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載中...
  • 386年

    公元386年,農歷丙戌年(狗年)

    編輯摘要

    目錄

    紀年/386年 編輯

    東晉 太元十一年;

    前秦 太安二年, 太初元年;

    后燕 燕元三年, 建興元年;

    后秦 白雀三年, 建初元年;

    西燕 更始二年, 昌平元年, 建明元年, 建平元年, 建武元年, 中興元年;

    西秦 建義二年;

    北魏 登國元年;

    張大豫 鳳凰元年;

    后涼 太安元年

    大事逝世/386年 編輯

    司馬奕,晉廢帝海西公(342年出生)慕容沖(359年出生)王獻之,中國東晉書法家(344年出生)苻丕段隨慕容瑤慕容忠

    本年年表/386年 編輯

    事件

    出土公元386年文物西秦建義二年(公元386年),乞伏國仁收服了鮮卑三部。

    公元386年,拓跋圭創北魏皇朝,史稱道武帝。

    公元386年 拓跋珪建北魏,淝水之戰后,前秦統治瓦解。鮮卑拓跋珪(什翼犍之孫)恢復代政權,后改國號為魏,史稱“北魏”。

    前秦滅代國后,代王什翼犍之孫拓跋珪先后流徙于獨孤部和賀蘭部。晉太元十一年(公元386年)正月,拓跋珪于牛川(今內蒙古錫拉木林河)召開部落大會,即代王位,建元登國。二月,拓跋珪遷徙到代國故都定襄郡的盛樂(今內蒙古和林格爾北)。四月,拓跋珪改稱魏王,改國號為魏,史稱北魏。拓跋珪即位后,先擊敗了庫莫奚和高車、柔然和庫莫奚,掃除了后顧之憂,然后聯合他的舅舅慕容垂所建的后燕,滅掉了賀蘭、結突鄰、紇奚、賀染干、賀訥等部,北魏自此兵力強盛,財力富饒。為求發展,拓跋珪決定與后燕爭奪中原之地。

    年號 建明(386年三月):西燕政權慕容顗年號。

    建平(386年三月):西燕政權慕容瑤年號。

    建武(386年三月-九月):西燕政權慕容忠年號。

    中興(386年十月-394年八月):西燕政權慕容永年號。

    鳳凰(386年二月-十一月):張大豫自立年號。

    太安(386年十月-389年正月):后涼政權呂光年號。

    在位皇帝 1:晉孝武帝司馬曜 寧康十一年

    字昌明。簡文帝子。簡文帝死后繼位。在位24年,因酒后戲言,被張貴人命宮女用被子悶死,終年35歲。葬于隆平陵(今江蘇省江寧縣蔣山西南)。司馬曜繼位時,只有10歲,由褚太后聽政。司馬曜在位期間,司馬道子和桓溫之子桓玄當政。司馬曜沉溺于酒色,整天在宮中享樂,朝政荒廢。司馬曜死后的廟號為烈宗。

    2:前秦哀平帝符丕 太安二年

    淝水之戰前秦大敗,苻堅不久亡故,符丕繼承帝位,但心里沒有明確的作戰計劃同姚萇、慕容垂交戰。太安二年七月,抱罕氐人擁立符登,符丕只得加封符登。后同西燕軍隊作戰失敗,逃亡途中被晉揚威將軍馮該襲擊,死于非命。

    3:前秦高帝符登 太初元年

    太安二年符登被擁立為都督隴右諸軍事,帶領部隊同后秦作戰。由于連年混戰,軍糧奇缺,符登鼓動士兵拼命作戰,以人為軍糧。符丕被殺后被擁立為皇帝。符登非常迷信苻堅,每次戰前必拜苻堅的塑像。后同后秦交戰失利,被殺。

