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載中...
  • 俠客行[金庸創作長篇武俠小說]

    《俠客行》是當代作家金庸創作的長篇武俠小說,1965年首次連載于《東南亞周刊》。

    《俠客行》主要敘述一個懵懂少年石破天的江湖經歷。該書有許多耐人尋思之處,潛隱著許多“玄機”,體現著金庸對于人生、人性、生命和宇宙的新的體驗。

    編輯摘要

    目錄

    內容簡介/俠客行[金庸創作長篇武俠小說] 編輯

    《俠客行》 《俠客行》

    一向平靜祥和的小市鎮侯監集上,忽然來了二百多名殺人不眨眼的強盜抄。鎮上鄉親們都熟悉的賣餅老者王老漢,卻被趕來的金刀寨強人指稱為“吳道通”自,他平日里用來烤燒餅的鐵鉗,竟然是一對判官筆所合成互。以一身驚人武功與來者搏斗,身受重傷動,沒有了呼吸。一名十二三歲少年乞丐因饑餓過甚,在眾人打斗后的瓦礫堆中撿拾了吳道通所烤的一只燒餅,而這只燒餅里,卻正藏著金刀寨強人苦苦尋找、吳道通拼死保護的一塊玄鐵令。方才似乎已然死去的吳道通此時忽然“復活”,摸索著一個個被強盜們拋撤的遍地都是的燒餅,但終于傷重而亡。

    江南玄素莊黑自雙劍石清、閔柔夫婦分別騎“烏云蓋雪”的黑馬和“墨蹄玉兔”的白馬現身侯監集,見吳道通已然斃命,遂追上了離去不久的金刀寨周牧等人,并從周牧身上搜出他自吳道通身上找到的一個包裹。而此時金刀寨寨主安奉日率人前來,一番力斗,雙方皆因周牧所得之物僅為三只銅板而失望而歸。石清夫婦不甘心,重回侯監集,細細搜查吳道通,仍未有所獲。閔柔看到嚇昏才蘇醒的小丐,心生憐意,送給他一錠銀子而去。小丐吃餅,卻差點被餅里所藏的一塊黑鐵崩壞牙齒,這正是眾人苦苦追尋的寶物玄鐵令。于是小丐被剛剛趕來的雪山派及再次前來的金刀寨以及石清夫婦等一干好手團團圍住,紛紛將手伸向乞丐,向其索要寶物。玄鐵令主人謝煙客忽然現身,一招“彈指神通”擊退眾人,收回此令。但他早年曾發下毒誓,須滿足持令者一個要求,江湖人士拼命尋訪此令,也正是要有求于謝煙客。謝煙客怕有人借小丐要挾于他,遂攜小丐匆匆離開。而石清夫婦本與雪山派眾弟子兄弟相稱,更將兒子石中玉送往雪山派凌霄城威德先生白自在門下,拜其大弟子風火神龍封萬里為師學藝,但此時卻遭冷眼詈罵。雪山派弟子告訴夫婦兩人,原來石中玉涉嫌強奸白自在孫女未遂,卻致其跳崖自殺,封萬里為師父責怪,被砍下右臂,雪山派弟子下山追緝并欲捉拿石清夫婦上山問罪,又被江湖奇人“一日不過三”丁不三殺死兩名弟子。而石清夫婦卻欲親自捉拿兒子上山請罪,并留下兩人寶劍為證。謝煙客攜小丐化裝成官差,強搶兩劍,致使雪山派弟子誤以為石清設計搶回。謝煙客怕有人指使小丐,厲聲詢問,得知小丐并無父親,僅與媽媽及小狗“阿黃”僻居荒山,大字不識,不諳世事,還被媽媽呼為“狗雜種”。

