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載中...
  • 1127年

    1127年是公元1127年,北宋靖康二年,南宋建炎元年,金天會五年。西夏元德九年,西夏正德元年;西遼延慶四年;越南天符慶壽元年;日本大治二年。

    大事記:公元1127年金滅北宋,史稱“靖康之恥”;公元1127年,趙構建立南宋,定都臨安(今浙江杭州)。

    編輯摘要

    基本信息 編輯信息模塊

    名稱: 1127年 重要事件: 靖康之變發生、北宋滅亡 宋高宗南遷臨安,建立南宋
    外文名: A.D.1127
    農 歷: 丁未年 紀 年: 靖康二年
    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

    目錄

    歷史大事/1127年 編輯

    金廢宋徽、欽二帝

    靖康二年(1127)、金天會五年一月上旬,宋欽宗第二次去金營即被扣留不放。二月六日,金太宗下詔廢宋徽宗、欽宗為庶人。大臣蕭慶催促欽宗脫掉皇袍,換上平民之衣,在場宋大臣嚇得不知所措,只有李若水大聲抗議,怒罵不已,并要欽宗堅持不換衣服。金人猛擊若水面,至昏死過去。第二天,金軍又逼迫宋徽宗及太后至金營,并下令凡宋各皇子、皇孫、后宮妃子、帝姬等全部去金營。

    金立張邦昌為帝

    靖康二年(1127)、金天會五年二月初,金扣留宋欽宗于金營的同時,放回翰林學士承旨吳開、吏部尚書莫儔回開封城召集宋廷百官,議立趙姓以外人為君主。根據金人旨意,以東京留守王時雍為首,并吳開、莫儔等提出立張邦昌為帝。邦昌(1081——1127),字子能,永靜軍東光(今河北)人。欽宗即位,為少宰,進太宰兼門下侍郎。金軍攻開封,與康王趙構質于金,主張割地乞和,深得金人賞識。王時雍等以張邦昌姓名入議狀,太常寺主簿張浚、開封士曹趙鼎、司門員外郎胡寅不肯簽名,逃入太學。御史馬伸、吳給聯合御史中丞秦檜向金要求繼立趙氏后嗣為君,揭發張邦昌罪行,認為不當立其為君主,金人大怒,執秦檜至金營。三月初七日,金人正式冊立張邦昌為帝,國號大楚。王時雍領先拜賀,吳開、莫儔、范瓊等緊隨其后。是日,天適風霾日暈,昏暗無光,張邦昌偽廷上群情沮喪,張邦昌亦做賊心虛,除拜百官都加權字。以王時雍為權知樞密院事、領尚書省,吳開權同知樞密院事,莫儔權僉書樞密院事。金人扶殖了張邦昌的傀儡政權后,就北還回朝。臨行,張邦昌前去送行。張邦昌身著赭紅色袍,張紅蓋,所過設香案起居,王時雍、吳開、莫儔等一批賣國賊緊隨其后。觀看的士庶軍民對張邦昌的賣國行徑無不咬牙切齒,痛恨不已。

    金人擄宋徽欽二帝北去

    靖康二年(1127)、金天會五年三月七日,金人扶殖的張邦昌傀儡政權正式成立后,四月一日,金將宗望、宗翰帶著被俘扣留在金營的宋徽宗、欽宗和趙氏皇子、皇孫、后妃、帝姬、宮女及大臣三千余人以及掠奪的大量金銀財寶回歸金朝。其中宗望一路帶著宋徽宗及太后、各親王、皇孫、駙馬、公主、妃嬪與康王趙構母韋妃、趙構夫人邢氏由滑州(今河南)渡黃河北去,宗翰一路帶著欽宗、欽宗后、太子、妃嬪及何栗、孫傅、張叔夜、秦檜等大臣,由鄭州(今河南)渡黃河北去。金軍離開開封時,還把宋宮中所有的法駕、鹵簿等儀仗法物、宮中用品、太清樓、秘閣、三館所藏圖書連同內人、內侍、伎藝工匠、倡優、府庫蓄積搜刮一空,席卷而去。