    4:后秦武昭帝姚萇 白雀三年后改建初元年

    字景茂,南安赤亭人,羌族,姚弋仲子,后秦創建者。萇先祖,世代為羌族酋長,苻堅時歸前秦,官至龍襄將軍,封益都候,屢立戰功。公元383年苻堅于淝水之戰大敗以后,次年萇反叛,起兵渭北,自稱大將軍、大單于、萬年秦王,年號白雀。后占距北地儲備糧餉,養兵備戰,靜觀前秦與西燕相爭。公元385年前秦軍敗,萇乘機占領長安,苻堅敗走,萇俘苻堅于禮泉五將山,后殺苻堅于新平。白雀三年萇稱帝,國號大秦,都長安,改年號建初。史稱后秦。萇在位期間,連年和盤據在隴東的姚登交戰,屢戰屢勝,有戰功。建初八年死。謚武昭皇帝,廟號太祖,葬原陵。

    5:后燕成武帝慕容垂 建興元年

    又名慕容霸,字道明,鮮卑族人。 公元384年建立后燕,號成武皇帝,年號燕元。慕容垂為前燕開國皇帝慕容皝第五子,慕容暐之叔。甚得慕容皝寵愛,后來得到慕容恪賞識,曾為前鋒都督,前燕吳王。

    369年晉將桓溫率軍攻前燕,在枋頭撤退,慕容垂以三萬騎追到襄邑,大敗晉軍。后被太傅慕容評逼走,攜妻子投降前秦。淝水之戰中進攻被委派進攻襄陽,暗中保存實力,在前秦敗后叛變,慕容垂糾合鮮卑、烏桓,建立后燕,率軍二十萬攻鄴,一年后奪據鄴城。

    386年稱帝,定都中山。393年消滅慕容泓的西燕政權。因扣留北魏王拓跋圭弟弟,與本是藩屬的北魏關系惡化。395年太子慕容寶征北魏,于參合陂之役大敗,隔年慕容垂反擊,但病死于親征途中。

    6:西燕王段隨 昌平元年

    西燕皇帝慕容沖被殺后,被擁立為西燕王,三月被慕容恒、慕容永發動政變殺死。

    7:西燕王慕容覬 建明元年

    段隨被殺后被立為燕主,率鮮卑東歸,行至臨晉當了10天燕王的慕容覬被慕容韜殺死。

    8:西燕王慕容瑤 建平元年

    是西燕皇帝慕容沖的兒子,慕容覬被殺后被立為皇帝,數天后被慕容永殺死。

    9:西燕王慕容忠 建武元年

    是西燕創業之主慕容泓的兒子。三月后被刁云殺死

    10:西燕河東王慕容永 中興元年

    前秦滅燕時被遷往長安以賣靴子為生。指使刁云殺慕容忠,后自立為帝。打敗前秦后俘獲前秦楊皇后,欲立為夫人,不從,殺之。中興八年,慕容垂發兵進攻慕容永,慕容永被俘后殺死,西燕亡。

    11:西秦宣烈王乞伏國仁 建義二年

    隴西鮮卑人。其父乞伏司繁受前秦天王苻堅封為南單于,前秦建元十二年司繁死,國仁繼位。前秦建元十九年淝水之戰時,苻堅原命國仁為前將軍,領先鋒騎,后國仁叔父乞伏步頹叛于隴西,苻堅派國仁回師討伐,步頹反而迎接國仁,及前秦淝水之戰失利,國仁即趁機吞并其他部族。前秦太安元年苻堅為姚萇所殺后,國仁自稱大都督、大將軍、大單于、領秦、河二州牧,改元建義,建都勇士城。西秦建義四年,國仁死,謚宣烈王,廟號烈祖,弟乞伏乾歸繼位。

