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載中...
  • 公元前202年

    公元前202年,歲次己亥(豬年),中國的西楚王朝滅亡,西漢建立,公元前207年~公元前202年這段歷史時期叫做楚漢相爭時期。

    編輯摘要

    目錄

    中國紀事/公元前202年 編輯

    西漢建立

    公元前202年 公元前202年

    公元前202年,西漢建立。

    西漢(公元前202年-公元9年),西漢是漢朝的第一個時期,從公元前207年到公元25年 。在漢朝中西漢是強盛時期,從文景之治到漢武帝的一代雄主,政治經濟和文化都發展到了一個高峰期。西漢雖然取代了秦朝,但各項制度基本上都秦朝繼承過來,只是大的政策有了改變,從秦朝行苛政而速亡的事實中吸取教訓,改為休養生息,文帝和景帝時期的賦稅也降到了十五稅一和三十稅一,為后來漢武帝的強盛奠定了堅實的物質基礎。這時期的法制也向文明化過度,酷刑開始廢除。

    垓下之戰

    公元前202年,垓下之戰。

    垓下遺址 垓下遺址

    漢四年(前203年)楚漢鴻溝劃界后,項羽領兵東歸,劉邦也欲西還。這時張良、陳平對劉邦說:“漢有天下大半,諸侯皆附之。楚兵疲食盡,這正是天亡楚國之時。今若勿擊,真所謂‘養虎遺患’?!眲盥爮?。

    漢五年(公元前202年),劉邦一面派使者聯絡各地諸侯王,約定共同滅楚,一面親自率軍追擊項羽。十二月,項羽敗逃至垓下(今安徽靈璧東南)。項羽的軍隊在垓下安營扎寨,士兵越來越少,糧食也吃沒了,劉邦的漢軍和韓信、彭越的軍隊又層層包圍上來。 于是項羽乃上馬,麾下壯士騎從者八百余人,乘夜潰圍南出,馳走。平明,漢軍乃覺之,令騎將灌嬰以五千騎追之。項羽渡淮,騎能屬者百余人耳。后項羽因全軍覆沒,在烏江拔劍自殺。

    四川設郡縣

    公元前202年,西漢王朝建立后,陸續將四川劃分為若干郡縣。

    外國紀事/公元前202年 編輯

    公元前202年,扎馬之戰。

    扎馬之戰 扎馬之戰

    公元前202年的10月,西庇阿與漢尼拔的軍隊進行了完全公平的較量。漢尼拔擁有最多的步兵(2.9萬至3.6萬人),而西庇阿則在騎兵上占有優勢(4000至6000人)。漢尼拔還有80頭戰象,其數量比以往任何一次戰斗中的數量都多。在此千鈞一發之際,追趕迦太基騎兵的羅馬騎兵返回了戰場,并向鏖戰中的漢尼拔部隊的背后發起了沖擊。漢尼拔的部隊轉身迎戰來敵,但他們陷入兩面受敵的困境,已無獲勝的希望。他們大部戰死于陣前,極少數企圖逃跑的人被馳騁于戰場的羅馬騎兵砍殺。據說在扎馬會戰中,迦太基人戰死2萬人,被俘1.5萬人。羅馬方面只有1500人戰死,4000人受傷。

    通鑒記載/公元前202年 編輯

    太祖高皇帝中五年(己亥,公元前二零二年)

    冬,十月,漢王追項羽至固陵,與齊王信、魏相國越期會擊楚;信、越不至,楚擊漢軍,大破之。漢王復堅壁自守,謂張良曰:“諸侯不從,奈何?”對曰:“楚兵且破,二人未有分地,其不至固宜。君王能與共天下,可立致也。齊王信之立,非君王意,信亦不自堅;彭越本定梁地,始,君王以魏豹故拜越為相國,今豹死,越亦望王,而君王不早定。今能取睢陽以北至谷城皆以王彭越,從陳以東傅海與齊王信。信家在楚,其意欲復得故邑。能出捐此地以許兩人,使各自為戰,則楚易破也?!睗h王從之。于是韓信、彭越皆引兵來。

