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載中...
  • 西秦”是個多義詞,全部含義如下:

    糾錯 | 編輯多義詞

    西秦[五胡十六國朝代]

    西秦(385年—431年),十六國之一。隴西鮮卑族(一說屬貲虜)首領乞伏國仁所建。都苑川(今甘肅蘭州西固)。其國號“秦”以地處戰國時秦國故地為名?!妒鶉呵铩肥加梦髑刂Q,以別于前秦和后秦,后世襲用之 。385年,鮮卑酋長乞伏國仁在隴西稱大單于,又被前秦封為苑川王,都勇士川(今甘肅榆中)。388年,其弟乞伏乾歸立,稱大單于,河南王,遷都金城(今甘肅蘭州西)。400年國滅于后秦,409年復國,改稱秦王,遷都苑川。乞伏熾磐又遷都枹罕(今甘肅臨夏市東北)。最盛時期,其統治范圍包括甘肅西南部,青海部分地區。歷四主,共三十七年。431年被夏國所滅。

    編輯摘要

    目錄

    簡介/西秦[五胡十六國朝代] 編輯

    鮮卑乞伏氏在漢魏時自漠北南出大陰山,遷往隴西并定居于此。前秦主苻堅在位時,乞伏鮮卑酋長乞伏司繁被命為鎮西將軍,鎮勇士川(今甘肅榆中東北)。司繁死,子國仁代鎮。淝水之戰后,苻堅敗亡,國仁招集諸部,眾至十余萬。385年,國仁自稱大將軍、大單于、領秦河二州牧,筑勇士城為都(在勇士川內,即后苑川郡城),史稱西秦。 388年六月國仁死,弟乾歸繼位,稱河南王,遷都金城(今蘭州市西固區)。

    394年前秦主苻登敗死,乾歸盡有隴西之地,改稱秦王。400年遷都苑川。同年敗于姚興,遂降附后秦,為其屬國。407年乾歸被姚興留居長安,兩年后回到苑川,復稱秦王。

    412年乾歸為兄子公府所殺,子乞伏熾磐繼位,稱河南王,遷都臨夏。414年攻滅南涼,十月改稱秦王。431年(永弘四年)一月,大夏赫連韋伐率兵進圍南安,熾磐子暮末降夏,西秦滅亡。 [1]

    歷史/西秦[五胡十六國朝代] 編輯

    淵遠流長,遷徙興起

    昔有如弗斯、出連、叱盧三部,自漠北南出大陰山,遇一巨蟲于路,狀若神龜,大如陵阜,乃殺馬而祭之,祝曰:“若善神也,便開路;惡神也,遂塞不通?!倍矶灰?,乃有一小兒在焉。時又有乞伏部有老父無子者,請養為子,眾咸許之。老父欣然自以有所依憑,字之曰紇干。紇干者,夏言依倚也。年十歲,驍勇善騎射,彎弓五百斤。四部服其雄武,推為統主,號之曰乞伏可汗托鐸莫何。托鐸者,言非神非人之稱也。其后有佑鄰者,即乞伏國仁五世祖也。佑鄰死,子結權立,徙于牽屯。結權死,子利那立,利那死,弟祁埿立。祁埿死,利那子述延立。討鮮卑莫侯于苑川,大破之,降其眾二萬余落,固居苑川。述延死,子傉大寒立。會石勒滅劉曜,懼而遷于麥田無孤山。大寒死,子司繁立,始遷于度堅山。

    敗于王統,降于前秦

    371年(建元七年),前秦將王統來攻,司繁率3萬騎拒統于苑川。統潛襲度堅山,部民5萬落悉降于統。司繁歸降于前秦主苻堅,被封為南單于,留之長安。又以司繁叔吐雷為勇士護軍,撫其部眾。373年(建元九年),苻堅令司繁回鎮勇士川(今甘肅榆中東北)。次年,前秦擊滅前涼張氏,占有河西、隴右。是年,司繁卒,子國仁立。乞伏國仁繼承父業,仍為前秦鎮西將軍,借前秦之威,逐漸發展自己的勢力。

    淮南折戟,舉旗叛秦

    383年(建元十九年),苻堅一面遣呂光征西域,另一面又征集全國丁壯,南擊東晉。以乞伏國仁為前將軍,領先鋒騎,淝水之戰前夕,國仁叔步頹反于隴西,苻堅即遣國仁率軍還擊。國仁與其叔同謀,欲霸一方。不久,傳來苻堅淝水大敗的消息。國仁“招集諸部,有不附者,討而并之,眾至十余萬”。

    建制改元,裂土開基

    385年(建元廿一年)九月,乞伏國仁自稱大都督、大將軍、大單于、領秦、河二州牧,改元建義。并分其地置武城、武陽、安固、武始、漢陽、天水、略陽、川、甘松、匡朋、白 馬、苑川十二郡,筑勇士城(在勇士川內,即后苑川郡城)而都之,史稱西秦。

    388年(西秦建義四年)六月,國仁卒,群臣以國仁子公府年幼,推國仁弟乾歸為大都督、大將軍、大單于、河南王。遷都金城(今甘肅蘭州西北)。 改元太初,“置百官,仿漢制”,逐漸任用隴右一些漢族豪強。并由勇士城遷都至金城(今蘭州市西北),連續出兵降服鄰近諸部,“于是秦、涼、鮮卑、羌、胡多附乾歸”。疆域西至金城、苑川,東暨南安、平襄,北抵牽屯,南達枹罕。后枹罕雖為后涼呂光所奪,但西秦在東面的勢力卻有所發展。394年前秦主苻登敗死,遣涼州牧乞伏軻彈、秦州牧乞伏益州、立州將軍越質詰歸率3萬騎,擊敗前秦和仇池氐隴西王楊定的4萬聯軍,殺楊定及苻崇,斬首17000級,使乾歸“盡有隴西、巴西之地”。十二月,乾歸改河南王為秦王,史稱西秦。中央置尚書省、門下省,進一步漢化。同時,保留大單于號,以便于統治境內眾多其它民族;保存大將軍號,便于掌握兵權。后屢與后涼發生戰爭,并聯絡南涼禿發氏以抗擊后涼。又出兵擊敗南邊的吐谷渾視署。

