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載中...
  • 384年

    南朝宋文學家顏延之的出生年份。顏延之(384~456年),字延年,南朝宋文學家?,樞芭R沂(今山東臨沂)人。曾祖含,右光祿大夫。祖約,零陵太守。父顯,護軍司馬。少孤貧,居陋室,好讀書,無所不覽,文章之美,冠絕當時,與謝靈運并稱“顏謝”。嗜酒,不護細行,年三十猶未婚娶。

    編輯摘要

    目錄

    紀年/384年 編輯

    甲申 猴年);

    東晉 太元九年;

    前秦 建元二十年;

    后燕 燕元元年;

    后秦 白雀元年;

    西燕 燕興元年

    大事/384年 編輯

    顏延之出生。

    (384年—456年)字 延年?,樞芭R沂(今屬山東)人。曾祖顏含,曾任右光祿大夫。祖顏約,曾任零陵太守。父顏顯,官至護軍司馬。少孤貧,好讀書,博覽群籍,善為文章。

    西燕肅宗烈文皇帝慕容泓逝世。

    本年年表/384年 編輯

    公元384年創建東林寺麥積山石窟建自公元384年,后來經過十多個朝代的不斷開鑿、重修,遂成為我國著名的大型石窟之一,也是聞名世界的藝術寶庫?,F存洞窟194個,其中有從四世紀到十九世紀以來的歷代泥塑、石雕7200余件,壁畫1300多平方米。

    麥積山石窟的一個顯著特點是洞窟大都開鑿在懸崖峭壁之上,洞窟之間全靠架設在崖面上的凌空棧道通達。游人攀登上這些蜿蜒曲折的凌空棧道,不禁驚心動魄。古人曾稱贊這些工程“疑是神功”,附近群眾中還流傳著“砍完南山柴,修起麥積崖”、“先有萬丈柴,后有麥積崖”的諺語??梢姰敃r開鑿洞窟,修建棧道工程之艱巨、宏大。

    東林寺為晉代東方名僧慧遠于東晉太元九年(公元384年)創建,距今一千六百多年。它椽摩棟接,丹輝碧映,“規模宏遠,足稱萬僧之居”,是中國佛教八大道場之一。

    事件 公元384年 慕容垂重建燕國

    前秦建元十九年(383)十一月,慕容垂以安撫北部邊民的名義,脫離苻堅北上,十二月到達安時,正好遇上丁零人翟斌起義反秦。慕容垂聯合翟斌會攻前秦鄴城,并密集慕容農起兵響應。慕容垂自稱大將軍、大都督、燕王,改秦建元二十年為燕元年,立慕容寶為太子,封官拜爵,建立燕國,史稱后燕。但鄴城久攻不下,直到后燕慕容垂二年(385)七月,苻堅死,前燕鄴城守將苻丕才率兵撤出鄴城,返回長安,燕軍進占鄴城。隨后,慕容垂定都于中山(今河北省定縣),建地建興。后燕建立后,慕容垂引兵南征北戰,所領疆土日益擴大。建興元年(386)七月,翟斌謀叛被殺,394年,慕容垂率兵攻打西燕,殺死慕容永。此后,后燕又攻取東晉青、兗等地,與后秦分據關東、西,是淝水之戰后北方諸政權中較強盛的一個王國。慕容垂(326~396),字道明,鮮卑族,昌黎(今遼寧朝陽)人。前燕王慕容皝第5子,曾在枋頭(今河南新鄉市東北)大敗東晉桓溫,因而遭到侄子慕容[日韋]的嫉恨,幾乎被殺,只得投奔苻堅。苻堅對他優禮有加。淝水之戰后,慕容垂趁機恢復燕國,定都中山。在他的努力下,后燕據有現有河北、河南、山東、山西、遼寧的大部或部分地區,成為盛極一時的強國。396年參合陂一戰,后燕慘敗于魏。時已患病四個月的慕容垂在回國途中死于上谷(河北涿鹿東南)的沮陽。

    人物 釋僧肇(公元384-414年),東晉時代著名佛教學者,俗姓張,家貧,以傭書為生,??槍懙浼?因而得以博覽群書。少年時代,即愛好玄理,常以《老》、《莊》為心要。他讀老子《道德經》,嘆曰:“美則美矣,然期神冥累之方,猶未盡善也”。后讀舊《維摩經》,經過仔細玩味和研究,認為自己找到了歸宿。因而歡喜頂受,并出家為僧。

    、僧肇出家之后,即對佛法進行深入的研究,他“學善《方等》,兼通三藏”。年僅二十,即已名振關輔。其時鳩摩羅什被呂光帶到姑臧(今甘肅武威),僧肇慕名前往,從其受學。后秦姚興弘始三年(公元401年),羅什應請到長安,僧肇亦隨同而來,并參與羅什的譯經工作,凡出經論,皆由僧肇與僧睿二人詳定。僧肇當時認為;“去圣久遠,文義多雜,先田所解,時有乖謬”。由他參與詳定的經論,千百年來,成為佛徒喜讀的定本。他追隨羅什十余年,是羅什門下最年輕的、在學術上有成就的弟子之一。弘始十六年(公元414年)卒,年僅三十一歲。