    十一月,劉賈南渡淮,圍壽春,遣人誘楚大司馬周殷。殷畔楚,以舒屠六,舉九江兵迎黥布,并行屠城父,隨劉賈皆會。

    十二月,項王至垓下,兵少,食盡,與漢戰不勝,入壁;漢軍及諸侯兵圍之數重。項王夜聞漢軍四面皆楚歌,乃大驚曰:“漢皆已得楚乎?是何楚人之多也?”則夜起,飲帳中,悲歌慷慨,泣數行下;左右皆泣,莫能仰視。于是項王乘其駿馬名騅,麾下壯士騎從者八百馀人,直夜,潰圍南出馳走。平明,漢軍乃覺之,令騎將灌嬰以五千騎追之。項王渡淮,騎能屬者才百馀人。至陰陵,迷失道,問一田父,田父紿曰“左”。左,乃陷大澤中,以故漢追及之。項王乃復引兵而東,至東城,乃有二十八騎。漢騎追者數千人,項王自度不得脫,謂其騎曰:“吾起兵至今,八歲矣;身七十馀戰,未嘗敗北,遂霸有天下。然今卒困于此,此天之亡我,非戰之罪也。今日固決死,愿為諸君快戰,必潰圍,斬將,刈旗,三勝之,令諸君知天亡我,非戰之罪也?!蹦朔制潋T以為四隊,四鄉。漢軍圍之數重。項王謂其騎曰:“吾為公取彼一將?!绷钏拿骝T馳下,期山東為三處。于是項王大呼馳下,漢軍皆披靡,遂斬漢一將。是時,郎中騎楊喜追項王,項王瞋目而叱之,喜人馬俱驚,辟易數里。項王與其騎會為三處,漢軍不知項王所在,乃分軍為三,復圍之。項王乃馳,復斬漢一都尉,殺數十百人。復聚其騎,亡其兩騎耳。乃謂其騎曰:“何如?”騎皆伏曰:“如大王言!”于是項王欲東渡烏江,烏江亭長艤船待,謂項王曰:“江東雖小,地方千里,眾數十萬人,亦足王也。愿大王急渡!今獨臣有船,漢軍至,無以渡?!表椡跣υ唬骸疤熘鑫?,我何渡為!且籍與江東子弟八千人渡江而西,今無一人還;縱江東父兄憐而王我,我何面目見之!縱彼不言,籍獨不愧于心乎!”乃以所乘騅馬賜亭長,令騎皆下馬步行,持短兵接戰。獨籍所殺漢軍數百人,身亦被十馀創。顧見漢騎司馬呂馬童,曰:“若非吾故人乎?”馬童面之,指示中郎騎王翳曰:“此項王也!”項王乃曰:“吾聞漢購我頭千金,邑萬戶,吾為若德?!蹦素囟?。王翳取其頭,馀騎相蹂踐爭項王,相殺者數十人。最其后,楊喜、呂馬童及郎中呂勝、楊武各得其一體;五人共會其體,皆是,故分其戶,封五人皆為列侯。楚地悉定,獨魯不下;漢王引天下兵欲屠之。至其城下,猶聞弦誦之聲,為其守禮義之國,為主死節,乃持項王頭以示魯父兄,魯乃降。漢王以魯公禮葬項王于谷城,親為發哀,哭之而去。諸項氏枝屬皆不誅。封項伯等四人皆為列侯,賜姓劉氏;諸民略在楚者皆歸之。

    太史公曰:羽起隴畮之中,三年,遂將五諸侯滅秦,分裂天下而封王侯,政由羽出;位雖不終,近古以來未嘗有也!及羽背關懷楚,放逐義帝而自立;怨王侯叛己,難矣!自矜功伐,奮其私智而不師古,謂霸王之業,欲以力征經營天下。五年,卒亡其國,身死東城,尚不覺寤而不自責,乃引“天亡我,非用兵之罪也,”豈不謬哉!

    揚子《法言》:或問:“楚敗垓下,方死,曰‘天也!’諒乎?”曰:“漢屈群策,群策屈群力;楚憞群策而自屈其力。屈人者克,自屈者負。天曷故焉!”

    漢王還,至定陶,馳入齊王信壁,奪其軍。

    臨江王共尉不降,遣盧綰、劉賈擊虜之。

    春,正月,更立齊王信為楚王,王淮北,都下邳。封魏相國建城侯彭越為梁王,王魏故地,都定陶。

    令曰:“兵不得休八年,萬民與苦甚。今天下事畢,其赦天下殊死以下?!?/p>

    諸侯王皆上疏請尊漢王為皇帝。二月甲午,王即皇帝位于汜水之陽。更王后曰皇后,太子曰皇太子;追尊先媼曰昭靈夫人。詔曰:“故衡山王吳芮,從百粵之兵,佐諸侯,誅暴秦,有大功;諸侯立以為王,項羽侵奪之地,謂之番君。其以芮為長沙王?!庇衷唬骸肮驶浲鯚o諸,世奉粵祀;秦侵奪其地,使其社稷不得血食。諸侯伐秦,無諸身率閩中兵以佐滅秦,項羽廢而弗立。今以為閩粵王,王閩中地?!?/p>