    國亡身降,歸義后秦

    西秦太初十三年【元始400歲年】正月,乾歸因所居金城南景門崩,惡之,遂遷還于苑川。這時,后秦的勢力進一步西進,直接威脅著西秦。自太初九年后秦奪去上邽,原西秦越質詰歸、休官權千成等先后降后秦,姚興以姚碩德為秦州牧,積極準備西擊乾歸。是年(400歲年)五月,后秦主興與其將碩德率軍五萬,從南安峽(今甘肅張家川西)向西進攻西秦。乾歸帥諸將拒之于隴西。姚興則潛軍走絕道深入,乾歸聞姚興軍將至,對諸將說:“吾自開基以來,屢摧勍(qing)敵,乘機藉算,舉無遺策。今姚興盡中國之師,軍勢甚盛。山川阻狹,無縱騎之地,宜引師平川,伺其怠而擊之。存亡之機,在斯一舉,卿等戮力勉之。若梟翦姚興,關中之地盡吾有之?!睆那瑲w這番話,可知后秦這次西進,盡全國之力,軍勢甚盛,而乾歸雖然因屢勝而有驕色,但也知道此役乃決定西秦存亡的關鍵一仗。為了實現引師平川的作戰方針,乾歸令其衛將軍慕兀(《晉書》作“慕 容?!保┞手熊姸f屯于柏陽(今甘肅清水西南),鎮軍將軍羅敦將外軍四萬遷于侯辰谷(在柏陽附近),自率輕騎數千以候姚興軍至。會大風昏霧,與中軍慕兀相失,為姚興軍所逼,走投外軍羅敦。第二日晨,乾歸整軍與后秦軍大戰,為姚興擊敗,走還苑川,其部眾三萬六千皆降于后秦。姚興進軍枹(fú)罕。時乾歸由苑川棄金城,謂諸將曰:“吾才非命世……叨竊名器,年逾一紀,負乘致寇,傾喪若斯!今人眾已散,勢不得安,吾欲西保允吾(今青海樂都西南),以避其鋒。若方軌西邁,理難俱濟,卿等宜安土降秦,保全妻子?!辈勘姴辉?,乾歸說:“吾將寄食以終余年,若天未亡我,庶幾異日克復舊業,復與卿等相見,今相隨而死,無益也?!庇谑乔瑲w獨引數百騎奔允吾,降南涼禿發利鹿孤。利鹿孤待以上賓之禮,處之于晉興城。后乾歸與南羌叛,為利鹿孤(禿發利鹿孤)所知,乾歸乃送子熾磐于西平。八月,南奔枹罕,降后秦。十一月,乾歸至長安,姚興署其為“鎮遠將軍、河州刺史、歸義侯,復以其部眾配之”。

    這樣,西秦從公元385年稱制建元,至400年為后秦所吞并,凡歷十五年。西秦雖然滅亡,但其在隴右的實力,即以隴西鮮卑為主的勢力仍然存在。我們之所以說西秦此時已亡于后秦,是因為西秦與南涼、北涼、西涼之降于后秦不同,它確為后秦用軍事力量所擊滅,原國土為后秦所據,分設郡縣,任命郡守;西秦主也出奔南涼,又投后秦為一方州牧(河州刺史),受封亡國屈身的歸義侯。至于南涼、北涼和西涼向后秦稱臣納貢,僅名義上的臣屬關系,其國內一切內政、外交均自主,與西秦亡于后秦之事有實質的不同。由于后秦姚興還想利用乾歸父子在隴右的潛在勢力,以鞏固和擴大他在河隴的統治,故對乾歸父子及原西秦的勢力采取籠絡的政策,保存了他們的實力,“復以其部眾配之”。這就為以后乾歸父子復國創造了條件。

    西秦之亡于后秦,不是一次偶然的事件,而是有其必然的因素。首先,乞伏氏建立的西秦政權主要依靠隴西鮮卑各部貴族,以軍事征服為手段,合并各地方實力派所組成,故其內部經常發生各地地方實力派叛服無常的情況,政權還不十分鞏固。乞伏氏雖然也注意了與隴右漢族豪門士族的結合,但這種結合還剛開始。同時,其內部的經濟狀況,處于各鮮卑部落由游牧向農業定居的轉化過程之中,經濟實力遠比不上據有關中的后秦。無怪乎《晉書·載記·姚興上》多次提到,后秦占領隴右后,“軍無私掠,百姓懷之”;取后涼姑臧后,“祭先賢,禮儒哲,西土悅之”。此中多有溢美之處,但也反映漢化較早的后秦,進入河隴是頗得該地區廣大漢族豪門及人民支持的。其次,西秦僅據隴右西部,四面強敵壓境,西有后涼、南涼,南有吐谷渾,東有后秦。乞伏氏統治者在公元400年以前,又專與后涼、吐谷渾連年征戰,忽視了西進的后秦,以致在后秦大軍壓境的情況下,一戰潰散而亡命南涼,西秦淪喪亡國。從此,乞伏氏集團在后秦的統治下開始了其新的歷史。

    西秦復國,走向極盛

    409年(后秦弘治十一年)乾歸以熾磐留守枹罕,二月乞伏乾歸逃回苑川,招集三萬人馬,遷到度堅山。下臣勸乞伏乾歸稱王,乞伏乾歸因為力量單薄不同意。下臣們極力請求說:“天道和符歷相應,即使衰敗的也一定會興旺;圖表所遣棄的,即使成功了也一定會失敗。袁紹的軍隊不少,曹操使用策略,使袁紹四州瓦解。王尋、王邑的兵力強盛,光武帝劉秀大顯身手,亡新就作鳥獸散。這是天命不能憑空強求,符錄不能有非分之想。姚興氣數將盡,我們否極泰來,趁此機遇,實在是圣人的事?,F在我們有三萬人馬,足可以統治秦隴,平定洮河。陛下順應天命第二次興起,四海仰望,豈能固守謙虛,不以國家為本!希望陛下應時登上王位,以副眾望?!逼蚍瑲w聽從了他們的建議。僭稱秦王,西秦再度復國,并大赦境內罪犯,改年號為更始。設置百官,公卿以下都恢復原位。

    西秦更始二年(410),乞伏乾歸派遣乞伏熾磐討伐薄地延,軍隊駐扎在煩于,薄地延帶領軍隊出來投降,被任為尚書。乞伏乾歸把薄地延的部落遷移到苑川。乞伏乾歸又派隴西羌昌何攻克后秦金城郡,任命其驍騎將軍乞伏務和為東金城太守。乞伏乾歸還都苑川,又攻克后秦略陽、南安、隴西各郡,把二萬五千戶遷移到苑川、枹罕。姚興沒有力量向西討伐,又擔心乞伏乾歸成為邊境上的禍患,就派使者暫任乞伏乾歸為使持節、散騎常侍、都督隴西嶺北匈奴雜胡諸軍事、征西大將軍、河州牧、大單于、河南王。乞伏乾歸正在圖謀河西,權且接受了這些封號,就向姚興稱臣。