    12:后涼懿武帝呂光 太安元年

    字世明,略陽氐人,是呂婆樓之子。十六國時期后涼國建立者。呂光本為前秦將領。前秦建元十八年,淝水之戰前夕,受天王苻堅之命征討西域,降焉耆、破龜茲,威震西域,因此遠方諸國皆來歸附。呂光本來想要留在龜茲,但是受到名僧鳩摩羅什勸阻,而且部眾們也想回到中原,遂回師。然而前秦于淝水敗后,境內各族紛紛反叛,呂光被阻于西域,不能東歸。前秦太安元年,終于攻入涼州。386年,呂光收到苻堅死訊,也改元太安,并自稱使持節、侍中、中外大都督、督隴右、河西諸軍事、大將軍、涼州牧、酒泉公。389年,稱三河王,改元麟嘉。396年,復改稱天王,國號大涼,改元龍飛。在位末期內政不修,各族叛離,埋下亡國因子。龍飛四年呂光病重,立太子呂紹為天王,自號太上皇帝,不久逝世。謚懿武皇帝,廟號太祖。

    13:北魏道武帝拓跋珪 登國元年

    又名涉珪、什翼圭、翼圭、開,北魏開國皇帝鮮卑族人。他是代王拓跋什翼犍的孫子,獻明帝拓跋寔的兒子。376年,秦滅代國,拓跋珪出逃。10年后即385年,15歲的拓跋珪趁前秦滅亡、北方混亂的機會重興代國,在盛樂即位為王。又在次年即386年改國號“魏”,是為北魏,改元“登國”,398年,他將國都從盛樂遷到大同,并自稱皇帝。他即位初年,積極擴張疆土,勵精圖治,將鮮卑政權推進封建社會,天下小康。晚年好酒色,剛愎自用,不團結兄弟,導致自己最后在409年的宮廷政變中遇刺身亡,終年僅三十九歲,在位二十四年。拓跋珪謚號為道武皇帝,廟號太祖。

    歷史記載/386年 編輯

    代北部落牛川大會

    前奏滅代國后,什翼犍之孫拓跋珪先后流寓于獨孤部和賀蘭部。離開劉顯后數月,于晉太元十一年(386)正月,在牛川(今內蒙古錫拉木林河)召開部落大會,即代王位,建元登國。拓跋氏從此興盛。拓跋珪以長孫嵩為南部大人,叔孫普洛為北部大人,主理政務。以張兗為左長史,許謙為右司馬,王建、庾岳為外朝大人,奚牧為治民長,掌管宿衛,參加軍國大事的謀劃議論。

    后燕慕容垂即帝位

    慕容垂,字道明,慕容晃第五子。先為苻堅之冠軍將軍。淝水之戰后,苻堅兵敗,慕容垂乘機起兵。攻鄴城(今河南安陽北),迫使前秦鄴城守將長樂公苻丕撤出鄴城,西向長安。整個河北地區落入慕容垂手中。晉太元十一年(386)正月,慕容垂自立為帝,定都中山(今河北定縣),改元建興,轄幽、冀、平三州之地。

    南安秘宜攻西秦

    南安(今甘肅隴西縣渭水東岸)豪族秘宜于晉太元十一年(386)正月率羌、胡五萬余人攻西秦。西秦王乞伏國仁引兵五千迎擊,秘宜大敗,遂逃回南安。

    西燕王迭立

    晉太元十一年(386)三月,西燕左仆射慕容恒與尚書慕容永謀劃,殺死段隨,立慕容顗為王,改元建明。率鮮卑男女三十余萬人,離開長安向東。途中,慕容顗被部下殺,慕容恒再立慕容沖之子慕容瑤為帝,改元建平,為慕容沖謚曰威皇帝。然而眾人歸向慕容永,慕容永遂執殺慕容瑤,立慕容忠為帝,改元建武。到聞喜(今山西聞喜),聽說慕容垂已稱帝號,不敢再向東進,遂筑燕熙城而居之。