    去世 公元384年,鮮卑族人慕容垂建立后燕(亡于407年);公元384年,鮮卑族人慕容泓建立西燕(亡于394年);公元384年,羌族人姚萇建立后秦(亡于417年)。

    《資治通鑒》記載/384年 編輯

    烈宗孝武皇帝上之下太元九年(甲申,公元三八四年)

    春,正月,乙酉朔,秦長樂公丕大會賓客,請慕容農不得,始覺有變。遣人四出求之,三日,乃知其在列人,已起兵矣。

    慕容鳳、王騰、段延皆勸翟斌奉慕容垂為盟主;斌從之。垂欲襲洛陽,且未知斌之誠偽,乃拒之曰:“吾來救豫州,不來赴君。君既建大事,成享其福,敗受其禍,吾無預焉?!北?,垂至洛陽,平原公暉聞其殺苻飛龍,閉門拒之。翟斌復遣長史郭通往說垂,垂猶未許。通曰:“將軍所以拒通者,豈非以翟斌兄弟山野異類,無奇才遠略,必無所成故邪?獨不念將軍今日憑之,可以濟大業乎!”垂乃許之。于是斌帥其眾來與垂會,勸垂稱尊號。垂曰:“新興侯,吾主也,當迎歸返正耳?!?/p>

    垂以洛陽四面受敵,欲取鄴而據之,乃引兵而東。故扶馀王馀蔚為滎陽太守,及昌黎鮮卑衛駒各帥其眾降垂。垂至滎陽,群下固請上尊號,垂乃依晉中宗故事,稱大將軍、大都督、燕王,承制行事,謂之統府。群下稱臣,文表奏誥,封拜官爵,皆如王者。以弟德為車騎大將軍,封范陽王;兄子楷為征西大將軍,封太原王;翟斌為建義大將軍,封河南王;馀蔚為征東將軍,統府左司馬,封扶馀王;衛駒為鷹揚將軍,慕容鳳為建策將軍。帥眾二十馀萬,自石門濟河,長驅向鄴。

    慕容農之奔列人也,止于烏桓魯利家,利為之置饌,農笑而不食。利謂其妻曰:“惡奴,郎貴人,家貧無以饌之,奈何?”妻曰:“郎有雄才大志,今無故而至,必將有異,非為飲食來也。君亟出,遠望以備非常?!崩麖闹?。農謂利曰:“吾欲集兵列人以圖興復,卿能從我乎?”利曰:“死生唯郎是從?!鞭r乃詣烏桓張驤,說之曰:“家王已舉大事,翟斌等咸相推奉,遠近響應,故來相告耳?!斌J再拜曰:“得舊主而奉之,敢不盡死!”于是農驅列人居民為士卒,斬桑榆為兵,裂襜裳為旗,使趙秋說屠各畢聰。聰與屠各卜勝、張延、李白、郭超及東夷馀和、敕勒、易陽烏桓劉大各帥部眾數千赴之。農假張驤輔國將軍,劉大安遠將軍,魯利建威將軍。農自將攻破館陶,收其軍資器械,遣蘭汗、段贊、趙秋、慕輿悕略取康臺牧馬數千匹。汗,燕王垂之從舅;贊,聰之子也。于是步騎云集,眾至數萬,驤等共推農為使持節、都督河北諸軍事、驃騎大將軍,監統諸將,隨才部署,上下肅然。農以燕王垂未至,不敢封賞將士。趙秋曰:“軍無賞,士不往。今之來者,皆欲建一時之功,規萬世之利,宜承制封拜,以廣中興之基?!鞭r從之,于是赴者相繼;垂聞而善之。農西招庫傉官偉于上黨,東引乞特歸于東阿,北召光烈將軍平睿及睿兄汝陽太守幼于燕國;偉等皆應之。又遣蘭汗等攻頓丘,克之。農號令整肅,軍無私掠,士女喜悅。