    高宗即位

    宋高宗趙構,徽宗第九子,大觀元年(1107)五月生,宣和三年(1121)十二月進封康王。靖康元年(1126,金太宗天會五年)十一月,金兵入侵,欽宗派他出使金營、割地求和。他剛出京城,金兵便渡河南下。他到達磁州(今河北磁縣)為知州宗澤和當地百姓所留,后來知相州(今河南安陽)汪伯彥來邀,又前往相州。閏十一月,金兵圍攻汴京開封(今河南),宋欽宗派人持蠟書至相州拜趙構為河北兵馬大元帥,同時拜知中山府(今河北定縣)陳遘為元帥,汪伯彥、宗澤為副元帥,使盡起河北兵入衛。但是趙構開府后,只派少量部隊南下,自己卻率大隊兵馬逃至大名府(今河北),隨即又往東平府(今山東),繼而再逃向濟州(今山東巨野)。是月二十五日,開封失陷,十二月初二,欽宗向金人奉上降表。次年二、三月,金廢宋徽、欽二帝為庶人,冊立張邦昌為楚帝,然后撤兵北歸。金兵一退,開封軍民和朝廷舊臣即不再擁戴張邦昌,同時各路“勤王”兵馬紛至沓來,聲討張邦昌。張邦昌只得迎宋元祐皇后入宮、垂簾聽政,并迎奉康王趙構。四月,元祐皇后手書至濟州,勸康王即帝位。五月初一,趙構于應天府(今河南商丘)登基,改元建炎,重建了宋王朝,史稱“南宋”。

    宋設御曾使司

    御營使司,簡稱御營司。靖康之變,“三衙”禁兵潰散,從各路來投隨趙構的部隊如王淵、楊惟忠的河北兵,劉光世的陜西兵,張俊、苗傅的帥府兵及降盜兵等都互不相統,缺乏統一的指揮機構。建炎元年(1127)五月,高宗即位后,遂另設御營使司以“總齊行在軍中之政”,統一編制諸軍為前、后、左、右、中五軍,稱御營五軍,其首腦御營使和副使由宰執分別兼任,屬官有參贊軍事、提舉一行事務、都統制、五軍統制等。御營司之設,不僅機構愈加重復,而且兵權轉歸宰執,使樞密院形同虛設。同時后來部隊擴大,又增設了御前五軍不受御營使統轄,也需要一個更權威的統兵機構。于是,建炎四年(1130)六月,乃詔罷御營司,兵權仍歸樞密院,接著又改御前五軍為神武軍,御營五軍為神武副軍,其將佐并屬樞密院。

    宋康王趙構開河北兵馬大元帥府

    宋康王趙構開河北兵馬大元帥府.趙構為河北兵馬大元帥,陳亨伯為元帥,汪伯彥、宗澤為副元帥。

    通鑒記載/1127年 編輯

    欽宗恭文順德仁孝皇帝靖康二年(金天會五年)

    春,正月,辛卯朔,詣延福宮朝太上皇帝。命濟王栩、景王杞出賀金二帥、二帥亦遣人入賀。

    高麗遣使如金賀正朔,自后歲以為常。

    壬辰,金人復趣召康王,遣中書舍人張徵赍詔以行,以前此曹輔往迎,不見王而還故也。

    癸巳,康王次東平府。

    金元帥宗翰、宗望遣人奏捷,并呈帝之降表。

    詔使出割兩河地,民堅守不奉詔,凡累月,金人止得石州。甲午,詔兩河民開門出降。

    乙未,有大星出建星西南,流入于濁沒。

    金知樞密院事劉彥宗,上表請復立趙氏,金主不聽。

    丁酉,雨木冰。

    己亥,陰曀,風迅發。夜,西北陰云中有光如火。

    庚子,帝復詣青城。時金人索金銀益急,欲縱兵入城。帝以問蕭慶,慶曰:“須陛下親見元帥乃可?!钡塾须y色,何?、李若水以為無虞,勸帝行。帝乃命孫傅輔太子監國,而與?、若水等往。唐恪聞之曰:“一之為甚,其可再乎!”合門宣贊舍人吳革亦白?曰:“天文帝座甚傾,車駕若出,必墮敵計?!?不聽。

    辛丑,帝留青城。鄆王楷、何?、馮澥、曹輔、吳開、莫儔、孫覿、譚世積、汪藻皆分居青城齋宮,馀并令先歸。初,帝約五日必還,至是民以金銀未足,各竭其家所有獻之。有福田院貧民,亦納金二兩,銀七兩。而金人來索不已,于是增侍郎官二十四員再根括,又分遣搜掘戚里、宗室、內侍、僧道、伎術、倡優之家。