    西秦更始三年(411),派乞伏熾磐和他的次子中軍乞伏審虔率領一萬步兵騎兵攻打南涼景王禿發傉檀,軍隊渡過黃河,在嶺南打敗了禿發傉檀的太子禿發武臺,繳獲十多萬牛馬回來。又在伯陽堡攻克姚興的別將姚龍,在水洛城攻克王憬,把四千多戶遷徙到苑川,三千多戶遷徙到譚郊。西秦更始四年(412),乞伏乾歸率領步兵騎兵三萬人在枹罕攻打西羌彭利發,軍隊駐扎在奴葵谷,彭利發丟棄部眾往南逃跑。乞伏乾歸派將領乞伏公府在清水追上彭利發并殺了他。乞伏乾歸進入枹罕,收納了羌人一萬三千戶。接著率領二萬騎兵在赤水討伐吐谷渾支統阿若干,把他們打得大敗并使他們投降。

    同年二月,乾歸遷都譚郊(今甘肅省臨夏市西北)。率騎2萬敗吐谷渾別統阿若干于赤水,又攻奪南涼三河郡。疆域東迄平襄、略陽,西至金城、白土,南抵層城、赤水,北達度堅山以北。乞伏乾歸在五溪畋獵,有梟鳥停留在他手上,乞伏乾歸非常憎惡。

    同年六月,乞伏乾歸被其兄子乞伏公府所殺,被殺的還有乞伏乾歸的十幾個兒子。乞伏公府逃到大夏固守。乞伏熾磐和弟弟廣武將軍乞伏智達、揚武將軍乞伏木奕于討伐乞伏公府。乞伏公府敗逃,乞伏智達等人在嵻崀南山追上并抓住了他,連同他的四個兒子,在譚郊把他們車裂。把乞伏乾歸安葬在袍罕,謚號武元王,乾歸共在位二十四年。其子熾磐于八月襲位,改元永康,自稱大將軍、河南王。承父遺策,籠絡隴右漢、羌等,重用漢族豪門、俊杰之士,鞏固了政權。

    永康三年(414),有五色云在南山上升起。乞伏熾磐認為這是自己的吉兆,非常高興,對大臣們說:“我今年應該能平定天下,大業就要告成了!”于是整修武器,訓練兵馬,以等待天下大亂。他聽說禿發傉檀向西征討乙弗,揮劍而起說:“可以行動了!”率領二萬步兵騎兵襲擊南涼都城樂都。禿發傉檀的太子禿發武臺倚仗城垣抵抗守衛,乞伏熾磐攻打,十天就攻克。于是進入了樂都,論功行賞,各有不同。派遣平遠將軍犍虔率領五千騎兵追擊禿發傉檀,把乞伏武臺和他的文武百官以及一萬多戶百姓遷徙到枹罕。禿發傉檀于是投降,南涼滅亡,禿發傉檀被暫任為驃騎大將軍、左南公。隨從禿發傉檀的文武百官,按照才干選授或提拔官職。乞伏熾磐兼并禿發傉檀以后,兵強地廣,設置百官,立妻子禿發氏為王后。十月改稱秦王。繼又逐北涼沮渠氏勢力出湟水流域,并不時向河西進攻,擄掠人口。

    西秦興盛時期,所轄面積從甘肅武威到天水、隴南及青海東部,共11州、30郡、48縣、二護軍。

    對外縱橫捭闔,東征西討,使西秦進入極盛時期。西秦的存在及興盛,對于隴右地區經濟、文化的發展以及各民族之間的融合,均具有重大意義。

    但西秦的強盛并未能維持多久,內憂外患接踵而至,迅速走向衰亡。

    暮末繼位,西秦衰亂

    428年六月,熾磐病死,其子乞伏暮末即繼位,改元永弘。同月,乞伏暮末葬父乞伏熾磐于武平陵,上廟號為太祖。乞伏暮末任命右丞相乞伏元基為侍中、相國、都督中外諸軍事、錄尚書事等職務;同時任命鎮軍大將軍、河州牧乞伏謙屯為驃騎大將軍;征召安北將軍、涼州刺史段暉為輔國大將軍、御史大夫;任命叔父、右禁將軍乞伏千年為鎮北將軍、涼州牧,鎮守湟河;又任命征北將軍乞伏木弈干為尚書令、車騎大將軍;任命征南將軍乞伏吉毗為尚書仆射、衛大將軍。

    北涼國主沮渠蒙遜利用乞伏熾磐去世的機會,進攻西秦所屬的西平,西平太守對前來攻城的沮渠蒙遜說:“殿下如果能夠先攻取樂都,那么西平一定會歸附殿下。假如我望風而降,英明君主也看不起這樣的守將?!本谇蛇d于是放棄西平,改變方向去進攻樂都。西秦相國乞伏元基率領騎兵三千人救援樂都。乞伏元基的援兵剛剛進城,沮渠蒙遜的大軍也開到了城下,開始攻擊,很快就攻陷了樂都外城;切斷了樂都城的水源,城中有一半以上的人死于饑渴。東羌部落酋長乞提原來跟隨乞伏元基救援樂都,卻暗中與城外的北涼軍隊勾結,從城上拋下繩索,從內部牽引北涼士卒登城,很快登城的北涼軍士達百余人,他們大聲吶喊,縱火焚燒城門,乞伏元基率領左右親軍奮力抗擊,北涼的軍隊才被打退。

    最初,乞伏熾磐重病時,曾對乞伏暮末說:“我死以后,你能夠保住國土不失,就已經不錯了。沮渠成都一向得到沮渠蒙遜的信任和重用,你應該把他送回國去?!边@時,乞伏暮末遣使來到沮渠蒙遜的營中,答應歸還沮渠成都,請求和解。沮渠蒙遜接受了西秦的建議,撤軍回國,隨即又派遣使臣赴西秦吊喪。乞伏暮末用厚重的禮物,送沮渠成都回國,并派將軍王伐護送。沮渠蒙遜對西秦的做法仍深懷疑慮,就派恢武將軍沮渠奇珍,在捫天嶺設下埋伏,擒獲王伐及其三百騎兵回國。不久,又派尚書郎王杼護送王伐返回了西秦,并送給乞伏暮末戰馬一千匹以及其他錦緞綾羅。同年七月,乞伏暮末派遣記室郎中馬艾前往北涼回訪。