    長樂公丕使石越將步騎萬馀討之。農曰:“越有智勇之名,今不南拒大軍而來此,是畏王而陵我也;必不設備,可以計取之?!北娬堉瘟腥顺?,農曰:“善用兵者,結士以心,不以異物。今起義兵,唯敵是求,當以山河為城池,何列人之足治也!”辛卯,越至列人西,農使趙秋及參軍綦毋滕擊越前鋒,破之。參軍太原趙謙言于農曰:“越甲仗雖精,人心危駭,易破也,宜急擊之?!鞭r曰:“彼甲在外,我甲在心,晝戰,則士卒見其外貌而憚之,不如待暮擊之,可以必克?!绷钴娛繃纻湟源?,毋得妄動。越立柵自固,農笑謂諸將曰:“越兵精士眾,不乘其初至之銳以擊我,方更立柵,吾知其無能為也?!毕蚰?,農鼓噪出,陳于城西。牙門劉木請先攻越柵,農笑曰:“凡人見美食,誰不欲之,何得獨請!然汝猛銳可嘉,當以先鋒惠汝?!蹦灸藥泬咽克陌衮v柵而入,秦兵披靡;農督大眾隨之,大敗秦兵,斬越,送首于垂。越與毛當,皆秦之驍將也,故秦王堅使助二子鎮守;既而相繼敗沒,人情騷動,所在盜賊群起。

    庚戌,燕王垂至鄴,改秦建元二十年為燕元年,服色朝儀,皆如舊章。以前岷山公庫傉官偉為左長史,肖尚書段崇為右長史,滎陽鄭豁等為從事中郎。慕容農引兵會垂于鄴,垂因其所稱之官而授之。立世子寶為太子,封從弟拔等十七人及甥宇文輸、舅子蘭審皆為王;其馀宗族及功臣封公者三十七人,侯、伯、子,男者八十九人??勺銣喬都枚f馀人,攻野王,拔之,引兵會攻鄴。平幼及弟睿、規亦帥眾數萬會垂于鄴。

    長樂公丕使姜讓誚讓燕王垂,且說之曰:“過而能改,今猶未晚也?!贝乖唬骸肮率苤魃喜皇乐?,故欲安全長樂公,使盡眾赴京師,然后修復國家之業,與秦永為鄰好。何故暗于機運,不以鄴城見歸?若迷而不復,當窮極兵勢,恐單馬求生,亦不可得也?!弊寘柹熤唬骸皩④姴蝗萦诩覈?,投命圣朝,燕之尺土,將軍豈有分乎?主上與將軍風殊類別,一見傾心,親如宗戚,寵逾勛舊,自古君臣際遇,有如是之厚者乎?一旦因王師小敗,遽有異圖。長樂公,主上元子,受分陜之任,寧可束手輸將軍以百城之地乎?將軍欲裂冠毀冕,自可極其兵勢,奚更云云!但惜將軍以七十之年,懸首白旗,高世之忠,更為逆鬼耳!”垂默然。左右請殺之,垂曰:“彼各為其主耳,何罪!”禮而歸之,遺丕書及上秦王堅表,陳述利害,請送丕歸長安。堅及丕怒,復書切責之。

    鷹揚將軍劉牢之攻秦譙城,拔之?;笡_遣上庸太守郭寶攻秦魏興、上庸、新城三郡,拔之。將軍楊佺期進據成固,擊秦梁州刺史潘猛,走之。佺期,亮之子也。

    壬子,燕王垂攻鄴,拔其外郭,長樂公丕退守中城。關東六州郡縣多送任請降于燕。癸丑,垂以陳留王紹行冀州刺史,屯廣阿。

    豐城宣穆公桓沖聞謝玄等有功,自以失言,慚恨成疾;二月,辛巳,卒。朝議欲以謝玄為荊、江二州刺史。謝安自以父子名位太盛,又懼桓氏失職怨望,乃以梁郡太守桓石民為荊州刺史,河東太守桓石虔為豫州刺史,豫州刺史桓伊為江州刺史。

    燕王垂引丁零、烏桓之眾二十馀萬為飛梯地道以攻鄴,不拔;乃筑長圍守之,分處老弱于肥鄉,筑新興城以置輜重。

    秦征東府官屬疑參軍高泰,燕之舊臣,有貳心。泰懼,與同郡虞曹從事吳韶逃歸勃海。韶曰:“燕軍近在肥鄉,宜從之?!碧┰唬骸拔嵋员艿湺?;去一君,事一君,吾所不為也!”申紹見而嘆曰:“去就以道,可謂君子矣!”

    燕范陽王德擊秦枋頭,取之,置戍而還。

    東胡王晏據館陶,為鄴中聲援,鮮卑、烏桓及郡縣民據塢壁不從燕者尚眾;燕王垂遣太原王楷與鎮南將軍陳留王紹討之??^紹曰:“鮮卑、烏桓及冀州之民,本皆燕臣。今大業始爾,人心未洽,所以小異。唯宜綏之以德,不可震之以威。吾當止一處,為軍聲之本,汝巡撫民夷,示以大義,彼必當聽從?!笨送陀诒訇?。紹帥騎數百往說王晏,為陳禍福,晏隨紹詣楷降,于是鮮卑、烏桓及塢民降者數十萬口??羝淅先?,置守宰以撫之,發其丁壯十馀萬,與王晏詣鄴。垂大悅,曰:“汝兄弟才兼文武,足以繼先王矣!”