    前秦攻晉枹罕

    東晉太元十一年(386)正月,前秦益州牧王廣自隴右引兵進攻東晉河州牧毛興,秦晉兩軍在枹罕(今甘肅臨夏縣東北)交戰。毛興派建節將軍衛平率一千七百余人夜襲王廣軍營,大敗秦軍。二月,前秦秦州牧王統派兵援助王廣進攻毛興,毛興據枹罕城固守。四月,毛興襲擊王廣,王廣不備而敗。繼爾毛興欲攻王統,枹罕氐族各部已苦于戰事,相約而起,殺毛興,推舉豪強衛平為河州刺史。

    拓跋珪初稱魏王

    登國元年(386)正月,拓跋珪在牛川(今內蒙古錫拉木林河)稱代王,光復代國。四月,改稱魏王。拓跋氏自此以魏為國號,史稱拓跋魏或北魏。

    后秦姚萇在長安即帝位

    西燕(今陜西西安市北)慕容永等鮮卑眾東遷后,長安(今陜西西安市北)空虛,盧水胡郝奴乘機入駐。晉太元十一年(386)四月,后秦王姚萇擊敗郝奴,在長安稱帝,改元建初,國號大秦,立子姚興為皇太子,并設置百官。追尊其父姚弋仲為景元皇帝。改長安為常安。

    慕容永稱藩于后燕

    晉太元十一年(386)六月,西燕刁云殺西燕王慕容忠,推慕容永為使持節,大單于、大將軍,雍、秦、梁、涼四州牧,河東王,向后燕慕容垂稱藩。

    苻堅族孫苻登稱帝于南安

    襄陵大戰之后,前秦渤海王苻懿、濟北王苻昶自杏城(今陜西洛川西南)逃到南安(今甘肅隴西縣渭水東岸)苻登軍中。苻登發喪,謚苻丕曰哀平皇帝。晉太元十一年(386)十一月,苻登在隴東(今寧夏固原之南)即皇帝位,改元太初,置立百官。

    史料記載/386年 編輯

    烈宗孝武皇帝中之上太元十一年(丙戌,公元三八六年)

    春,正月,戊申,拓跋珪大會于牛川,即代王位,改元登國。以長孫嵩為南部大人,叔孫普洛為北部大人,分治其眾。以上谷張兗為左長史,許謙為右司馬,廣寧王建、代人和跋、叔孫建、庾岳等為外朝大人,奚牧為治民長,皆掌宿衛及參軍國謀議。長孫道生、賀毘等侍從左右,出納教命。王建娶代王什翼犍之女;岳,和辰之弟;道生,嵩之從子也。

    燕王垂即皇帝位。

    后秦王萇如安定。

    南安秘宜帥羌、胡五萬馀人攻乞伏國仁,國仁將兵五千逆擊,大破之。宜奔還南安。

    鮮于乞之殺翟真也,翟遼奔黎陽,黎陽太守滕恬之甚愛信之。恬之喜畋獵,不愛士卒,遼潛施奸惠以收從心。恬之南攻鹿鳴城,遼于后閉門拒之;恬之東奔鄄城,遼追執之,遂據黎陽。豫州刺史朱序遣將軍秦膺、童斌與淮、泗諸郡共討之。

    秦益州牧王廣自隴右引兵攻河州牧毛興于枹罕,興遣建節將軍衛平帥其宗人一千七百夜襲廣,大破之。二月,秦州牧王統遣兵助廣攻興,興嬰城自守。燕大赦,改元建興,置公卿尚書百官,繕宗廟、社稷。

