議,謹曰:“昔帝室傾危,非安定公無復今日。今公一旦違世,嗣子雖幼,中山公親其兄子,兼受顧托,軍國之事,理須歸之?!鞭o色抗厲,眾皆悚動。護曰:“此乃家事,護雖庸昧,何敢有辭!”謹素與泰等夷,護常拜之,至是,謹起而言曰:“公若統理軍國,謹等皆有所依?!彼煸侔?。群公迫于謹,亦再拜,于是眾議始定。護綱紀內外,撫循文武,人心遂安。

      十一月,辛丑,豐城侯泰奔齊,齊以為永州刺史。

      詔征王琳為司空,琳辭不至,留其將潘純陀監郢州,身還長沙。魏人歸其妻子。

      壬子,齊主詔以“魏末豪杰糾合鄉部,因緣請托,各立州郡,離大合小,公私煩費,丁口減于疇日,守令倍于昔時,且要荒向化,舊多浮偽,百室之邑,遽立州名,三戶之民,空張郡目,循名督實,事歸焉有?!庇谑遣⑹∪?、一百五十三郡、五百八十九縣、三鎮、二十六戍。

      詔分江州四郡置高州。以明威將軍黃法?為刺史,鎮巴山。

      十二月,壬申,以曲江侯勃為太保。

      甲申,魏葬安定文公。丁亥,以岐陽之地封世子覺為周公。

      初,侯景之亂,臨川民周續起兵郡中,始興王毅以郡讓之而去。續部將皆郡中豪族,多驕橫,續裁制之,諸將皆怨,相與殺之。續宗人迪,勇冠軍中,眾推為主。迪素寒微,恐郡人不服,以同郡周敷族望高顯,折節交之,敷亦事迪甚謹。迪據上塘,敷據故郡,朝廷以迪為衡州刺史,領臨川內史。時民遭侯景之亂,皆棄農業,群聚為盜,唯迪所部獨務農桑,各有贏儲,政教嚴明,征斂必至,馀郡乏絕者皆仰以取給。迪性質樸,不事威儀,居常徒跣,雖外列兵衛,內有女伎,挼繩破篾,傍若無人,訥于言語而襟懷信實,臨川人皆附之。齊自西河總秦戍筑長城,東至于海,前后所筑三千馀里,率十里一戍,其要害置州鎮,凡二十五所。

      魏宇文護以周公幼弱,欲早使正位以定人心。庚子,以魏恭帝詔禪位于周,使大宗伯趙貴持節奉冊,濟北公迪致皇帝璽紱;恭帝出居大司馬府。

    添加視頻 | 添加圖冊相關影像

    開放分類 我來補充

    互動百科的詞條(含所附圖片)系由網友上傳,如果涉嫌侵權,請與客服聯系,我們將按照法律之相關規定及時進行處理。未經許可,禁止商業網站等復制、抓取本站內容;合理使用者,請注明來源于www.dtapes.com。

    登錄后使用互動百科的服務,將會得到個性化的提示和幫助,還有機會和專業認證智愿者溝通。

    互動百科用戶登錄注冊
    此詞條還可添加  信息模塊
    編輯摘要

    WIKI熱度

    1. 編輯次數:3次 歷史版本
    2. 參與編輯人數:3
    3. 最近更新時間:2013-05-13 08:17:09

    貢獻光榮榜

    更多

    相關詞條

    互動百科

    掃碼下載APP
    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