    某日媽媽突然失蹤,小丐遂帶“阿黃”四處尋找,自己從山上掉落而與小狗亦走失。謝煙客欲令小丐求已一件小事了了自己所發毒誓,但少年卻從來不會求人,不管謝煙客如何用計,總不肯開口相求。此時也絕不肯求他。途中少年見白鯨島大悲老人受長樂幫圍攻,遂仗義相救,大悲老人感其俠義,臨死之前贈其一套載有武功的泥人。到摩天崖,謝煙客傳授他兩種極陰、極陽的內功,欲讓他走火入魔而死,以絕后患。經過數年勤學苦練,少年果然體內陰陽交戰,即將走火入魔。危急關頭,長樂幫上得摩天崖來尋找幫主,幫中醫道高手貝海石助他暫脫走火入魔之險,隨后將少年劫回幫中,稱說少年名石破天,乃是其幫主,更在欲殺幫主報仇的展飛奮力一擊之下,無意間打通了經脈,成就其陰陽合一之無上內功。而大悲老人所贈泥人的內里更藏著木偶,載有更高深的武功——少林神技“羅漢伏魔神功”。而“一日不過三”丁不三的孫女丁趟卻將其誤為真正幫主,因其與真正幫主交好半年,并且其在真正幫主肩頭咬下的傷痕,也在石破天肩頭找到,遂不聽石破天辯白,在爺爺丁不三的安排下,兩人同拜了天地,結為夫妻。但尚未及同房,雪山派又來總舵拜訪,白自在之子白萬劍親自出馬,要捉回犯下滔天罪惡的石中玉。貝海石等人前來請幫主回總舵處理,丁踏爺孫亦跟隨同往。

    兩派相見時,石破天矢口否認自己就是在雪山派犯下死罪的石中玉,但腿上卻又帶有石中玉之劍傷,眾人遂堅信其正是石中玉。白萬劍冒險一擊,一招擒住石破天,雖失陷了其余師弟妹,但仍將石破天劫出長樂幫。而黑白雙劍石清、閔柔夫婦趕來,也將眼前少年視作自己兒子石中玉,并欲阻止白萬劍帶其上雪山派凌霄閣清理門戶。對劍中石破天被丁不三爺孫救出,而又因不會武功而被丁不三目為“白癡”,要殺他以免為丁家丟臉。丁瑪為救其性命,設計將其扔到另一艘船上,石破天卻又意外遇到丁不三之弟丁不四以及雪山派祖師白自在之妻史小翠及其孫女阿繡,史小翠因為當年石中玉奸污孫女未遂之事,與丈夫反目成仇,離家出走,并自立金烏派,創立了??搜┥絼Ψǖ慕馂醯斗?。

    在一座小島之上,小翠將石破天收為金烏派開山大弟子,并為其取名為史億刀。自萬劍率雪山派弟子追至島上,卻與同上島來的丁不三、丁不四兄弟兩人斗在一處。危急之際,練習金烏刀法初有小成的石破天與白萬劍合力斗敗了丁氏兄弟,與阿繡兩情相悅。而貝海石等長樂幫眾也知道此石破天并非真正幫主石破天,但此時俠客島上的賞善罰惡令發到長樂幫,接至此令者,必須到俠客島,為善受獎,為惡受罰。真正幫主既找不到,又因兩人實在太過相像,故意將錯就錯,目的就是為長樂幫消災。石破天先在無意之中與人見人怕的賞善罰惡使相交,喝下兩人借以練習內功的藥酒。雖在常人而言,兩種藥酒一陰一陽,非有高深內功不可抵擋,而石破天學得“羅漢伏魔神功”,正擅將陰陽合和,從而使他功力又是猛增,并提議與二位賞善罰惡使結為兄弟,又跟隨他們前往鐵叉幫發令,并在二使藥酒發作之際,出手相助,救了二使性命。二使不欲與其多有交涉,棄其而去。石破天獨自信步來到上清觀,見到石清、閔柔夫婦,正趕來上清觀,欲替掌門師兄天虛道長接下賞善罰惡令。原來凡是接下此令的江湖人士,無論武功多么高強,上得俠客島去,都是有去無回。天虛不肯讓夫婦兩人替自己送命,而石破天則為幫過自己的閔柔取得令牌,無意間以毒掌傷了兩位道長,上清觀誤以為石清夫婦設計而為,追來尋仇。石破天憑其高深內功,僅以單手就擊敗天虛等人,更因其臀后印跡,與石清夫婦以父母兒子相認,而對石破天渾然不知自己身世之事,只認定是他從凌霄城中出來之后生了一場重病失憶所致。但在長樂幫總部,賞善罰惡揭出真正幫主石中玉,更借其口揭出一切皆為貝海石安排,利用石破天與石中玉之外貌酷似,又在其身上做出種種傷痕而致。但為挽救長樂幫幫眾的性命,石破天還是以幫主的身份接了俠客島的賞善罰惡令,石中玉則被父母帶往雪山派受審。在丁趟的授意安排下,石破天化裝為石中玉,替他去了凌霄城。