    同年(429年)五月,沮渠蒙遜討伐西秦,乞伏暮末命相國乞伏元基留守都城罕,他自己則退保定連城。西秦南安太守翟承伯等人叛變,據守罕谷,響應北涼軍隊的進攻。乞伏暮末大敗翟承伯的軍隊,進抵治城。西安太守莫者幼眷,占據川城,背叛西秦,乞伏暮末發兵討伐,被莫者幼眷擊敗,乞伏暮末擊又回到定連。

    沮渠蒙遜大軍包圍了西秦的都城罕,又派他的世子沮渠興國進攻定連。六月,乞伏暮末在治城反擊沮渠興國的圍攻,生擒沮渠興國。沮渠蒙遜率軍立即撤退,乞伏暮末追擊北涼軍,一直追到譚郊。

    吐谷渾可汗慕容慕派他的弟弟慕容沒利延率領騎兵五千人與沮渠蒙遜的大軍會師,合兵討伐西秦。乞伏暮末派遣輔國大將軍段暉等攔擊敵人,大敗北涼軍和吐谷渾汗國的騎兵。

    七月,沮渠蒙遜派遣使臣出使西秦,送谷三十萬斛請求贖回世子沮渠興國,乞伏暮末拒絕。沮渠蒙遜于是立沮渠興國的胞弟沮渠菩提為世子。乞伏暮末則任命沮渠興國為散騎常侍,并把自己的妹妹平昌公主嫁給他。

    乞伏暮末的弟弟乞伏殊羅通奸其父乞伏熾磐的左夫人禿發氏,乞伏暮未知悉后禁止二人往來。乞伏殊羅感到害怕,就與叔父乞伏什夤謀殺乞伏暮末。禿發氏在宮內偷盜鎖門的鑰匙,鑰匙拿錯了,守門人告知了乞伏暮末,乞伏暮末逮捕了他們的黨羽全部殺死。想鞭打乞伏什夤,乞伏什夤說:“我欠你的死,并不欠你的鞭?!逼蚍耗┌l怒,就刳開他的肚子,把他的尸體拋到黃河中。乞伏什夤的同母弟乞伏白養和乞伏去列為此頗有怨言,乞伏暮末又殺了他們。

    勢窮附魏,為夏所滅

    永弘三年(430年)十月,乞伏暮末在北涼的軍事威脅下,派使臣王愷、烏訥闐出使北魏,請求派兵援助。北魏許諾把尚在大夏掌握中的平涼郡和安定郡封給乞伏暮末。乞伏暮末于是縱火焚燒城邑,搗毀寶物,統率部眾一萬五千戶,向東前往上邽。乞伏暮末的大隊人馬剛走到高田谷,給事黃門侍郎郭恒等人陰謀劫特沮渠興國,反叛西秦。郭恒的密謀泄漏,乞伏暮末殺掉了郭恒。大夏國主赫連定聽說乞伏暮末的大軍將來進攻,發兵抵抗。乞伏暮末只好就地固守南安,西秦的故土全被吐谷渾汗國占領。

    永弘四年(431)正月,赫連定突襲西秦大將姚獻,大敗姚獻軍。隨即又派其叔父、北平公赫連韋伐率領一萬人攻打乞伏暮末據守的南安城。當時,南安城中正發生饑饉,人與人相食。西秦侍中、征虜將軍出連輔政,侍中、右衛將軍乞伏延祚,吏部尚書乞伏跋跋等,逃出城去,投降了大夏。乞伏暮末窮途末路,用車輛載著空棺材出城投降,西秦滅亡。赫連韋伐把乞伏暮末連同沮渠興國,一并押送到上邽。西秦太子司直焦楷,逃奔廣寧,哭泣著對他的父親焦遺說:“您一向承蒙朝廷的重用,身居藩鎮大員,統領一方。如今國家顛覆,您怎能不率領大家,首倡大義,消滅寇仇!”焦遺說:“現在主上已經陷入敵手,我不是那種惜命忘義的人,如果派大兵追擊,只能加速主上的死亡。不如選擇王族中賢能之人,擁護他繼承王位,然后再去出兵討伐,或許還有希望?!苯箍谑切拗吲_,召集部眾盟誓,二十天的時間里,竟有一萬余人趕來歸附。不巧的是此時焦遺病逝,焦楷沒有力量獨立承擔此重任,于是領部下逃往北涼。

    同年六月,赫連定殺乞伏暮末及其宗族五百人,西秦亡。共歷4主,47年。

    西秦的統治者為鞏固和擴大其統治區域,連年與后秦、南涼、北涼、大夏等國進行戰爭,并將被征服地區的各族人民強制遷徙于其統治中心或軍事要地。

    都城/西秦[五胡十六國朝代] 編輯

    公元385年,乞伏國仁建立政權時,筑勇士城,為西秦第一個都城。

    公元388年,乞伏乾歸繼位后,將都城遷到金城(今甘肅蘭州西固城西)。

    公元395年,都城南景門倒塌。出于忌諱,乞伏乾歸又將西秦都城遷回苑川西城。

    公元400年,乞伏乾歸降于后秦姚興。

    公元409年,二月,乞伏乾歸自后秦返回苑川。七月,西秦復國。

    公元410年八月,復都苑川。

    公元412年,乞伏乾歸遷都譚郊 [2]。同年,乞伏熾磐繼位后,遷都枹罕(今臨夏)。直至西秦滅。

    文化/西秦[五胡十六國朝代] 編輯

    龕佛菩薩(西秦) 龕佛菩薩(西秦)

    西秦建立政權后,開始延納漢族士大夫,學習漢人的統治經驗,推行封建政治制度。西秦政府還設置了傳授儒家經典的博士,對鮮卑族貴族子弟進行漢文化教育。據《通鑒》記載,乞伏熾磐以 太子都督中外諸軍、錄尚書事,總攬全國軍政,以名儒焦遺為太師,與參軍國大謀,表明了儒文化已受到鮮卑統治者的高度重視?!妒鶉呵镒脘?西秦錄》載:“乞伏慕末幼而好學,有文才?!闭f明其好學經史,能詩善文。

    在學習漢文化的同時,西秦也大力提倡佛教?!队苤锌h志》載,鮮卑乞伏氏“崇尚佛教,供養玄高、曇弘、玄紹3位高僧為國師,追隨弟子300余人。東晉安帝隆安三年(399年),名僧法顯與同學慧景、道整、慧應、慧嵬等西行取經,到西秦國都苑川勇士城時,適逢佛教徒‘坐夏’,留住3個多月?!闭f明西秦已經有很好的佛學和修行氛圍。另外,西秦佛教的興盛和發展,從著名的炳靈寺可以得到證實。炳靈寺中已確定的年代最早的一座石窟,就是西秦乞伏熾磐建弘元年以前建成的。炳靈寺的位置正好位于西秦三個都城苑川、金城、枹罕之間,距離金城和枹罕都只有幾十里,而且石窟的供養人又有乞伏氏族和西秦官員。這就說明,它的修建開鑿和它能成為一個規模較大的佛教中心,必定受到了西秦統治者的大力支持。