    帝在青城,舍于親王位,供張蕭然,饋餉不繼。金人持兵守閽,維以鐵繩,夜則然薪擊柝,傳呼達旦。群臣相顧失色,帝每對之流涕。

    乙巳,籍梁師成家。

    丙午,太學生徐揆詣南薰門,以書白守門者,乞達二帥,請車駕還闕。二帥取揆赴軍中詰難,揆厲聲抗論,為所殺。

    是日,通奉大夫劉韐死于金營。

    韐為河東割地使,金人令仆射韓正館之僧舍,謂曰:“國相知君,今用君矣?!表k曰:“偷生以事二姓,有死不為也?!闭唬骸败娭凶h立異姓,欲以君為正代。與其徒死,不若北去取富貴?!表k仰天大呼曰:“有是乎!”乃書片紙曰:“貞女不事二夫,忠臣不事二君。況主憂臣辱,主辱臣死,此予所以不敢偷生也!”使親信持歸,報其子子羽等,即沐浴更衣,酌卮酒而縊。金人嘆其忠,瘞之寺西岡上,遍題窗壁以識其處。凡八十日,乃就斂,顏色如生。

    丁未,大霧四塞,金人下含輝門剽掠,焚五岳觀。

    副元帥宗澤自大名至開德,與金人十三戰,皆捷,遂以書勸康王檄諸道兵會京城。又移會北道總管趙野、兩河宣撫范訥、知興仁府曾楙合兵入援。三人皆以澤為狂,不答。澤遂以孤軍進至衛南,先驅云前有敵營,澤揮眾直前,連戰,敗之,轉戰而東。敵益生兵至,澤將王孝忠戰死,前后皆敵壘,澤下令曰:“今日進退等死,不可不死中求生?!笔孔渲厮?,無不一當百,斬首數千,金人大敗,退卻數十里。澤計其勢必復來,乃亟徙其營,金人夜至,得空營,大驚,自是憚澤,不敢復出兵。澤出其不意,遣兵過大河襲擊,又敗之。

    二月,辛酉朔,帝在青城。都人日出迎駕,而宗翰不遣。

    丙寅,金主詔廢帝及上皇為庶人。蕭慶促帝易服。從臣震懼,不知所為,李若水獨持帝曰:“陛下不可易服!”金人曳之去,若水大呼曰:“若輩不得無禮!”因加丑詆,金人擊之破面,氣結仆地,良久乃蘇。

    是夜,金人塹南薰門,令吳開、莫儔入城,推立異姓堪為人主者。先是宗翰欲留蕭慶守汴,又有推劉彥宗者,二人辭不敢當,遂有別擇之議。

    丁卯,范瓊逼上皇及太后赴金營,上皇曰:“若以我為質,得皇帝歸保宗社,亦無所辭?!庇秩∮宓陡稄某?,乃御犢車出南薰門。上皇頓足輿中曰:“事變矣!”呼取佩刀,已被搜去。宗望令其禮部侍郎劉思來易服,以鐵騎擁之而去。都人號哭,瓊立斬數人以徇。

    金人以內侍鄧述所具諸皇子及后宮位號,盡取入軍。時肅王樞已出質,鄆王楷等九人先從帝在青城,于是安康郡王楃等九人及王貴妃、喬貴妃、韋賢妃諸后宮,康王夫人邢氏與王夫人、帝姬暨上皇十四孫皆出,唯廣平郡王捷匿民間,金人檄開封尹徐秉哲取之,迄不免。

    是日,孫傅率百僚申狀金二帥,請立皇太子為君,金人不聽。

    金人迫上皇令召皇后、太子,孫傅留太子不遣,吳開、莫儔督脅甚急,范瓊恐變生,以危言詟衛士,辛未,遂擁皇后、太子共車而出。孫傅曰:“吾為太子傅,當同生死?!彼煲粤羰厥赂锻鯐r雍,從太子出,至南薰門,守門人不許,傅遂宿門下以待命。

    李若水在金營旬日,罵不絕口,乃裂頸斷舌而死。金人相與言曰:“遼國之亡,死義者十數,南朝唯李侍郎一人?!比羲O死無怖色。副使相州觀察使王履亦死之。

    是日,留守王時雍召百官會議所立,眾欲舉在軍前者一人。左司員外郎宋齊愈適自外至,或問以敵意所在,齊愈寫張邦昌三字示之,議遂定。時不書議狀者,唯孫傅、張叔夜,金人遂取二人往軍中。太堂寺主簿張浚、開封士曹趙鼎、司門員外郎胡寅皆逃入太學,不書名。