    此時雪山派中忽起嘩變,石破天憑借自己的蓋世神功消解了一場因自自在狂妄自大而引起的門戶之災,其與阿繡的戀情也得到白自在夫婦及白萬劍的首肯。白自在因自己發瘋作亂而覺有愧于家人和雪山派,甘愿往俠客島。石破天也如約前往。在島上,眾人終于明白三十年來諸多武林高手前往俠客島而一去不返之真相:原來島上一山洞內石壁上刻著李白所作五言古詩《俠客行》,而全詩每句都隱含一項絕頂神功。俠客島龍、木二島主以賞善罰惡令從中土逼請來眾多武林高手,只為一起參詳神功,其所屠滅之幫派會眾,其實皆為可殺之徒。但入島參詳神功的眾人卻都拘于詩句的解讀,見仁見智,歧見雜出,始終無人能夠破解,而又皆為神功之神妙所吸引,再不肯離開山洞。石破天因不識一字,滿眼望去,只見到石壁上所刻畫之文字之形狀,詩句圖形,在他眼中只是導引內息流動或劍勢走向的指示,最后一座山洞的蝌蚪文字更是打通內息,融會貫通劍法、輕功、內功等高深武功的關鍵。當他從頭至尾看完一遍,竟于不知不覺間練成這項神功,成就了武林中第一人,也破解了俠客島的天大謎團。島上群雄也得以回歸故土。而回歸當天,石破天還憑借剛習得的高深武功救下了立誓為自自在和他跳海的史小翠及阿繡。石清夫婦從丁不四處知曉了他們苦苦追尋的殺子仇人梅芳姑所居之地,隨即往尋。石破天等人也隨同前往。到得梅芳姑所居之地.石破天赫然發現這里正是他小時候所住之荒山,更得以重見“媽媽”和小狗“阿黃”。原來他“媽媽”正是梅芳姑,是丁不四與其情人所生的女兒,當年曾深愛石清,卻又因石清更愛閔柔而因愛生恨,以至于自毀容貌,又搶奪石清夫婦的幼子石堅,數日后送回一具孩童尸首,使石清夫婦認定幼子為其所害而數十年來始終欲尋其報仇。

    在石清當眾表白對于妻子的愛意之后,梅芳姑自盡而亡,死后卻顯示她仍是處子之身,那么石破天不是她的孩子已是無疑,但是否就是石堅,則已然沒有人能夠明白地說出來了。[1]

    作品目錄/俠客行[金庸創作長篇武俠小說] 編輯

    創作背景/俠客行[金庸創作長篇武俠小說] 編輯

    1965年,當《天龍八部》還在《明報》連載時,《俠客行》就已開始在《明報》每周贈送的《東南亞周刊》上連載。1977年7月該書修訂完稿,金庸寫了該書的后記。[2]

    這部小說的書名是由詩人李白的同名古言詩而來,小說的內容也與那首詩作密切相關;不過,小說的情節并非是對李白詩作的演繹和注釋,而是對這一詩作作了出人意料的安排。[3]

    人物介紹/俠客行[金庸創作長篇武俠小說] 編輯

    石破天(狗雜種)