    西燕主沖樂在長安,且畏燕主垂強,不敢東歸,課農筑室,為久安之計,鮮卑咸怨之。左將軍韓延因眾心不悅,攻沖,殺之,立沖將段隨為燕王,改元昌平。

    初,張天錫之南奔也,秦長水校尉王穆匿其世子大豫,與俱奔河西,依禿發思復鞬,思復鞬送于魏安。魏安人焦松、齊肅、張濟等聚兵數千人迎大豫為主,攻呂光昌松郡,拔之,執太守王世強。光使輔國將軍杜進擊之,進兵敗,大進豫逼姑臧。王穆諫曰:“光糧豐城固,甲兵精銳,逼之非利;不如席卷嶺西,礪兵積粟,然后東向與之爭,不及期年,光可取也?!贝笤ゲ粡?,自號撫軍將軍、涼州牧,改元鳳凰,以王穆為長史,傳檄郡縣,傳穆說諭嶺西諸郡,建康太守李隰、祁連都尉嚴純皆起兵應之,有眾三萬,保據楊塢。

    代王珪徙居定襄之盛樂,務農息民,國人悅之。

    三月,大赦。

    泰山太守張愿以郡叛,降翟遼。初,謝玄欲使朱序屯梁國,玄自屯彭城,以北固河上,西援洛陽。朝議以征役既久,欲令玄置戍而還。會翟遼、張愿繼叛,北方騷動,玄謝罪,乞解職,詔慰諭,令還淮陰。

    燕主垂追尊母蘭氏為文昭皇后,欲遷文明段后,以蘭后配享太祖,詔百官議之,皆以為當然。博士劉詳、董謐以為:“堯母為帝嚳妃,位第三,不以貴陵姜原。明圣之道,以至公為先;文昭后宜立別廟?!贝古?,逼之,詳、謐曰:“上所欲為,無問于臣。臣案經奉禮,不敢有貳?!贝鼓瞬粡蛦栔T儒,卒遷段后,以蘭后代之。又以景昭可足渾后傾覆社稷,追廢之;尊烈祖昭儀段氏為景德皇后,配享列祖。

    崔鴻曰:“齊桓公命諸侯無發妾為妻。夫之于妻,猶不可以妾代之,況子而易其母乎?《春秋》所稱母以子貴者,君母既沒,得以妾母為小君也;至于享祀宗廟,則成風終不得配莊公也。君父之所為,臣子必習而效之,猶形聲之于影響也。寶之逼殺其母,由垂為之漸也。堯、舜之讓,猶為之、噲之禍,況違禮而縱私者乎?昔文姜得罪于桓公,《春秋》不之廢??勺銣喪想m有罪于前朝,然小君之禮成矣;垂以私憾廢之,又立兄妾之無子者,皆非禮也。

    劉顯自善無南走馬邑,其族人奴真帥所部降于代。奴真有兄犍,先居賀蘭部,奴真言于代王珪,請召犍而以所部讓之;珪許之。犍既領部,遣弟去斤遺賀訥金馬。賀染干謂去斤曰:“待汝兄弟厚,汝今領部,宜來從我?!比ソ镌S之。奴真怒曰:“我祖父以來,世為代忠臣,故我以部讓汝等,欲為義也。今汝等無狀,乃謀叛國,義于何在!”遂殺犍及去斤。染干聞之,引兵攻奴真,奴真奔代。珪遣使責染干,染干乃止。

    西燕左仆射慕容恒、尚書慕容永襲段隨,殺之;立宜都王子顗為燕王,改元建明,帥鮮卑男女四十馀萬口去長安而東。恒弟護軍將軍韜,誘顗于臨晉,恒怒,舍韜去詠與武衛將軍刁云帥眾攻韜。韜敗,奔恒營。恒立西燕主沖之子瑤為帝,改元建平,謚沖曰威皇帝。眾皆去瑤奔永,永執瑤,殺之,立慕容泓子忠為帝,改元建武。忠以永為太尉,守尚書令,封河東公。永持法寬平,鮮卑安之。至聞喜,聞燕主垂已稱尊號,不敢進,筑燕熙城而居之。

    鮮卑既東,長安空虛。前滎陽太守高陵趙谷等招杏城盧水胡郝奴,帥戶四千入于長安,溫北皆應之,以谷為丞相。扶風王谷有眾數千,保據馬嵬,奴遣弟多攻之。夏,四月,后秦王萇自安定伐之,渭奔漢中。萇執多而進,奴懼,請降,拜鎮北將軍、六谷大都督。