    世系/西秦[五胡十六國朝代] 編輯

    晉書載記/西秦[五胡十六國朝代] 編輯

    乞伏國仁傳

    乞伏國仁,隴西鮮卑人也。在昔有如弗斯、出連、叱盧三部,自漠北南出大陰山,遇一巨蟲于路,狀若神龜,大如陵阜,乃殺馬而祭之,祝曰:“若善神也,便開路;惡神也,遂塞不通?!倍矶灰?,乃有一小兒在焉。時又有乞伏部有老父無子者,請養為子,眾咸許之。老父欣然自以有所依憑,字之曰紇干。紇干者,夏言依倚也。年十歲,驍勇善騎射,彎弓五百斤。四部服其雄武,推為統主,號之曰乞伏可汗托鐸莫何。托鐸者,言非神非人之稱也。其后有祐鄰者,即國仁五世祖也。泰始初,率戶五千遷于夏緣,部眾稍盛。鮮卑鹿結七萬余落,屯于高平川,與祐鄰迭相攻擊。鹿結敗,南奔略陽,祐鄰盡并其眾,固居高平川。祐鄰死,子結權立,徙于牽屯。結權死,子利那立,擊鮮卑吐賴于烏樹山,討尉遲渴權于大非川,收眾三萬余落。利那死,弟祁埿立。祁埿死,利那子述延立。討鮮卑莫侯于苑川,大破之,降其眾二萬余落,固居苑川。以叔父軻埿為師傅,委以國政,斯引烏埿為左輔將軍,鎮蔡園川,出連高胡為右輔將軍,鎮至便川,叱盧那胡為率義將軍,鎮牽屯山。述延死,子傉大寒立。會石勒滅劉曜,懼而遷于麥田無孤山。大寒死,子司繁立,始遷于度堅山。尋為苻堅將王統所襲,部眾叛降于統。司繁嘆謂左右曰:“智不距敵,德不撫眾,劍騎未交而本根已敗,見眾分散,勢亦難全。若奔諸部,必不我容,吾將為呼韓邪之計矣?!蹦嗽劷y降于堅。堅大悅,署為南單于,留之長安。以司繁叔父吐雷為勇士護軍,撫其部眾。俄而鮮卑勃寒侵斥隴右,堅以司繁為使持節、都督討西胡諸軍事、鎮西將軍以討之。勃寒懼而請降,司繁遂鎮勇士川,甚有威惠。

    司繁卒,國仁代鎮,及堅興壽春之役,征為前將軍,領先鋒騎。會國仁叔父步頹叛于隴西,堅遣國仁還討之。步頹聞而大悅,迎國仁于路。國仁置酒高會,攘袂大言曰:“苻氏往因趙石之亂,遂妄竊名號,窮兵極武,跨僭八州。疆宇既寧,宜綏以德,方虛廣威聲,勤心遠略,騷動蒼生,疲弊中國,違天怒人,將何以濟!且物極則虧、禍盈而覆者,天之道也。以吾量之,是役也,難以免矣。當與諸君成一方之業?!奔皥詳w,乃招集諸部,有不附者,討而并之,眾至十余萬。及堅為姚萇所殺,國仁謂其豪帥曰:“苻氏以高世之姿而困于烏合之眾,可謂天也。夫守常迷運,先達恥之;見機而作,英豪之舉。吾雖薄德,藉累世之資,豈可睹時來之運而不作乎!”以孝武太元十年自稱大都督、大將軍、大單于、領秦、河二州牧,建元曰建義。以其將乙旃音埿為左相,屋引出支為右相,獨孤匹蹄為左輔,武群勇士為右輔,弟乾歸為上將軍,自余拜授各有差。置武城、武陽、安固、武始、漢陽、天水、略陽、漒川、甘松、匡朋、白馬、苑川十二郡,筑勇士城以居之。

    鮮卑匹蘭率眾五千降。明年,南安秘宜及諸羌虜來擊國仁,四面而至。國仁謂諸將曰:“先人有奪人之心,不可坐待其至。宜抑威餌敵,羸師以張之,軍法所謂怒我而怠寇也?!庇谑抢毡娢迩?,襲其不意,大敗之。秘宜奔還南安,尋與其弟莫侯悌率眾三萬余戶降于國仁,各拜將軍、刺史。

    苻登遣使者署國仁使持節、大都督、都督雜夷諸軍事、大將軍、大單于、苑川王。國仁率騎三萬襲鮮卑大人密貴、裕茍、提倫等三部于六泉。高平鮮卑沒奕于、東胡金熙連兵來襲,相遇于渴渾川,大戰敗之,斬級三千,獲馬五千匹。沒奕于及熙奔還,三部震懼,率眾迎降。署密貴建義將軍、六泉侯,裕茍建忠將軍、蘭泉侯,提倫建節將軍、鳴泉侯。

    國仁建威將軍叱盧烏孤跋擁眾叛,保牽屯山。國仁率騎七千討之,斬其部將叱羅侯,降者千余戶。跋大懼,遂降,復其官位。因討鮮卑越質叱黎于平襄,大破之,獲其子詰歸、弟子復半及部落五千余人而還。

    太元十三年,國仁死,在位四年,偽謚宣烈王,廟號烈祖。

    乞伏乾歸傳

    乾歸,國仁弟也。雄武英杰,沈雅有度量。國仁之死也,其群臣咸以國仁子公府沖幼,宜立長君,乃推乾歸為大都督、大將軍、大單于、河南王,赦其境內,改元曰太初。立其妻邊氏為王后,以出連乞都為丞相,鎮南將軍、南梁州刺史悌眷為御史大夫,自余封拜各有差。遂遷于金城。

    太元十四年,苻登遣使署乾歸大將軍、大單于、金城王。南羌獨如率眾七千降之。休官阿敦、侯年二部各擁五千余落,據牽屯山,為其邊害。乾歸討破之,悉降其眾,于是聲振邊服。吐谷渾大人視連遣使貢方物。鮮卑豆留?奇、叱豆渾及南丘鹿結并休官曷呼奴、盧水尉地跋并率眾降于乾歸,皆署其官爵。隴西太守越質詰歸以平襄叛,自稱建國將軍、右賢王。干歸擊敗之,詰歸東奔隴山。既而擁眾來降,乾歸妻以宗女,署立義將軍。