    書中主人公。他原是流落侯監集的一名小乞丐,因為餓極撿起一塊燒餅吃卻吃出來武林人人渴望的玄鐵令,他命在旦夕又被謝煙客救走并且教他純陰純陽的武功法門想置他于死地。當他又一次瀕臨生死關頭時,意外地被長樂幫眾救回,并幫他治好內傷而且成就了他至高無上的內功。石破天被誤認成石中玉,接連遭到雪山派的追殺,由于丁珰的錯認使他險遭丁不三之手,然后學會了丁珰的“一十八路擒拿手”、丁不四的武功、雪山派劍法、玄素莊石清夫婦的武功、史婆婆的“金烏刀法”,一躍成為武林頂尖高手。他為了幫助長樂幫消除災禍,毅然接了賞善罰惡令,幫助雪山派平息內亂,為了丁珰甘愿替石中玉頂罪,他的俠義使他與賞善罰惡二使結為兄弟。他隨從中土武林人士到了俠客島后,由于目不識丁,倒學會了四十年來沒有人能參透的武林秘笈,練成了絕世神功。當他從俠客島回到小時候生活的地方后,“媽媽”梅芳姑的去世使得他的身世成為一個永遠的謎。[2]

    阿繡

    白自在和史婆婆的孫女,白萬劍之女,石破天之未婚妻子。她有一張瓜子臉,一雙明亮清澈的大眼睛,長得清麗文秀,善使“雪山劍法”。她嬌羞、溫柔、靦腆,對人恭謹友善。她初次與石破天的目光相接時,便登時羞得滿臉通紅。她對石破天癡情一片,目光中總流露出關切之情,這給了石破天莫大的鼓舞。她欣賞他的善良真誠、處事得體、情深義重,因此在石破天去俠客島時,立下誓言,如果三月初八他還沒有回來,她便要隨奶奶投海自盡。她以心性識人,雖然石破天與石中玉的相貌酷似,但她仍堅決相信,石破天不是石中玉。[2]

    丁珰

    “丁珰”有丁丁當當,聲東擊西之意。丁不三的孫女,石中玉的情人,石破天拜過堂的妻子。她是一個處于正邪之間的女子。她十七八歲,有一張清麗白嫩的臉龐,一雙清澈的眼睛,身穿淡綠衫子,秀麗美艷,腰間有一柄柳葉刀。她使丁家祖傳的五套一十八路擒拿法。她大膽俏皮,但對丁不三卻十分害怕,怕他殺了石破天。她叫石破天“傻子白癡”,引丁不三上當,讓他自稱是“聰明白癡”。她喜歡年少英俊、輕薄浮浪、叫她丁丁當當的石中玉,不喜歡善良誠實的石破天。[2]

    石中玉

    他的名字有華而不實之意。石清和閔柔之子。十八九歲,臉色較白,眉毛較細,長相俊美文秀。曾是雪山派弟子,后又做了長樂幫幫主。當年,石清送他赴雪山派學藝,他在短短兩三年內,便領悟到了雪山派武功的精要,封萬里、白自在都對他甚為得意。石中玉少年時便是個人物,連師門白自在掌門的嫡親孫女阿繡都敢輕薄。他倨傲無禮、殘忍好殺,又輕薄浮浪、千伶百俐。石中玉當了幫主后作威作福,作踐良家婦女,無惡不作。[2]

    史婆婆

    閨名史小翠,白自在的妻子,白萬劍的母親,阿繡的奶奶,石破天的師父。她創制了克制“雪山劍法”的“金烏刀法”。她年輕時曾貌美如花,她父母看中了白自在的名望,便將她許配給了這個雪山派掌門人。她在成婚之初,常與丈夫拌嘴,說她自己應嫁給丁不四。但當她和阿繡練功走火入魔落入丁不四手里時,她卻堅守貞節,拒不前往舊情人丁不四的碧螺島上去,實在逃不過,寧可跳到河里去。史小翠一共跳過兩次河,一次是表示決不與舊情人有什么瓜葛,第二次是表示對丈夫忠貞不貳。第一次是自愛,不肯玷污了自己的名譽,第二次是愛人,愛自己的丈夫。她雖對丈夫時有不滿,但在內心深處還是只愛他一個。[2]