    癸巳,以尚書仆射陸納為左仆射,譙王恬為右仆射。納,玩之子也。

    毛興襲擊王廣,敗之,廣奔秦州;隴西鮮卑匹蘭執廣送后秦。興復欲攻王統于上邽,枹罕諸氐皆厭苦兵事,乃共殺興,推衛平為河州刺史,遣使請命于秦。

    燕主垂封其子農為遼西王,麟為趙王,隆為高陽王。

    代王珪改稱魏王。

    張大豫自楊塢進屯姑臧城西,王穆及禿發思復鞬子奚于帥眾三萬屯于城南;呂光出擊,大破之,斬奚于等二萬馀級。

    秦大赦,以衛平為撫軍將軍、河州刺史,呂光為車騎大將軍、涼州牧。使者皆沒于后秦,不能達。

    燕主垂以范陽王德為尚書令,太原王楷為左仆射,樂浪王溫為司隸校尉。

    后秦王萇即皇帝位于長安,大赦,改元建初,國號大秦。追尊其父弋仲為景元皇帝,立妻虵氏為皇后,子興為皇太子。置百官。萇與群臣宴,酒酣,言曰:“諸卿皆與朕北面秦朝,今忽為君臣,得無恥乎!”趙遷曰:“天不恥以陛下為子,臣等何恥為臣!”萇大笑。

    魏王珪東如陵石,護佛侯部帥侯辰、乙佛部帥代題皆叛走。諸將請追之,珪曰:“侯辰等累世服役,有罪且當忍之。方今國家草創,人情未壹,愚者固宜前卻,不足追也!”

    六月,庚寅,以前輔國將軍楊亮為雍州刺史,鎮衛山陵。荊州刺史桓石民遣將軍晏謙擊弘農,下之。初置湖、陜二戍。西燕刁云等殺西燕主忠,推慕容永為使持節、大都督中外諸軍事、大將軍、大單于、雍、秦、梁、涼四州牧、錄尚書事、河東王,稱籓于燕。

    燕主垂遣太原王楷、趙王麟、陳留王紹、章武王宙攻秦苻定、苻紹、苻謨、苻亮等;楷先以書與之,為陳禍福,定等皆降。垂封定等為侯,曰:“以酬秦主之德?!?/p>

    秦主丕以都督中外諸軍事、司徒、錄尚書事王永為左丞相,太尉、東海王纂為大司馬,司空張虵為太尉,尚書令咸陽徐義為司空,司隸校尉王騰為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永傳檄四方公侯、牧守、壘主、民豪,共討姚萇、慕容垂,令各帥所統,以孟冬上旬會大駕于臨晉。于是天水姜延、馮翊寇明、河東王昭、新平張晏、京兆杜敏、扶風馬朗、建忠將軍、高平牧官都尉扶風王敏等咸承檄起兵,各有眾數萬,遣使詣秦,丕皆就拜將軍、郡守,封列侯。冠軍將軍鄧景擁眾五千據彭池,與竇沖為首尾,以擊后秦。丕以景為京兆尹。景,羌之子也。

    后秦主萇徙安定五千馀戶于長安。

    秋,七月,秦平涼太守金熙、安定都尉沒弈干與后秦左將軍姚方成戰于孫丘谷,方成兵敗。后秦主萇以其弟征虜將軍緒為司隸校尉,鎮長安;自將至安定擊熙等,大破之。金熙本東胡之種;沒弈干,鮮卑多蘭部帥也。