    苻登將沒奕于遣使結好,以二子為質,請討鮮卑大兜國。乾歸乃與沒奕于攻大兜于安陽城,大兜退固鳴蟬堡,乾歸攻陷之,遂還金城。為呂光弟寶所攻,敗于鳴雀峽,退屯青岸。寶進追乾歸,乾歸使其將彭奚念斷其歸路,躬貫甲胄,連戰敗之,寶及將士投河死者萬余人。

    苻登遣使署乾歸假黃鉞、大都督隴右河西諸軍事、左丞相、大將軍、河南王,領秦、梁、益、涼、沙五州牧,加九錫之禮。時登為姚興所逼,遣使請兵,進封乾歸梁王,命置官司,納其妹東平長公主為梁王后。乾歸遣其前將軍乞伏益州、冠軍翟瑥率騎二萬救之。會登為興所殺,乃還師。

    氐王楊定率步騎四萬伐之。乾歸謂諸將曰:“楊定以勇虐聚眾,窮兵逞欲。兵猶火也,不戢,將自焚。定之此役,殆天以之資我也?!庇谑乔财錄鲋菽疗蚍V殫、秦州牧乞伏益州、立義將軍詰歸距之。定敗益州于平川,軻殫、詰歸引眾而退。翟瑥奮劍諫曰:“吾王以神武之姿,開基隴右,東征西討,靡不席卷,威震秦、梁,聲光巴、漢。將軍以維城之重,受閫外之寄,宜宣力致命,輔寧家國。秦州雖敗,二軍猶全,奈何不思直救,便逆奔敗,何面目以見王乎!昔項羽斬慶子以寧楚,胡建戮監軍以成功,將軍之所聞也?,徴\才非古人,敢忘項氏之義乎!”軻殫曰:“向所以未赴秦州者,未知眾心何如耳。敗不相救,軍罰所先,敢自寧乎!”乃率騎赴之。益州、詰歸亦勒眾而進,大敗定,斬定及首虜萬七千級。于是盡有隴西、巴西之地。

    太元十七年,赦其境內殊死以下,署其長子熾磐領尚書令,左長史邊芮為尚書左仆射,右長史秘宜為右仆射,翟瑥為吏部尚書,翟勍為主客尚書,杜宣為兵部尚書,王松壽為民部尚書,樊謙為三公尚書,方弘、麹景為侍中,自余拜授一如魏武、晉文故事。猶稱大單于、大將軍。

    楊定之死也,天水姜乳襲據上邽。至是,遣乞伏益州討之。邊芮、王松壽言于乾歸曰:“益州以懿弟之親,屢有戰功,狃于累勝,常有驕色。若其遇寇,必將易之。且未宜專任,示有所先?!鼻瑲w曰:“益州驍勇,善御眾,諸將莫有及之者,但恐其專擅耳。若以重佐輔之,當無慮也?!庇谑且云奖表f虔為長史、散騎常侍務和為司馬。至大寒嶺,益州恃勝自矜,不為部陣,命將士解甲游畋縱飲,令曰:“敢言軍事者斬!”虔等諫曰:“王以將軍親重,故委以專征之任,庶能摧彼兇丑,以副具瞻。賊已垂逼,奈何解甲自寬,宴安耽毒,竊為將軍危之?!币嬷菰唬骸叭橐詾鹾现?,聞吾至,理應遠竄。今乃與吾決戰者,斯成擒也。吾自揣之有方,卿等不足慮也?!比槁时娋鄳?,益州果敗。乾歸曰:“孤違蹇叔,以至于此。將士何為,孤之罪也?!苯陨庵?。

    索虜禿發如茍,率戶二萬降之,乾歸妻以宗女。

    呂光率眾十萬將伐乾歸,左輔密貴周、左衛莫者羖羝言于乾歸曰:“光旦夕將至。陛下以命世雄姿,開業洮罕,克翦群光,威振遐邇,將鼓淳風于東夏,建八百之鴻慶。不忍小下屈,與奸豎兢于一時,若機事不捷,非國家利也。宜遣愛子以退之?!鼻瑲w乃稱籓于光,遣子敕勃為質。既而悔之,遂誅周等。

    乞伏軻殫與乞伏益州不平,奔于呂光。光又伐之,咸勸其東奔成紀,乾歸不從,謂諸將曰:“昔曹孟德敗袁本初于官渡,陸伯言摧劉玄德于白帝,皆以權略取之,豈在眾乎!光雖舉全州之軍,而無經遠之算,不足憚也。且其精卒盡在呂延,延雖勇而愚,易以奇策制之。延軍若敗,光亦遁還,乘勝追奔,可以得志?!北娤淘唬骸胺撬耙??!甭“苍?,光遣其子纂伐乾歸,使呂延為前鋒。乾歸泣謂眾曰:“今事勢窮踧,逃命無所,死中求生,正在今日。涼軍雖四面而至,然相去遼遠,山河既阻,力不周接,敗其一軍而眾軍自退?!蹦丝v反間,稱秦王乾歸眾潰,東奔成紀。延信之,引師輕進,果為乾歸所敗,遂斬之。

    禿發烏孤遣使來結和親。使乞伏益州攻克支陽、鹯武、允吾三城,俘獲萬余人而還。又遣益州與武衛慕容允、冠軍翟瑥率騎二萬伐吐谷渾視羆,至于度周川,大破之。視羆遁保白蘭山,遣使謝罪,貢其方物,以子宕豈為質。鮮卑疊掘河內率尸五千,自魏降乾歸。

    乾歸所居南景門崩,惡之,遂遷于苑川。姚興將姚碩德率眾五萬伐之,入自南安峽。乾歸次于隴西以距碩德。興潛師繼發。乾歸聞興將到,謂諸將曰:“吾自開建以來,屢摧勍敵,乘機籍算,舉無遺策。今姚興盡中國之師,軍勢甚盛。山川阻狹,無從騎之地,宜引師平川,伺其怠而擊之。存亡之機,在斯一舉,卿等戮力勉之。若梟翦姚興,關中之地盡吾有也?!庇谑乔财湫l軍慕容允率中軍二萬遷于柏陽,鎮軍羅敦將外軍四萬遷于侯辰谷,乾歸自率輕騎數千候興軍勢。俄而大風昏霧,遂與中軍相失,為興追騎所逼,入于外軍。旦而交戰,為興所敗。乾歸遁還苑川,遂走金城,謂諸豪帥曰:“吾才非命世,謬為諸君所推,心存撥亂,而德非時雄,叨竊名器,年逾一紀,負乘致寇,傾喪若斯!今人眾已散,勢不得安,吾欲西保允吾,以避其鋒。若方軌西邁,理難俱濟,卿等宜安土降秦,保全妻子?!比合孪淘唬骸拔艄殴炔?,豳人歸懷;玄德南奔,荊、楚襁負。分岐之感,古人所悲,況臣等義深父子,而有心離背!請死生與陛下俱?!鼻瑲w曰:“自古無不亡之國,廢興命也。茍天未亡我,冀興復有期。德之不建,何為俱死!公等自愛,吾將寄食以終余年?!庇谑谴罂薅鴦e,乃率騎數百馳至允吾,禿發利鹿孤遣弟傉檀迎乾歸,處之于晉興。