    白萬劍

    外號“氣寒西北”。他與“風火神龍”封萬里合稱“雪山雙杰”。雪山派長門弟子的首領,白自在與史小翠之子,阿繡之父。他身材甚高。四十二三歲年紀,氣宇軒昂,英姿颯爽。他的劍法高出了同輩,出招之迅、變化之精、內力之厚、法度之謹均是第一流的高手風范,其父對自己的武功也很得意,便為他取名為“白萬劍”。[2]

    白自在

    凌霄城城主,雪山派掌門人,史婆婆的丈夫,白萬劍的父親,阿繡的爺爺。人稱“威德先生”。自在,有不受拘束之意。他的自在在眾生就是劫難?!巴隆倍质窃跇税褡约?,體現了他的自命不凡。他白發蕭然,身材高大,眼光耀如閃電,威猛無儔,如天神一般。生平得意絕技是“神倒鬼跌三連環”。他死要面子,狂妄自大。雪山派的內力法門本來平常無奇,白自在本人卻因巧服異物,內力大增,但他對此事卻始終秘而不宣。眾師弟的武功始終差他一大截,并對他有怨恨之心。他自高自大,目無一切,惟我獨尊,還一定要殺掉不給他拍馬屁的人,以此來樹立至高無上的權威。[2]

    貝海石

    長樂幫軍師。外號“著手回春”、 “貝大夫”,“著手回春”比“妙手回春”高,說明他手段高明?!昂J倍钟钟懈呱钅獪y之意,說明他深諳世故。是一老者,臉色蒼白,口前有短髭,說話有氣無力,便似身患重病的模樣。最得意的絕技是“五行六合掌”。內力精湛,只因中年時受了內傷,身上常帶三分病,此后久病成醫,也就有了“貝大夫”的外號。他深諳世故,在白萬劍等人來到長樂幫時他將石破天從丁趟那里帶回。他不愿回答范一飛的問題,便反客為主,抓住了武林中人愛面子這一點,說石中玉接任幫主乃是司徒橫慧眼識英才。[2]

    丁不三

    外號“一日不過三”,自稱一日之中最多殺三人。六合人氏。有個哥哥叫丁不二,有個弟弟叫丁不四,有個孫女叫丁珰。他須發皓然,眉開眼笑,但目光中總有一股兇狠之意,腳穿白布襪子、繡有壽字的雙梁紫緞面鞋子,使丁家的擒拿手。當石破天與丁趟正在船上飲酒時,大怒之下欲要殺了石破天,沒想到石破天內功高深莫測,大出意料,而且石破天見他并不懼怕,當下歡喜,便力促石破天與他孫女成親。[2]

    丁不四

    外號“一日不過四”,自稱一日之中最多殺四人。六合人氏,隱居碧螺山。有兩個哥哥,丁不二、丁不三。他的相貌與丁不三有幾分相似,服飾也差不多,腰間纏著一條黃光燦然的九節軟鞭,他善使諸般拳法掌法、“金龍鞭法”。他一一出場就以老耄之身,纏著史小翠不放,顯示了他纏磨舊情人的一片癡心,贏得人們的同情。但后來讀者才知道他又是梅文馨的昔日情人,還有一私生女——梅芳姑。[2]

    梅芳姑

    丁不四與梅文馨的私生女。三十九歲。自幼隨母學藝,后隱居于豫西盧氏縣東熊耳山之枯草嶺。二十年前,她相貌很美,武功兼修丁、梅二家之所長,武功了得,且會做詩填詞,善于女紅、烹飪,不僅樣樣比閔柔強,也比石清強。她處處要強,如此一個美女、才女加淑女,看上了石清,石清也承認閔師妹不如她美,卻偏偏不敢喜歡。梅芳姑得不到石清的愛,心里憤憤不平,由忿生怒,積怒成怨,她對石清的感情由愛變恨。她要殺了閔柔與兩個孩子,石清忙著救閔柔,便沒能阻止她將兒子搶走,后送回一具嬰兒尸身。[2]