    三月,以衛將軍謝安為太保。

    秦北地長史慕容泓聞燕王垂攻鄴,亡奔關東,收集鮮卑,眾至數千。還屯華陰,敗秦將軍強永,其眾遂盛。自稱都督陜西諸軍事、大將軍、雍州牧、濟北王,推垂為丞相、都督陜東諸軍事、領大司馬、冀州牧、吳王。

    秦王堅謂權翼曰:“不用卿言,使鮮卑至此。關東之地,吾不復與之爭,將若泓何?”乃以廣平公熙為雍州刺史,鎮蒲阪。征雍州牧巨鹿公睿為都督中外諸軍事、衛大將軍、錄尚書事,配兵五萬;以左將軍竇沖為長史,龍驤將軍姚萇為司馬,以討泓。

    平陽太守慕容沖亦起兵于平陽,有眾二萬,進攻蒲阪;堅使竇沖討之。

    庫傉官偉帥營部數萬至鄴,燕王垂封偉為安定王。

    秦冀州刺史阜城侯定守信都,高城男紹在其國,高邑侯亮、重合侯謨守常山,固安侯鑒守中山。燕王垂遣前將軍、樂浪王溫督諸軍攻信都,不克;夏,四月,丙辰,遣撫軍大將軍麟益兵助之。定、鑒,秦王堅之從叔;紹、謨,從弟;亮,從子也。溫,燕王垂之弟子也。

    慕容泓聞秦兵且至,懼,帥眾將奔關東。秦鉅鹿愍公睿粗猛輕敵,欲馳兵邀之。姚萇諫曰:“鮮卑皆有思歸之志,故起而為亂,宜驅令出關,不可遏也。夫執鼷鼠之尾,猶能反噬于人。彼自知困窮,致死于我,萬一失利,悔將何及。但可鳴鼓隨之,彼將奔敗不暇矣?!鳖8?,戰于華澤,睿兵敗,為泓所殺。萇遣龍驤長史趙都、參軍姜協詣秦王堅謝罪;堅怒,殺之。萇懼,奔渭北馬牧,于是天水尹緯、尹詳、南安龐演等糾扇羌豪,帥其戶口歸萇者五萬余家,推萇為盟主。萇自稱大將軍、大單于、萬年秦王,大赦,改元白雀,以尹詳、龐演為左、右長史,南安姚晃及尹緯為左、右司馬,天水狄伯支等為從事中郎,羌訓等為掾屬,王據等為參軍,王欽盧、姚方成等為將帥。

    秦竇沖擊慕容沖于河東,大破之;沖帥鮮卑騎八千奔慕容泓。泓眾至十余萬,遣使謂秦王堅曰:“吳王已定關東,可速資備大駕,奉送家兄皇帝,泓當帥關中燕人翼衛乘輿,還返鄴都,與秦以虎牢為界,永為鄰好?!眻源笈?,召慕容責之曰:“今泓書如此,卿欲去者,朕當相資。卿之宗族,可謂人面獸心,不可以國土期也!”叩頭流血,涕泣陳謝。堅久之曰:“此自三豎所為,非卿之過?!睆推湮?,待之如初。命以書招諭泓、沖及垂。密遣使謂泓曰:“吾籠中之人,必無還理;且燕室之罪人也,不足復顧。汝勉建大業,以吳王為相國,中山王為太宰、領大司馬,汝可為大將軍、領司徒,承制封拜,聽吾死問,汝便即尊位?!便谑沁M向長安,改元燕興。

    燕王垂以鄴城猶固,會僚佐議之。右司馬封衡請引漳水灌之;從之。垂行圍,因飲于華林園,秦人密出兵掩之,矢下如雨,垂幾不得出,冠軍大將軍隆將騎沖之,垂僅而得免。

    竟陵太守趙統攻襄陽,秦荊州刺史都貴奔魯陽。

    五月,秦洛州刺史張五虎據豐陽來降。

    梁州刺史楊亮帥眾五萬伐蜀,遣巴西太守費統將水陸兵三萬為前鋒。亮屯巴郡,秦益州刺史王廣遣巴西太守康回等拒之。

    秦苻定、苻紹皆降于燕;燕慕容麟引兵西攻常山。

    后秦王萇進屯北地,秦華陰、北地、新平、安定羌胡降之者十余萬。

    六月,癸丑朔,崇德太后褚氏崩。

    秦王堅自帥步騎二萬以擊后秦,軍于趙氏塢,使護軍將軍楊壁等分道攻之;后秦兵屢敗,斬后秦王萇之弟鎮軍將軍尹買。后秦軍中無井,秦人塞安公谷、堰同官水以困之。后秦人懼,有渴死者。會天大雨,后秦營中水三尺,繞營百步之外,寸余而已,后秦軍復振。秦王堅嘆曰:“天亦佑賊乎!”