    南羌梁戈等遣使招之。乾歸將叛,謀泄,利鹿孤遣弟吐雷屯于捫天嶺。乾歸懼為利鹿孤所害,謂其子熾磐曰:“吾不能負荷大業,致茲顛覆。以利鹿孤義兼姻好,冀存脣齒之援,方乃忘義背親,謀人父子,忌吾威名,勢不全立。姚興方盛,吾將歸之。若其俱去,必為追騎所及。今送汝兄弟及汝母為質,彼必不疑。吾既在秦,終不害汝?!庇谑撬蜔肱托值苡谖髌?,乾歸遂奔長安。姚興見而大悅,署乾歸持節、都督河南諸軍事、鎮遠將軍、河州刺史、歸義侯,遣乾歸還鎮苑川,盡以部眾配之。乾歸既至苑川,以邊芮為長史,王松壽為司馬,公卿大將已下悉降號為偏裨。

    元興元年,熾磐自西平奔長安,姚興以為振忠將軍、興晉太守。尋遣使者加乾歸散騎常侍、左賢王。遣隨興將齊難迎呂隆于河西,討叛羌黨龍頭于滋川,攻楊盛將苻帛于皮氏堡,并克之。又破吐谷渾將大孩,俘獲萬余人而還。尋復率眾攻楊盛將楊玉于西陽堡,克之。既而苑川地震裂生毛,狐雉入于寢內,乾歸甚惡之。姚興慮乾歸終為西州之患,因其朝也,興留為主客尚書,以熾磐為建武將軍、行西夷校尉,監撫其眾。

    熾磐以長安兵亂將始,乃招結諸部二萬七千,筑城于嵻?良山以據之。熾磐攻克枹罕,遣使告之,乾歸奔還苑川。鮮卑悅大堅有眾五千,自龍馬苑降乾歸。乾歸遂如枹罕,留熾磐鎮之。乾歸收眾三萬,遷于度堅山。群下勸乾歸稱王,乾歸以寡弱弗許。固請曰:“夫道應符歷,雖廢必興;圖箓所棄,雖成必敗。本初之眾,非不多也,魏武運籌,四州瓦解。尋、邑之兵,非不盛也,世祖龍申,亡新鳥散。固天命不可虛邀,符箓不可妄冀。姚數將終,否極斯泰,乘機撫運,實系圣人。今見眾三萬,足可以疆理秦、隴,清蕩洮河。陛下應運再興,四海鵠望,豈宜固守謙沖,不以社稷為本!愿時即大位,允副群心?!鼻瑲w從之。義熙三年,僭稱秦王,赦其境內,改元更始,置百官,公卿已下皆復本位。

    遣熾磐討諭薄地延,師次煩于,地延率眾出降,署為尚書,徙其部落于苑川。又遣隴西羌昌何攻克姚興金城郡,以其驍騎乞伏務和為東金城太守。乾歸復都苑川,又攻克興略陽、南安、隴西諸郡,徙二萬五千戶于苑川、枹罕。姚興力未能西討,恐更為邊害,遣使署乾歸使持節、散騎常侍、都督隴西嶺北匈奴雜胡諸軍事、征西大將軍、河州牧、大單于、河南王。乾歸方圖河右,權宜受之,遂稱籓于興。

    遣熾磐與其次子中軍審虔率步騎一萬伐禿發傉檀,師濟河,敗傉檀太子武臺于嶺南,獲牛馬十余萬而還。又攻克興別將姚龍于伯陽堡,王憬于永洛城,徙四千余戶于苑川,三千余戶于譚郊。乾歸率步騎三萬征西羌彭利發于枹罕,師次于奴葵谷,利發棄其部眾南奔。乾歸遣其將公府追及于清水,斬之。乾歸入枹罕,收羌戶一萬三千。因率騎二萬討吐谷渾支統阿若干于赤水,大破降之。

    乾歸畋于五溪,有梟集于其手,甚惡之。六年,為兄子公府所弒,并其諸子十余人。公府奔固大夏,熾磐與乾歸弟廣武智達、揚武木奕于討之。公府走,達等追擒于嵻?良南山,并其四子,轘之于譚郊。葬乾歸于枹罕,偽謚武元王,在位二十四年。

    乞伏熾磐傳

    熾磐,乾歸長子也。性勇果英毅,臨機能斷,權略過人。初,乾歸為姚興所敗,熾磐質于禿發利鹿孤。后自西平逃而降興,興以為振忠將軍、興晉太守,又拜建武將軍、行西夷校尉,留其眾鎮苑川。及乾歸返政,復立熾磐為太子,領冠軍大將軍、都督中外諸軍、錄尚書事。后乾歸稱籓于姚興,興遣使署熾磐假節、鎮西將軍、左賢王、平昌公,尋進號撫軍大將軍。

    乾歸死,義熙六年,熾磐襲偽位,大赦,改元曰永康。署翟勍為相國,麹景為御史大夫,段暉為中尉,弟延祚為禁中錄事,樊謙為司直。罷尚書令、仆射、尚書、六卿、侍中、散騎常侍、黃門郎官,置中左右常侍、侍郎各三人。

    義熙九年,遣其龍驤乞伏智達、平東王松壽討吐谷渾樹洛干于澆河,大破之,獲其將呼那烏提,虜三千余戶而還。又遣其鎮東曇達與松壽率騎一萬,東討破休官權小郎、呂破胡于白石川,虜其男女萬余口,進據白石城,休官降者萬余人。后顯親休官權小成、呂奴迦等叛保白坑,曇達謂將士曰:“昔伯珪憑險,卒有滅宗之禍;韓約肆暴,終受覆族之誅。今小成等逆命白坑,宜在除滅。王者之師,有征無戰,粵爾輿人,戮力勉之!”眾咸拔劍大呼,于是進攻白坑,斬小成、奴迦及首級四千七百,隴右休官悉降。遣安北烏地延、冠軍翟紹討吐谷渾別統句旁于泣勤川,大破之,俘獲甚眾。熾磐率諸將討吐谷渾別統支旁于長柳川,掘達于渴渾川,皆破之,前后俘獲男女二萬八千。