    枹罕諸氐以衛平衰老,難為成功,議廢之,而憚其宗強,累日不決。氐啖青謂諸將曰:“大事宜時定,不然,變生。諸君但請衛公為會,觀我所為?!睍呦Υ笱?,青抽劍而前曰:“今天下大亂,吾曹休戚同之,非賢主不可以濟大事。衛公老,宜返初服以避賢路。狄道長苻登,雖王室疏屬,志略雄明,請共立之,以赴大駕。諸君有不同者,即下異議!”乃奮劍攘袂,將斬異己者。眾皆從之,莫敢仰視。于是推登為使持節、都督隴右諸軍事、撫軍大將軍、雍、河二州牧、略陽公,帥眾五萬,東下隴,攻南安,拔之,馳使請命于秦。登,秦主丕族子也。

    秘宜與莫侯悌眷帥其眾三萬馀戶降于乞伏國仁,國仁拜宜東秦州刺史,悌眷梁州刺史。

    已酉,魏王珪還盛樂,代題復以部落來降,十馀日,又奔劉顯;珪使其孫倍斥代領其眾。劉顯弟肺泥帥眾降魏。

    八月,燕主垂留太子寶守中山,以趙王麟為尚書右仆射,錄留臺。庚午,自帥范陽王德等南略地,使高陽王隆東徇平原。丁零鮮于乞保曲陽西山,聞垂南伐,出營望都,剽掠居民。趙王麟自出討之,諸將皆曰:“殿下虛鎮遠征,萬一無功而返,虧損威重,不如遣諸將討之?!摈朐唬骸捌蚵劥篑{在外,無所畏忌,必不設備,一舉可取,不足憂也?!蹦寺曆灾留斂?,夜,回趣乞,比明,至其營;掩擊,擒之。翟遼寇譙,朱序擊走之。

    秦主丕以苻登為征西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南安王,持節、州牧、都督,皆因其所稱而授之。又以徐義為右丞相。留王騰守晉陽,右仆射楊輔戍壺關,帥眾四萬,進屯平陽。

    初,后秦主萇之弟碩德統所部羌居隴上,聞萇起兵,自稱征西將軍,聚眾于冀城以應之;以兄孫詳為安遠將軍,據隴城,從孫訓為安西將軍,據南安之赤亭,與秦秦州刺史王統相持。萇自安定引兵會碩德攻統,天水屠各、略陽羌胡應之者一萬馀戶,秦略陽太守王皮降之。

    初,秦滅代,遷代王什翼犍少子窟咄于長安,從慕容永東徙,永以窟咄為新興太守。劉顯遣其弟亢泥迎窟咄,以兵隨之,逼魏南境,諸部騷動。魏王珪左右于桓等與部人謀執珪以應窟咄,幢將代人莫題等亦潛與窟咄交通?;妇四鲁绺嬷?,珪誅桓等五人,莫題等七姓悉原不問。珪懼內難,北逾阻山,復依賀蘭部,遣外朝大人遼東安同求救于燕,燕主垂遣趙王麟救之。

    九月,王統以秦州降于后秦。后秦主萇以姚碩德為使持節、都督隴右諸軍事、秦州刺史,鎮上邽。

    呂光得秦王堅兇問,舉軍縞素,謚曰文昭皇帝。冬,十月,大赦,改元大安。

    西燕慕容永遣使詣秦主丕,求假道東歸。丕弗許,與永戰于襄陵,秦兵大敗,左丞相王永、衛大將軍俱石子皆死。初,東海王纂自長安來,麾下壯士三千馀人,丕忌之,既敗,懼為纂所殺,帥騎數千南奔東垣,謀襲洛陽。揚威將軍馮該自陜邀擊之,殺丕,執其太子寧、長樂王壽送建康;詔赦不誅,以付苻宏。纂與其弟尚書永平侯師奴帥秦眾數萬走據杏城,其馀王公百官皆沒于永。永遂進據長子,即皇帝位,改元中興。將以秦后楊氏為上夫人,楊氏引劍刺永,為永所殺。