    癸酉,王時雍、梅執禮召百官、士庶、僧道、軍民集議推戴事。時孫傅、張叔夜已出,獨時雍主其事,恐百官不肯書,乃先自書以率之,百官亦隨以書。御史馬伸獨奮曰:“吾曹職為諍臣,豈容坐視!”乃與御史吳給約中丞秦檜共為議狀,愿復嗣君以安四方,檜不答。有頃,伸稿就,首以呈檜。檜猶豫,伸率同僚合詞立請,檜不得已始書名。伸遣人馳達金軍,并論張邦昌當上皇時蠹國亂政以致傾危之罪。吳開、莫儔持狀詣軍前。明日,赍金牒至,言已據所由奏本國,冊立張相為皇帝訖,令取冊寶及一行冊命禮數。

    乙亥,金人取秦檜并太學生三十人,博士、正、錄十員;何已下隨駕在軍前人,并取家屬。

    庚辰,康王如濟州。

    時王有眾八萬,屯濟、濮諸州,高陽關路安撫使黃潛善,總管楊惟忠,亦部兵數千至東平,王遣真定總管王淵以三千人入衛宗廟。金人聞之,遣甲士及中書舍人張徵赍蠟詔自汴京至,命王以兵付副帥而還京。王問計于左右,后軍統制張俊曰:“此金人詐謀耳。今大王居外,此天授,豈可徒往!”王遂如濟州。

    既而金人謀以五千騎取康王,呂好問聞之,遣人以書白王曰:“大王之兵,度能擊之;不然,即宜遠避?!鼻已裕骸按笸跞舨蛔粤?,恐有不當立而立者?!?/p>

    癸未,城內復以金七萬五千八百兩、銀一百十四萬五千兩、衣緞四萬八十四匹納軍前。

    觀文殿大學士、中太一宮使唐恪自殺。時金人逼百官立張邦昌,恪既書名,仰藥而死。

    乙酉,金人以括金未足,殺戶部尚書梅執禮,侍郎陳知質,刑部侍郎程振,給事中安扶,梟其首,乃下令曰:“根據官已正典刑,金銀或尚未足,當縱兵自索?!奔榷鴿h軍都統劉彥宗言于宗翰、宗望曰:“蕭何入關,秋毫無犯,惟收圖籍。遼太宗入汴,載路車、法服、石經以歸,皆令則也?!弊诤驳阮H納其言。

    丁亥,知中山府陳遘為部將沙振所害,帳下卒執振殺之。

    是日,建寧宮火。元佑孟皇后徒步出居相國寺前通直郎、軍器監孟忠厚家。時六宮有位號者皆北徙,惟后以廢得存。

    戊子,夜,白氣貫斗。

    三月,辛卯朔,帝在青城。張邦昌由南薰門入居尚書令廳。

    丁酉,金人奉冊寶立張邦昌,百官會于尚書省。邦昌泣,即上馬,至西府門,佯為忄昬憒欲仆,立馬,少蘇,復號慟,導至宣德門西闕下,入幕次,復慟。金人持御衣紅傘來,設于次處。邦昌出次外,步至御街褥位,望金國拜舞,跪受冊,略曰:“咨爾張邦昌,宜即皇帝位,國號大楚,都金陵?!卑畈t傘還次訖,金人揖,上馬出門,百官引導如儀。邦昌步入自宣德門,由大慶殿至文德殿前,進輦,卻勿御,步升殿于御床西側,別置一椅,坐受軍員等賀訖,文武合班,邦昌乃起立,遣合門傳云:“本為生靈,非敢竊位?!眰髁钗鸢?。王時雍等懇奏,傳云:“如不蒙聽從,即當歸避?!睍r雍率百官遽拜,邦昌但東面拱立?!?/p>

    合門宣贊舍人吳革,恥屈節異姓,率內親事官數百人,皆先殺其妻孥,焚所居,舉義兵東門外。范瓊詐與合謀,令悉棄兵仗,乃從后襲之,殺百馀人,執革,脅以從逆。革罵不絕口,引頸受刃,顏色不變,并其子殺之;又擒斬十馀人。

    是日,風霾,日暈無光,百官慘沮,邦昌亦變色,惟時雍及吳開、莫儔、范瓊等,欣然以為有佐命功。邦昌心不安,拜官皆加權字。大抵往來議事者,開、儔也;逼逐上皇以下者,時雍、秉哲也;脅懼都人者,范瓊也;遂皆擢用。