    慕容泓謀臣高蓋等以泓德望不如慕容沖,且持法苛峻,乃殺泓,立沖為皇太弟,承制行事,置百官,以蓋為尚書令。后秦王萇遣子嵩為質于沖以請和。

    將軍劉春攻魯陽,都貴奔還長安。

    后秦王萇帥眾七萬擊秦,秦王堅遣楊璧等拒之,為萇所??;獲楊璧及右將軍徐成、鎮軍將軍毛盛等將吏數十人,萇皆禮而遣之。

    燕慕容麟拔常山,秦苻亮、苻謨皆降。麟進圍中山,秋,七月,克之,執苻鑒。麟威聲大振,留屯中山。

    秦幽州刺史王永、平州刺史苻沖帥二州之眾以擊燕。燕王垂遣平朔將軍平規擊永,永遣昌黎太守宋敞逆戰于范陽,敞兵敗,規進據薊南。

    秦平原公暉帥洛陽、陜城之眾七萬歸于長安。

    秦王堅聞慕容沖去長安浸近,乃引兵歸,遣撫軍大將軍方戍驪山,拜平原公暉為都督中外諸軍事、車騎大將軍、錄尚書事,配兵五萬以拒沖。沖與暉戰于鄭西,大破之。堅又遣前將軍姜宇與少子河間公琳帥眾三萬拒沖于灞上;琳、宇皆敗死,沖遂據阿房城。

    秦康回兵數敗,退還成都。梓潼太守壘襲以涪城來降。荊州刺史桓石民據魯陽,遣河南太守高茂北戍洛陽。

    己酉,葬康獻皇后于崇平陵。

    燕翟斌恃功驕縱,邀求無厭;又以鄴城久不下,潛有貳心。太子寶請除之,燕王垂曰:“河南之盟,不可負也;若其為難,罪由于斌。今事未有形而殺之,人必謂我忌憚其功能;吾方收攬豪杰以隆大業,不可示人以狹,失天下之望也。藉彼有謀,吾以智防之,無能為也?!狈蛾柾醯?、陳留王紹、驃騎大將軍農皆曰:“翟斌兄弟恃功而驕,必為國患?!贝乖唬骸膀渼t速敗,焉能為患!彼有大功,當聽其自斃耳?!倍Y遇彌重。

    斌諷丁零及其黨請斌為尚書令。垂曰:“翟王之功,宜居上輔;但臺既未建,此官不可遽置耳?!北笈?,密與前秦長樂公丕通謀,使丁零決堤潰水;事覺,垂殺斌及其弟檀、敏,余皆赦之。

    斌兄子真,夜將營眾北奔邯鄲,引兵還向鄴圍,欲與丕內外相應;太子寶與冠軍大將軍隆擊破之,真還走邯鄲。

    太原王楷、陳留王紹言于垂曰:“丁零非有大志,但寵過為亂耳。今急之則屯聚為寇,緩之則自散,散而擊之,無不克矣?!贝箯闹?。

    龜茲王帛純窘急,重賂獪胡以求救;獪胡王遣其弟吶龍、侯將馗帥騎二十余萬,并引溫宿、尉頭等諸國兵合七十余萬以救龜茲;秦呂光與戰于城西,大破之。帛純出走,王侯降者三十余國。光入其城;城如長安市邑,宮室甚盛。光撫寧西域,威恩甚著,遠方諸國,前世所不能服者,皆來歸附,上漢所賜節傳;光皆表而易之,立帛純弟震為龜茲王。

    八月,翟真自邯鄲北走,燕王垂遣太原王楷、驃騎大將軍農帥騎追之,及于下邑??麘?,農曰:“士卒饑倦,且視賊營不見丁壯,殆有他伏?!笨粡?,進戰,燕兵大敗。真北趨中山,屯于承營。

    鄴中芻糧俱盡,削松木以飼馬。燕王垂謂諸將曰:“苻丕窮寇,必無降理;不如退屯新城,開丕西歸之路,以謝秦王疇昔之恩,且為討翟真之計?!北?,垂解圍趨新城。遣慕容農徇清河、平原,徵督租賦,農明立約束,均適有無,軍令嚴整,無所侵暴,由是谷帛屬路,軍資豐給。