    甲申,海西公弈薨于吳。

    燕寺人吳深據清河反,燕主垂攻之,不克。

    后秦主萇還安定。

    秦南安王登既克南安,夷、夏歸之者三萬馀戶,遂進攻姚碩德于秦州,后秦主萇自往救之。登與萇戰于胡奴阜,大破之,斬首二萬馀級,將軍啖青射萇,中之。萇創重,走保上邽,姚碩德代之統眾。

    燕趙王麟軍未至魏,拓跋窟咄稍前逼魏王珪,賀染干侵魏北部以應之。魏眾驚擾,北部大人叔孫普洛亡奔劉衛辰。麟聞之,遽遣安同等歸。魏人知燕軍在近,眾心少安??哌瓦M屯高柳,珪引兵與麟會擊之,窟咄大敗,奔劉衛辰,衛辰殺之。珪悉收其眾,以代人庫狄干為北部大人。麟引兵還中山。

    劉衛辰居朔方,士馬甚盛。后秦主萇以衛辰為大將軍、大單于、河西王、幽州牧,西燕主永以衛辰為大將軍、朔州牧。

    十一月,秦尚書寇遺奉勃海王懿、濟北王昶自杏城奔南安,南安王登發喪行服,謚秦主丕曰哀平皇帝。登議立懿為主,眾曰:“勃海王雖先帝之子,然年在幼沖,未堪多難。今三虜窺覦,宜立長君,非大王不可?!钡悄藶閴陔]東,即皇帝位,大赦,改元太初,大置百官。

    慕容柔、慕容盛及盛弟會皆在長子,盛謂柔、會曰:“主上已中興幽、冀,東西未壹,吾屬居嫌疑之地,為智為愚,皆將不免。不若以時東歸,無為坐待魚肉也?!彼煜嗯c亡歸燕。后歲馀,西燕主永悉誅燕主俊及燕主垂之子孫,男女無遺。

    張大豫自西郡入臨洮,掠民五千馀戶,保據俱城。

    十二月,呂光自稱使持節、侍中、中外大都督、督隴右、河西諸軍事、大將軍、涼州牧、酒泉公。

    秦主登立世祖神主于軍中,載以輜軿,建黃旗青蓋,以虎賁三百人衛之,凡所欲為,必啟主而后行。引兵五萬,東擊后秦,將士皆刻鉾、鎧為“死”“休”字;每戰以劍槊為方圓大陣,知有厚薄,從中分配,故人自為戰,所向無前。

    初,長安之將敗也,中壘將軍徐嵩、屯騎校尉胡空各聚眾五千,結壘自固;既而受后秦官爵。后秦主萇以王禮葬秦主堅于二壘之間。及登至,嵩、空以眾降之。登拜嵩雍州刺史,空京兆尹,改葬堅以天子之禮。

    乙酉,燕主垂攻吳深壘,拔之,深單馬走。垂進屯聊城之逢關陂。初,燕太子洗馬溫詳來奔,以為濟北太守,屯東阿。燕主垂遣范陽王德、高陽王隆攻之,詳遣從弟攀守河南岸,子楷守碻磝以拒之。

    燕主垂以魏王珪為西單于,封上谷王,珪不受。

    添加視頻 | 添加圖冊相關影像

    開放分類 我來補充

    互動百科的詞條(含所附圖片)系由網友上傳,如果涉嫌侵權,請與客服聯系,我們將按照法律之相關規定及時進行處理。未經許可,禁止商業網站等復制、抓取本站內容;合理使用者,請注明來源于www.dtapes.com。

    登錄后使用互動百科的服務,將會得到個性化的提示和幫助,還有機會和專業認證智愿者溝通。

    互動百科用戶登錄注冊
    此詞條還可添加  信息模塊
    編輯摘要

    WIKI熱度

    1. 編輯次數:8次 歷史版本
    2. 參與編輯人數:8
    3. 最近更新時間:2019-06-16 10:56:31

    相關詞條

    互動百科

    掃碼下載APP
    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