    邦昌見百官稱予,手詔曰手書。雖不改元,而百官文移必去年號。權僉書樞密院事呂好問所行文書,獨稱靖康二年。百官猶未以帝禮事邦昌,唯時雍每言事,稱“臣啟陛下”;又勸邦昌坐紫宸、垂拱殿以見金使,好問爭之,乃止。時雍復議肆赦,好問曰:“四壁之外,皆非我有,將誰赦邪!”乃但赦城中,而選郎官為四方密諭使。

    庚子,金人復來取宗室,徐秉哲令坊巷五家為保,毋得藏匿,凡三千馀人,悉令押赴軍前,衣袂連屬而往。濟王夫人曹氏,避難它出,捕而拘之柜中,舁以出城。開封府捉事使臣竇鑒曰:“生為大宋之臣,何忍以大宋宗族交與敵人!”自縊而死。

    乙巳,張邦昌往青城見二帥致謝,且面議七事:一、乞不毀趙氏陵廟;二、乞免取金帛;三、乞存留樓櫓;四、乞俟江寧府修繕畢,三年內遷都;五、乞五日班師;六、乞以帝為號,稱大楚帝,七、乞借金銀犒賞。皆許之。又請歸馮澥、曹輔、路允迪、孫覿、張澄、譚世積、汪藻、康執權、元可當、沈晦、黃夏卿、鄧肅、郭仲荀、太學、六局官、秘書省官,亦從之。唯何?、孫傅、張叔夜、秦檜、司馬樸等,令舉家北遷。

    癸丑,金人歸馮澥等,且令權止根括金帛。

    丁巳,張邦昌率百官詣南薰門、五岳觀內,望軍前遙辭二帝。邦昌哭,百官軍民皆哭,有號絕不能止者。

    是日,金帥宗望退師,道君皇帝北遷,寧德皇后及諸親王、妃嬪以下,以牛車數百乘由滑州進發,行皆生路,無人跡,至真定府,乃入城。

    戊午,金兵下城,盡逐南師,分四壁屯守。張邦昌詣金營辭,服赭袍,張紅傘,所過起居并如常儀,從行者王時雍、徐秉哲、吳開、莫儔。

    夏,四月,庚申朔,金帥宗翰退師,帝北遷,皇后、皇太子皆行,由鄭州路進發。凡法駕、鹵簿,皇后以下車輅、鹵簿、冠服、禮器、法物、大樂、教坊樂器、祭器、八寶、九鼎、圭璧、渾天儀、銅人、刻漏、古器、景靈宮供器,太清樓、秘閣、三館書,天下州府圖及官吏、內人、內侍、技藝工匠、倡優,府庫蓄積,為之一空。帝在軍中,頂青氈笠,乘馬,后有監軍隨之,自鄭門而北,每過一城,輒掩面號泣。

    初,金人將還,議留兵以衛邦昌,呂好問曰:“南北異宜,恐北兵不習風土,必不相安?!苯鹑嗽唬骸傲粢回惱战y之可也?!焙脝栐唬骸柏惱召F人,有如觸發至病,則負罪亦深?!苯鹑四瞬涣舯?。

    宗澤在衛,聞二帝北狩,即提軍趨滑,走黎陽,至大名,欲徑渡河,據金人歸路,邀還二帝,而勤王之兵卒無一至者,遂不果。

    甲子,張邦昌迎元佑皇后于私第,入居延福宮。

    呂好問謂邦昌曰:“相公真欲立邪,抑姑塞敵意而徐為之圖邪?”邦昌曰:“是言何也?”好問曰:“相公知中國人情所向乎?特畏女直兵威耳。女直既去,能保如今日乎?大元帥在外,元佑皇后在內,此殆天意。盍亟還政,可轉禍為福。且省中非人臣所處,宜寓直殿廬,毋令衛士夾陛。敵所遺袍帶,非戎人在弗服。車駕未還,所下文書不當稱圣旨。為今計者,當迎元佑皇后,請康王早正大位,庶獲保全?!卑畈詾槿?,乃迎元佑皇后入延福宮,尊為宋太后。其冊文有曰:“尚念宋氏之初,首崇西宮之禮?!鄙w用太祖即位迎周太后入西宮故事。識者有以覘邦昌之意,非真為趙氏也。