    戊寅,南昌文穆公郗薨。

    太保安奏請乘苻氏傾敗,開拓中原,以徐、兗二州刺史謝玄為前鋒都督,帥豫州刺史桓石虔伐秦。玄至下邳,秦徐州刺史趙遷棄彭城走,玄進據彭城。

    秦王堅聞呂光平西域,以光為都督玉門以西諸軍事,西域校尉。道絕,不通

    秦幽州刺史王永求救于振威將軍劉庫仁,庫仁遣其妻兄公孫希帥騎三千救之,大破平規于薊南,乘勝長驅,進據唐城。

    九月,謝玄使彭城內史劉牢之攻秦兗州刺史張崇。辛卯,崇棄鄄城奔燕。牢之據鄄城,河南城堡皆來歸附。

    太保安上疏自求北征;加安都督揚、江等十五州諸軍事,加黃鉞。

    慕容沖進逼長安,秦王堅登城觀之,嘆曰:“此虜何從出哉!”大呼責沖曰:“奴何苦來送死!”沖曰:“奴厭奴苦,欲取汝為代耳!”沖少有寵于堅,堅遣使以錦袍稱詔遺之。沖遺詹事稱皇太弟令答之曰:“孤今心在天下,豈顧一袍小惠!茍能知命,君臣束手,早送皇帝,自當寬貸苻氏以酬曩好?!眻源笈唬骸拔岵挥猛蹙奥?、陽平公之言,使白虜敢至于此!”

    冬,十月,辛亥朔,日有食之。

    乙丑,大赦。

    謝玄遣陰陵太守高素攻秦青州刺史苻朗,軍至瑯邪,朗來降。朗,堅之從子也。

    翟真在承營,與公孫希、宋敞遙相首尾。長樂公丕遣宦者冗從仆射清河光祚將兵數百赴中山,與真相結。又遣陽平太守邵興將數千騎招集冀州故郡縣,與祚期會襄國。是時,燕軍疲弊,秦勢復振,冀州郡縣皆觀望成敗,趙郡人趙粟等起兵柏鄉以應興。燕王垂遣冠軍大將軍隆、龍驤將軍張崇將兵邀擊興,命驃騎大將軍農自清河引兵會之。隆與興戰于襄國,大破之;興走至廣阿,遇慕容農,執之。光祚聞之,循西山走歸鄴。隆遂擊趙粟等,皆破之,冀州郡縣復從燕。

    劉庫仁聞公孫希已破平規,欲大舉兵以救長樂公丕,發雁門、上谷、代郡兵,屯繁。燕太子太保慕輿句之子文、零陵公慕輿虔之子常時在庫仁所,知三郡兵不樂遠征,因作亂,夜攻庫仁,殺之,竊其駿馬,奔燕。公孫希之眾聞亂自潰,希奔翟真。庫仁弟頭眷代領庫仁部眾。

    秦長樂公丕遣光祚及參軍封孚召驃騎將軍張蠔、并州刺史王騰于晉陽以自救;蠔、騰以眾少不能赴。丕進退路窮,謀于僚佐。司馬楊膺請自歸于晉,丕未許。會謝玄遣龍驤將軍劉牢之等據,濟陽太守郭滿據滑臺,將軍顏肱、劉襲軍于河北;丕遣將軍桑據屯黎陽以拒之。劉襲夜襲據,走之,遂克黎陽。丕懼,必遣從弟就與參軍焦逵請救于玄,致書稱“欲假途求糧,西赴國難,須援軍既接,以鄴與之。若西路不通,長安陷沒,請帥所領保守鄴城?!卞优c參軍姜讓密謂膺曰:“今喪敗如此,長安阻絕,存亡不可知。屈節竭誠以求糧援,猶懼不獲;而公豪氣不除,方設兩端,事必無成。宜正書為表,許以王師之至,當致身南歸;如其不從,可逼縛與之?!扁咦砸粤δ苤曝?,乃改書而遣之。

    謝玄遣晉陵太守滕恬之渡河守黎陽。恬之,之曾孫也。朝廷以兗、青、司、豫既平,加玄都督徐、兗、青、司、冀、幽、并七州諸軍事。

    后秦王萇聞慕容沖攻長安,會群僚議進止,皆曰:“大王宜先取長安,建立根本,然后經營四方?!比O曰:“不然。燕人因其眾有思歸之心以起兵,若得其志,必不久留關中,吾當移屯嶺北,廣收資實,以待秦亡燕去,然后拱手取之耳?!蹦肆羝溟L子興守北地,使寧北將軍姚穆守同官川,自將其眾攻新平。

    初,新平人殺其郡將,秦王堅缺其城角以恥之,新平民望深以為病,欲立忠義以雪之。及后秦王萇至新平,新平太守南安茍輔欲降之,郡人遼西太守馮杰、蓮勺令馮羽、尚書郎趙義、汶山太守馮苗諫曰:“昔田單以一城存齊。今秦之州鎮,猶連城過百,柰何遽為叛臣乎!”輔喜曰:“此吾志也;但恐久而無救,郡人橫被無辜。諸君能爾,吾豈顧生哉!”于是憑城固守。后秦為土山地道,輔亦于內為之,或戰地下,或戰山上,后秦之眾死者萬余人。輔詐降以誘萇,萇將入城,覺之而返;輔伏兵邀擊,幾獲之,又殺萬余人。