    帝西都洛陽。

    夏,五月,兵皆罷歸家。

    詔:“民前或相聚保山澤,不書名數。今天下已定,令各歸其縣,復故爵、田宅;吏以文法教訓辨告,勿笞辱軍吏卒;爵及七大夫以上,皆令食邑,非七大夫已下,皆復其身及戶,勿事?!?/p>

    帝置酒洛陽南宮,上曰:“徹侯、諸將毋敢隱朕,皆言其情。吾所以有天下者何?項氏之所以失天下者何?”高起、王陵對曰:“陛下使人攻城略地,因以與之,與天下同其利;項羽不然,有功者害之,賢者疑之,此其所以失天下也?!鄙显唬骸肮湟?,未知其二。夫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填國家,撫百姓,給餉饋,不絕糧道,吾不如蕭何;連百萬之眾,戰必勝,攻必取,吾不如韓信。三者皆人杰,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者也。項羽有一范增而不能用,此所以為我禽也?!比撼颊f服。

    韓信至楚,召漂母,賜千金。召辱己少年令出胯下者,以為中尉,告諸將相曰:“此壯士也。方辱我時,我寧不能殺之邪?殺之無名,故忍而就此?!?/p>

    彭越既受漢封,田橫懼誅,與其徒屬五百馀人入海,居島中。帝以田橫兄弟本定齊地,齊賢者多附焉;今在海中,不取,后恐為亂。乃使使赦橫罪,召之。橫謝曰:“臣烹陛下之使酈生,今聞其弟商為漢將;臣恐懼,不敢奉詔,請為庶人,守海島中?!笔惯€報,帝乃詔衛尉酈商曰:“齊王田橫即至,人馬從者敢動搖者,致族夷!”乃復使使持節具告以詔商狀,曰:“田橫來,大者王,小者乃侯耳;不來,且舉兵加誅焉!”橫乃與其客二人乘傳詣洛陽。未至三十里,至尸鄉廄置。橫謝使者曰:“人臣見天子,當洗沐?!币虼肆?,謂其客曰:“橫始與漢王俱南面稱孤;今漢王為天子,而橫乃為亡虜,北面事之,其恥固已甚矣。且吾烹人之兄,與其弟并肩而事主,縱彼畏天子之詔不敢動,我獨不愧于心乎!且陛下所以欲見我者,不過欲一見吾面貌耳。今斬吾頭,馳三十里間,形容尚未能敗,猶可觀也?!彼熳詣q,令客奉其頭,從使者馳奏之。帝曰:“嗟乎!起自布衣,兄弟三人更王,豈不賢哉!”為之流涕,而拜其二客為都尉;發卒二千人,以王者禮葬之。既葬,二客穿其冢傍孔,皆自剄,下從之。帝聞之,大驚。以橫客皆賢,馀五百人尚在海中,使使召之;至,則聞田死,亦皆自殺。

    初,楚人季布為項籍將,數窘辱帝。項籍滅,帝購求布千金;敢有舍匿,罪三族。布乃髡鉗為奴,自賣于朱家。朱家心知其季布也,買置田舍,身之洛陽見藤公,說曰;“季布何罪!臣各為其主用,職耳;項氏臣豈可盡誅邪?今上始得天下,而以私怨求一人,何示不廣也!且以季布之賢,漢求之急,此不北走胡,南走越耳。夫忌壯士以資敵國,此伍子胥所以鞭荊平之墓也。君何不從容為上言之!”滕公待間言于上,如朱家指。上乃赦布,召拜郎中,朱家遂不復見之。布母弟丁公,亦為項羽將,逐窘帝彭城西。短兵接,帝急,顧謂丁公曰:“兩賢相厄哉!”丁公引兵而還。及項王滅,丁公謁見。帝以丁公徇軍中,曰:“丁公為項王臣不忠,使項王失天下者也?!彼鞌刂?,曰:“使后為人臣無效丁公也!”

    臣光曰:高祖起豐、沛以來,罔羅豪桀,招亡納叛,亦已多矣。及即帝位,而丁公獨以不忠受戮,何哉?夫進取之與守成,其勢不同。當群雄角逐之際,民無定主,來者受之,固其宜也。及貴為天子,四海之內,無不為臣;茍不明禮義以示之,使為臣者,人懷貳心以徼大利,則國家其能久安乎!是故斷以大義,使天下曉然皆知為臣不忠者無所自容;而懷私結恩者,雖至于活己,猶以義不與也。戮一人而千萬人懼,其慮事豈不深且遠哉!子孫享有天祿四百馀年,宜矣!