    郭京自都城走,沿路稱撒豆成兵,假幻惑眾,至襄陽,有眾千馀,屯洞山寺,欲立宗室為帝。錢蓋、王襄及張思正等止之,不從。會有自汴來者,具說京欺罔事,思正囚京,刺殺之。

    丙寅,張邦昌遣其甥吳何及王舅韋淵同赍書于康王,大略言:“臣封府庫以待,臣所以不死者,以君王之在外也?!蓖跽俸蔚?,飲以酒,賜予良厚。

    丁卯,謝克家以邦昌之命,赍玉璽至大元帥府,其篆文曰“大宋受命之寶”。耿南仲、汪伯彥等引克家捧寶跪進,王謙拒再三,慟哭不受,命伯彥司之。

    監察御史馬伸上書,請張邦昌易服歸省,庶事稟取太后命令而后行,仍速迎奉康王歸京,庶幾中外釋疑,轉禍為福,且曰:“如以伸言為不然,即先次就戮。伸有死而已,必不敢輔相公,為宋朝叛臣也!”邦昌讀其書,氣沮。戊辰,降手書,請元佑皇后垂簾聽政,以俟復辟。書既下,中外大悅。追回諸路赦文,并毀所立宋太后手書不用。

    元佑皇后遣尚書左丞馮澥為奉迎使,權尚書右丞李回副之,持詔往濟州迎康王。王覽書,命移檄諸道帥臣,具言張邦昌恭順之意,以未得至京,已至者毋輒入。

    庚午,太后御內東門小殿,垂簾聽政,張邦昌以太宰退處資善堂,群臣詣祥曦殿起居太后畢,邦昌服紫袍,獨班歸兩府幕次。自僭位號至是凡三十三日。

    壬申,在京文武百官上表康王勸進,宗澤亦以狀申請,王不許。

    甲戌,太后手書告天下曰:“比以敵國興師,都城失守,祲纏宮闕,既二帝之蒙塵,誣及宗祊,謂三靈之改卜。眾恐中原之無統,姑令舊弼以臨朝,扶九廟之傾危,免一城之慘酷。乃以衰癃之質,起于閑廢之中,迎置宮闈,進加位號,舉欽圣已還之典,成靖康欲復之心。永言運數之屯,坐視家邦之覆,撫躬獨在,流涕何從!緬維藝祖之開基,實自高穹之眷命,歷年二百,人不知兵,傳序九君,世無失德。雖舉族有北轅之釁,而敷天同左袒之心。乃眷賢王,越居近服,已徇群臣之請,俾膺神器之歸,繇康邸之舊籓,嗣我朝之大統。漢家之厄十世,宜光武之中興;獻公子之九人,唯重耳之尚在。茲為天意,夫豈人謀!尚期中外之協心,同定安危之至計,庶臻小愒,漸底丕平?!?/p>

    乙亥,金人破陜州,武經郎、權知州事種廣死之,統領軍馬劉逵戰死,其屬朱弁、孫旦悉遇害。

    丁丑,元佑皇后手書至濟州,百官上表勸進??低醮鹨再谷刖┏枪]宗廟時,若鑾輿未返,即撫定軍民,權聽國事。

    直龍圖閣、東道副總管、權應天府朱勝非至濟州。

    先是金分兵侵應天,勝非逃匿民間。會宣總司前軍統制、嘉州防御使韓世忠、將軍楊進擊破之,勝非復出視事。至是以軍赴帥府,衛王如南。

    庚辰,王發濟州。劉光世以所部來會,以光世為五軍都提舉。路允迪、范宗尹自京師奉迎進發。辛巳,次單州,趙子崧、何志同以兵來會。壬午,王至虞城。癸未,至南京,駐軍府治。甲午,王率僚屬詣鴻慶宮,朝三殿御容,哭移時。乙酉,王時雍等奉乘輿服御至南京,張邦昌繼至,伏地慟哭請死,王以客禮見,且撫慰之。

    丙戌,金以六部路都統完顏昌為元帥左監軍,以南京路都統棟摩為元帥左都監。

    相關文獻

    添加視頻 | 添加圖冊相關影像

    互動百科的詞條(含所附圖片)系由網友上傳,如果涉嫌侵權,請與客服聯系,我們將按照法律之相關規定及時進行處理。未經許可,禁止商業網站等復制、抓取本站內容;合理使用者,請注明來源于www.dtapes.com。

    登錄后使用互動百科的服務,將會得到個性化的提示和幫助,還有機會和專業認證智愿者溝通。

    互動百科用戶登錄注冊
    此詞條還可添加  信息模塊

    WIKI熱度

    1. 編輯次數:19次 歷史版本
    2. 參與編輯人數:14
    3. 最近更新時間:2019-07-25 21:43:47

    相關詞條

    互動百科

    掃碼下載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