    隴西處士王嘉,隱居倒虎山,有異術,能知未然;秦人神之。秦王堅、后秦王萇及慕容沖皆遣使迎之。十一月,嘉入長安,眾聞之,以為堅有福,故圣人助之,三輔堡壁及四山氐、羌歸堅者四萬余人。堅置嘉及沙門道安于外殿,動靜咨之。

    燕慕容農自信都西擊丁零翟遼于魯口,破之。遼退屯無極,農屯藁城以逼之。遼,真之從兄也。

    鮮卑在長安城中者猶千余人,慕容紹之兄肅,與慕容陰謀結鮮卑為亂。十二月,白堅,以其子新昏,請堅幸其家,置酒,欲伏兵殺之。堅許之,會天大雨,不果往。事覺,堅召及肅,肅曰:“事必泄矣,入則俱死。今城內已嚴,不如殺使者弛出,既得出門,大眾便集?!辈粡?,遂俱入。堅曰:“吾相待何如,而起此意?”飾辭以對。肅曰:“家國事重,何論意氣!”堅先殺肅,乃殺及其宗族,城內鮮卑無少長、男女,皆殺之。燕王垂幼子柔,養于宦者宋牙家為牙子,故得不坐,與太子寶之子盛乘間得出,奔慕容沖。

    燕慕容麟、慕容農合兵襲翟遼,大破之,遼單騎奔翟真。

    燕王垂以秦長樂公丕猶據鄴不去,乃更引兵圍鄴,開其西走之路。焦逵見謝玄,玄欲征丕任子,然后出兵;逵固陳丕款誠,并述楊膺之意,玄乃遣劉牢之、滕恬之等帥眾二萬救鄴。丕告饑,玄水陸運米二千斛以饋之。

    秦梁州刺史潘猛棄漢中,奔長安。

    歷史記載/384年 編輯

    慕容垂自立為燕王

    前秦建元十九年(383)十二月,慕容垂殺苻飛龍叛秦。建元二十年(384)一月,丁零翟斌率部奉慕容垂為盟主,并勸慕容垂稱尊號。故扶余王余蔚為秦滎陽太守,與昌黎鮮卑衛駒等率眾降慕容垂。慕容垂至滎陽(今屬河南),自稱大將軍、大都督、燕王。以慕容德為車騎大將軍、范陽王,慕容楷為征西大將軍、太原王,翟斌為建義大將軍、河南王,率眾二十余萬,長驅向鄴城。一月二十日,慕容垂抵鄴城外,慕容農也引兵來會。即日,慕容垂改秦建元二十年為燕元年,立慕容寶為太子,封官拜爵,改立燕國,史稱后燕。

    慕容垂攻鄴

    后燕慕容垂元年(384)一月,慕容垂自稱燕王。旋即率軍進攻鄴城,攻破不斷出現城外郭。前秦守將長樂公苻丕退守中城。關東六州郡縣紛紛投降慕容垂。垂率丁零、烏桓等二十余萬人,架飛梯、挖地道,強攻鄴城,但久攻不下。直至后燕慕容垂二年(385)七月,苻堅死后,苻丕才率兵撤出鄴城,返回長安。燕軍進占鄴城后,慕容垂以魯王慕容和為南中郎將,鎮守鄴城。

    晉大舉伐秦

    東晉取得淝水大捷后,乘勢大舉伐秦。晉太元九年(384)一月,晉鷹揚將軍劉牢之攻克前秦譙城(今安徽毫縣)?;笡_也派上庸太守郭寶攻取秦魏興(今陜西安康西北)、上庸(今湖北竹山西南)、新城(今湖北房縣)三地。還派竟陵太守趙統進攻襄陽。同時,晉將楊佺期進據成固,擊走秦梁州刺史潘猛。于是,東晉疆域推進到淮北。

    后燕安撫冀州民

    后燕慕容垂元年(384)二月,后燕王慕容垂率兵進攻前秦重鎮鄴。此時,東胡王晏據館陶(今屬河北)聲援鄴城。鮮卑、烏桓及郡縣據塢堡自保而不歸附后燕的人也很多。慕容垂想派兵遣將去討伐。太原慕容楷對前去討伐的并將陳留王慕容紹建議,對冀州百姓以及鮮卑、烏桓部族應該以德安撫,而不宜用武力征服。慕容紹遂派人勸說王晏,陳說禍福,王晏降綠。由于受到王晏的影響,冀州、鮮卑、烏桓歸附后燕者也達幾十萬。慕容楷留其老弱,置守宰統領他們。又征發壯丁十多萬人,補充軍隊。后燕的政權逐漸鞏固。