    齊人婁敬戍隴西,過洛陽,脫挽輅,衣羊裘,因齊人虞將軍求見上。虞將軍欲與之鮮衣,婁敬曰:“臣衣帛,衣帛見;衣褐,衣褐見,終不敢易衣?!庇谑怯輰④娙胙陨?,上召見,問之。婁敬曰:“陛下都洛陽,豈欲與周室比隆哉?”上曰:“然?!眾渚丛唬骸氨菹氯√煜屡c周異。周之先,自后稷封邰,積德累善,十有馀世,至于太王、王季、文王、武王而諸侯自歸之,遂滅殷為天子。及成王即位,周公相焉,乃營洛邑,以為此天下之中也,諸侯四方納貢職,道里均矣。有德則易以王,無德則易以亡。故周之盛時,天下和洽,諸侯、四夷莫不賓服,效其貢職。及其衰也,天下莫朝,周不能制也;非唯其德薄也,形勢弱也。今陛下起豐、沛,卷蜀、漢,定三秦,與項羽戰滎陽、成皋之間,大戰七十,小戰四十;使天下之民,肝腦涂地,父子暴骨中野,不可勝數,哭泣之聲未絕,傷夷者未起;而欲比隆于成、康之時,臣竊以為不侔也。且夫秦地被山帶河,四塞以為固,卒然有急,百萬之眾可立具也。因秦之故,資甚美膏腴之地,此所謂天府者也。陛下入關而都之,山東雖亂,秦之故地可全而有也。夫與人斗,不搤其亢,拊其背,未能全其勝也。今陛下案秦之故地,此亦扼天下之亢而拊其背也?!钡蹎柸撼?,群臣皆山東人,爭言:“周王數百年,秦二世即亡。洛陽東有成皋,西有肴、澠,倍河,鄉伊、洛,其固亦足恃也?!鄙蠁枏埩?。良曰:“洛陽雖有此固,其中小不過數百里,田地薄,四面受敵,此非用武之國也。關中左肴、函,右隴、蜀,沃野千里。南有巴、蜀之饒,北有胡苑之利。阻三面而守,獨以一面東制諸侯;諸侯安定,河、渭漕挽天下,西給京師;諸侯有變,順流而下,足以委輸。此所謂金城千里,天府之國也。婁敬說是也?!鄙霞慈哲囻{西,都長安。拜婁敬為郎中,號曰奉春君,賜姓劉氏。

    張良素多病,從上入關,即道引,不食谷,杜門不出,曰:“家世相韓,及韓滅,不愛萬金之資,為韓報讎強秦,天下振動。今以三寸舌為帝者師,封萬戶侯,此布衣之極,于良足矣。愿棄人間事,欲從赤松子游耳?!?/p>

    臣光曰:夫生之有死,譬猶夜旦之必然;自古及今,固未嘗有超然而獨存者也。以子房之明辨達理,足以知神仙之為虛詭矣;然其欲從赤松子游者,其智可知也。夫功名之際,人臣之所難處。如高帝所稱者,三杰而已?;搓栒D夷,蕭何系獄,非以履盛滿而不止耶!故子房托于神仙,遺棄人間,等功名于外物,置榮利而不顧,所謂明哲保身者,子房有焉。

    六月,壬辰,大赦天下。

    秋,七月,燕王臧荼反;上自將征之。

    趙景王耳、長沙文王芮皆薨。

    九月,虜藏荼。壬子,立太尉長安侯盧綰為燕王。綰家與上同里闬,綰生又與上同日;上寵幸綰,群臣莫敢望,故特王之。

    項羽故將利幾反,上自擊破之。

    后九月,治長樂宮。

    項王將鐘離昧,素與楚王信善。項王死后,亡歸信。漢王怨昧,聞其在楚,詔楚捕昧。信初之國,行縣邑,陳兵出入。

    相關文獻

    添加視頻 | 添加圖冊相關影像

    互動百科的詞條(含所附圖片)系由網友上傳,如果涉嫌侵權,請與客服聯系,我們將按照法律之相關規定及時進行處理。未經許可,禁止商業網站等復制、抓取本站內容;合理使用者,請注明來源于www.dtapes.com。

    登錄后使用互動百科的服務,將會得到個性化的提示和幫助,還有機會和專業認證智愿者溝通。

    互動百科用戶登錄注冊
    此詞條還可添加  信息模塊

    WIKI熱度

    1. 編輯次數:17次 歷史版本
    2. 參與編輯人數:12
    3. 最近更新時間:2019-05-09 19:57:01

    互動百科

    掃碼下載APP
    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