    僭立十年,有云五色,起于南山,熾磐以為己瑞,大悅,謂群臣曰:“吾今年應有所定,王業成矣!”于是繕甲整兵,以待四方之隙。聞禿發辱檀西征乙弗,投劍而起曰:“可以行矣!”率步騎二萬襲樂都。禿發武臺憑城距守,熾磐攻之,一旬而克。遂入樂都,論功行賞各有差。遣平遠犍虔率騎五千追傉檀,徙武臺與其文武及百姓萬余戶于枹罕。傉檀遂降,署為驃騎大將軍、左南公。隨傉檀文武,依才銓擢之。熾磐既兼傉檀,兵強地廣,置百官,立其妻禿發氏為王后。

    十一年,熾磐攻克沮渠蒙遜河湟太守沮渠漢平,以其左衛匹逵為河湟太守,因討降乙弗窟乾而還。遣其將曇達、王松壽等討南羌彌姐康薄于赤水,降之。

    熾磐攻漒川,師次沓中,沮渠蒙遜率眾攻石泉以救之。熾磐聞而引還,遣曇達與其將出連虔率騎五千赴之。蒙遜聞曇達至,引歸,遣使聘于熾磐,遂結和親。又遣曇達、王松壽等率騎一萬伐姚艾于上邽。曇達進據蒲水,艾距戰,大敗之,艾奔上邽。曇達進屯大利,破黃石、大羌二戍,徙五千余戶于枹罕。

    令其安東木奕于率騎七千討吐谷渾樹洛干于塞上,破其弟阿柴于堯捍川,俘獲五千余口而還,洛干奔保白蘭山而死。熾磐聞而喜曰:“此虜矯矯,所謂有豕白蹢。往歲曇達東征,姚艾敗走;今木奕于西討,黠虜遠逃。境宇稍清,奸兇方殄,股肱惟良,吾無患矣?!庇谑且詴疫_為左丞相,其子元基為右丞相,麹景為尚書令,翟紹為左仆射。遣曇達、元基東討姚艾,降之。

    至是,乙弗鮮卑烏地延率戶二萬降于熾磐,署為建義將軍。地延尋死,弟他子立,以子軻蘭質于西平。他子從弟提孤等率戶五千以西遷,叛于熾磐。涼州刺史出連虔遣使喻之,提孤等歸降。熾磐以提孤奸猾,終為邊患,稅其部中戎馬六萬匹。后二歲而提孤等扇動部落,西奔出塞。他子率戶五千入居西平。

    先是,姚艾叛降蒙遜,蒙遜率眾迎之。艾叔父俊言于眾曰:“秦王寬仁有雅度,自可安土事之,何為從涼主西遷?”眾咸以為然,相率逐艾,推俊為主,遣使請降。熾磐大悅,征俊為侍中、中書監、征南將軍,封隴西公,邑一千戶。

    使征西孔子討吐谷渾覓地于弱水南,大破之。覓地率眾六千降于熾磐,署為弱水護軍。遣其左衛匹逵,建威梯君等討彭利和于漒川,大破之,利和單騎奔仇池,獲其妻子。徙羌豪三千戶于枹罕,漒川羌三萬余戶皆安堵如故。

    元熙元年,立其第二子慕末為太子,領撫軍大將軍、都督中外諸軍事,大赦境內,改元曰建弘,其臣佐等多所封授。熾磐在位七年而宋氏受禪,以宋元嘉四年死。子慕末嗣偽位,在位四年,為赫連定所殺。

    始國仁以孝武太元十年僭位,至慕末四世,凡四十有六載而滅。

    史臣曰:夫天地閉,大昆生;云雷屯,群兇作。自晉室遘孽,胡兵肆禍,封域無紀,干戈是務。國仁陰山遺噍,難以義服,伺我阽危,長其陵暴。向使偶欽明之運,遭雄略之主,已當褫魂沙漠,請命藁街,豈暇竊據近郊,經綸王業者也。

    乾歸智不及遠而以力詐自矜。陷呂延之師,奸謀潛斷;俘視羆之眾,威策遐舉。便欲誓湃、隴之余卒,窺崤、函之奧區,秣疲馬而宵征,翦勍敵而朝食。既而控弦嗚鏑,厥志未逞,沮岸崩山,其功已喪。履重氛于外難,幸以計全;貽巨釁于蕭墻,終成兇禍,宜哉!

    熾磐叱咤風云,見機而動,牢籠俊杰,決勝多奇,故能命將掩澆河之酋,臨戎襲樂都之地,不盈數載,遂隆偽業。覽其遺跡,盜亦有道乎!

    史臣曰:自五胡縱慝,九域淪胥,帝里神州,遂混之于荒裔,鴻名寶位,咸假之于雜種。嘗謂戎狄兇囂,未窺道德,欺天擅命,抑乃其常。而馮跋出自中州,有殊丑類,因鮮卑之昏虐,亦盜名于海隅。然其遷徙之余,少非雄杰,幸以寬厚為眾所推。初雖砥礪,終罕成德,舊史稱其信惑妖祀,斥黜諫臣,無開馭之才,異經決之士,信矣。速禍致寇,良謂在茲。猶能撫育黎萌,保守疆宇,發號施令,二十余年,豈天意乎,非人事也!

    贊曰:國仁驍武,乾歸勇悍。矯矯熾磐,臨機能斷。孰謂獯虜,亦懷沈算。文起常才,憑時叛換。咸竊大寶,為我多難。

    添加視頻 | 添加圖冊相關影像

    參考資料
    [1]^引用日期:2013-01-01
    [2]^引用日期:2014-08-18
    開放分類 我來補充

    互動百科的詞條(含所附圖片)系由網友上傳,如果涉嫌侵權,請與客服聯系,我們將按照法律之相關規定及時進行處理。未經許可,禁止商業網站等復制、抓取本站內容;合理使用者,請注明來源于www.dtapes.com。

    登錄后使用互動百科的服務,將會得到個性化的提示和幫助,還有機會和專業認證智愿者溝通。

    互動百科用戶登錄注冊
    此詞條還可添加  信息模塊

    WIKI熱度

    1. 編輯次數:5次 歷史版本
    2. 參與編輯人數:5
    3. 最近更新時間:2019-06-18 03:36:47

    互動百科

    掃碼下載APP
    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