    慕容沖平陽起兵

    前秦建元二十年(384)三月,前秦平陽太守慕容沖在平陽(今山西臨汾西南)起兵反秦,率眾二萬進攻蒲坂(今山西永濟西蒲州)。前秦王苻堅派竇沖領兵討伐慕容沖。四月,竇沖在河東襲擊慕容沖,大破慕容沖部。慕容沖率余部八千人投奔同時在華陰起兵的慕容泓。

    慕容泓建立西燕

    前秦建元二十年(384)三月,前秦北地長史慕容泓乘后燕王慕容垂攻鄴之機逃往關東,收集鮮卑殘部,眾至數千,還屯華陰(今屬陜西),擊敗前秦將軍強永。慕容泓自稱都督陜西諸軍事、大將軍、雍州牧、濟北王。秦王苻堅以雍州牧鉅鹿公苻睿為統帥,率兵五萬討伐慕容泓。四月,兩軍在華澤(今陜西華陰)相遇。前秦兵敗,統帥苻睿自殺。此時,剛被秦將竇沖擊敗的慕容沖也率兵來投奔慕容泓,慕容泓眾至十余萬。于是慕容泓致書于苻堅,請苻堅送還尚在苻堅朝中的前燕亡國之君慕容暐。苻堅大怒,但待慕容暐如初。命暐以書招諭慕容泓、慕容沖、慕容垂等。慕容暐卻秘密遣使告訴慕容泓不必顧念自己而要努力建樹大業。慕容泓于是改元燕興,建立燕國,史稱西燕。

    后秦姚萇建國

    前秦建元二十年(384)三月,慕容泓起兵反秦。秦王苻堅派鉅鹿公苻睿為統帥,龍驤將軍姚萇為司馬,討伐慕容泓。四月,兩軍戰于華澤,由于苻睿粗猛勸敵,秦軍戰敗,苻睿被慕容泓斬首。姚萇派龍驤長史趙都、參軍姜協向秦王謝罪。苻堅大怒,殺趙都、姜協。姚萇得知消息后,十分恐懼,逃棄渭水以北牧馬之地。天水(今屬甘肅)人尹緯、尹洋、南安(今甘肅隴西渭水東岸)人龐演等,紛紛糾集羌豪,共率五萬余戶歸附姚萇,共同推舉姚萇為盟主。后秦白雀元年(384)四月,姚萇自稱大將軍、大單于、萬年秦王,建元白雀,建立政權,史稱后秦。

    《大事年表》

    1月,慕容垂和翟斌合并,慕容垂自稱燕王。后燕建立。(建國八)進攻前秦鄴城。前秦慕容農造反,殺死鄴城大將石越。慕容農歸順后燕。 3月,前秦慕容泓造反,自稱濟北王。西燕建立。(建國九)前秦慕容沖造反。前秦苻睿姚萇討伐慕容泓。苻睿戰死,苻堅逼走姚萇。 4月,姚萇自稱萬年秦王。后秦建立。(建國十)慕容沖投靠慕容泓。 5月,姚萇占領前秦北地,擁兵十余萬。 6月,苻堅進攻姚萇,姚萇大敗逃跑。西燕發動政變,慕容泓被殺,慕容沖上臺。姚萇進攻苻堅,苻堅戰敗。 7月,后燕慕容麟占領中山。前秦洛陽守將苻暉放棄洛陽,帶領七萬人投奔長安。苻暉和慕容沖在驪山交戰,苻暉戰敗,慕容沖占領阿房。后燕發生翟斌事件,翟真逃跑。前秦呂 光平定龜茲。 8月,東晉謝玄北伐,占領徐州。 9月,謝玄占領兗州。慕容沖包圍長安。 10月,前秦青州守將向東晉投降。后燕基本占領河北。苻丕向東晉求和,提出以糧食換土地計劃。姚萇進攻前秦新平。 12月,苻堅殺前燕皇帝慕容昧。 6月,王猛率軍六萬討伐前燕。 8月,前燕慕容評率軍三十萬迎戰。王猛占領壺關。 10月,王猛和慕容評決戰潞川,慕容評慘敗。 11月,王猛占領鄴城,慕容昧被俘,前燕滅亡(亡國五)

    添加視頻 | 添加圖冊相關影像

    開放分類 我來補充

    互動百科的詞條(含所附圖片)系由網友上傳,如果涉嫌侵權,請與客服聯系,我們將按照法律之相關規定及時進行處理。未經許可,禁止商業網站等復制、抓取本站內容;合理使用者,請注明來源于www.dtapes.com。

    登錄后使用互動百科的服務,將會得到個性化的提示和幫助,還有機會和專業認證智愿者溝通。

    互動百科用戶登錄注冊
    此詞條還可添加  信息模塊

    WIKI熱度

    1. 編輯次數:9次 歷史版本
    2. 參與編輯人數:9
    3. 最近更新時間:2019-07-28 01:23:33

    貢獻光榮榜

    更多

    相關詞條

    互動百科

    掃碼下載APP
    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