    作品鑒賞/俠客行[金庸創作長篇武俠小說] 編輯

    作品主題

    “我是誰?”的疑問和“機關算盡太聰明”的隱喻,可以說是《俠客行》的真正旨歸,也是它的全部精華所在。[4]

    小說插圖 小說插圖

    小說創造了石破天這個奇異的人物形象,長樂幫為擋“銅牌之難。而奉一少年石破天為其幫主,此事或不足為奇。然在石破天逃遁之后又尋找到一位與之十分相似的少年來冒名頂替,乃至于使其情人、仇家、父母都無法辨認,這就奇也怪哉。這是小說的最為表面的一個層次:故事或傳奇層次。再則,小說中的主人公,可算是一位少有的奇人,他連“我是誰”也弄不清楚,被母親——其實未必是他的真母親——稱之為“狗雜種”,被謝煙客稱之為。小叫花”,被用海石等人稱為石破天,被阿繡稱為“大粽子”,被史小翠取名為史億刀”,然而所有的這些名字,顯然都并非他的真正的名字?;蛟S,他乃是石清、閡栗的次予——當年被梅芳姑搶去,但并未弄死——石中堅,亦即是石中玉之胞弟了,難怪他與石中玉如此相像。但此事確實與否,尚不得而知。少年一直糊涂,但并不愚笨,冒名頂替之苦,可想而知。

    俠客島得名于島上有一排洞窟,窟中刻著李白之詩《俠客行》。其中包藏了一套絕世的神功。而這《俠客行》的武功,果然是一種極為獨特的“奇功”:多少武林高手,才智之士如少林寺妙諦方丈,武當山愚茶道長等英才,加之如神人一般的龍、木兩位島主,寓數百人之智與數十半之功都不能“破譯”。卻恰恰被一位目不識丁的少年早一舉破解并練成神功。其實在人類求知的過程中往往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各種牽強附會的注釋往往會損害原著的本意,反而造成嚴重的人為的障礙。如佛教大乘般若經以及龍樹的中觀之學,都極力破斥煩瑣的名相戲論,認為各種知識見解,徒然令修學者心中產生虛妄念頭,有礙見道,因此強調“無著”、“無住”、“無作”、“無愿”?!督饎偨洝吩疲骸胺灿兴?,皆是虛妄”,“法尚應含,何況非法”,“看來所說法,皆不可取,不可說,非法,非非法”。如此等等都是這個意思。而這個意思,則可說是此《俠客行》的最深層的“意思”了。

    總之,從《俠客行》書名著手,亦可把握這部小說的“玄妙”之處。一層是“俠客島之行”,這是全書的故事梗概;再進一層則是“俠客行武學”,這便是書中的“內核”了。一來是若無俠客行為的武學,俠客島也就不復存在,小說中的俠客之行的故事也就不復存在了。二來此俠客島之行,其目的及其寓意也盡在有關“俠客行”武學的寓言之中。更深的一層是——最深的一層或者可謂“返樸歸真”——“俠客之行”,亦即敘述一位無知的少年,如何成為一位真正的俠客,這不僅只是說他的武藝高強或奇遇迭至,而是說他心性仁厚,無私無我,大智大愚,為真正的至高無尚的“俠客”的典范與楷模,其他俠客或多或少地總有藏和或做作之處。而此中少年則完全是至性至情,人所不及。此小說主人公的人生經歷與遭遇,可謂是極其不幸、苦不堪言的。然而幸與不幸、乃至苦與不苦,全然有乎一心之辨,如此少年并不以一己之苦為苦、一己之幸為幸,實為至人至俠。這樣的人物,既可以從具體的形象與性格中去觀照,同時也可作其抽象與象征的意義上去把握?!獣猩倌晔且晃徽嬲牡浞兜膫b;他所經歷的人生道路與歷程,亦正是真正的俠客之路以及“俠客之行”。[5]

    藝術特色

    敘事

    金庸的這部小說創作改變了過去的習慣敘事模式:歷史背景——江湖傳奇——人生故事,而是以江湖傳奇——人生故事——人性寓言為新的結構模式。這樣,不僅在意義的層面上達到哲學的深度,而且在技藝的層面上又保證藝術的完整。[2]

    描寫

    此書一反金庸大部分作品的路子,既無明確的時代背景,也沒有宏大的場面,寫愛情也只是浮光掠影,除了石破天之外,人物描寫也只是點到即止。[4]

    懸念

    《俠客行》的結尾,主人公石破天在他的養母梅芳姑自殺后,再也無人知道他的身世秘密,從而不知道“我是誰?”小說的最后一章的題目便叫“我是誰?”

    《俠客行》中的《“我是誰?”》的結局也是具有深刻意義的。第一層,是故事本身的邏輯結果,即梅芳姑死后,確實不知誰是主人公的父母了。第二層,讀者大約隱隱能猜到,他是石清與閔柔的兒子,但卻沒有任何靠得住的證明,永遠只能是猜測而已。進而,主人公自始至終都沒個正式的名字,他的所有的稱呼都是冒名的,而他的所有的“身份”都是他人的“替身”(包括在梅芳姑家里,他也是梅芳姑心目中的某個人的替身,所以她稱他為“狗雜種”)。[6]

    武功設定/俠客行[金庸創作長篇武俠小說] 編輯

    碧針清掌:謝煙客在隱居摩天崖的數年中新創的一路掌法,曾花了好幾個月的功夫將這路掌法直練得出神人化,無懈可擊。

    丁不三的擒拿手:丁不三的五套一十八路擒拿手,變化繁復,著實厲害。它包括“勾”、“帶”、“鎖”、“拿”、“戳”、“擊”、“劈”、“拗”等手法。具體有“黑煞掌”、“風尾手”、“鶴翔手”、“龍騰爪”、“虎爪手”、“夜叉鎖喉”、“玉女拈針”、“白鶴手”、“九連環”等招數,其中“黑煞掌”是丁家祖傳,著實厲害,傷人后會留下黑色的手掌印,“九連環”環中套式,共有九變。

    丁不四的拳法:丁不四獨創的武功,甚是厲害。包括“渴馬奔泉”、“粉蝶翻色”、“橫掃千軍”、“和風細雨”、“鐘鼓齊鳴”、“春云乍展”等招數。

    丁不四的掌法:包括“逆水行舟”、 “奇峰突起”、“或左或右”、“天王托塔”、“黑云滿天”等招數。丁不四的武功虛中套實、實中套虛,變幻無常。丁不四曾用此掌法與石破天拆招.被打得頭昏眼花,牙齒跌落。若是在大椎穴上擊一掌,便是不死也得重傷。

    金烏刀法:史婆婆針對“雪山劍法”而創。按史婆婆的說法,金鳥就是太陽,太陽一出雪就融化了,史婆婆是想打敗狂妄自大的白自在?!敖馂醯斗ā北取把┥絼Ψā倍嘁徽?,包括“開門揖盜”、“梅雪逢夏”、“踏雪尋梅”、“長者折枝”、“漢將當關”、“赤日金鼓”、“赤焰暴長”、“千鈞壓駝”、“大海沉沙”、“赤日炎炎”、“鮑魚之肆”等二十三招。

    控鶴功:大悲老人所使用的武功之一。當年大悲老人和謝煙客在北邙山比武時用的正是這套功夫。

    羅漢伏魔神功: 一少林前輩神僧獨創的一套神功。它集佛家內功之大成,深奧精微至極。

    梅花拳:梅文馨家傳武功。

    梅氏劍法:梅文馨為對付丁不四而新創的一路劍法。

    上清觀的擒拿法:主要體現在勾、拿、彈、抓。

    上清劍法:上清觀的武功?!吧锨鍎Ψā惫惨皇?,施展出來,直如星丸跳擲,火光飛濺,迅捷無比。包括“朝拜金頂”、“順流而下”、“左右逢源”等招數。

    神倒鬼跌三連環:白自在生平的得意絕技。包括三招:一揪、一抓、一絆。

    無妄神功:史小翠(史婆婆)與孫女阿繡同練的一套內功。

    五行六合掌:貝海石的得意絕技。在長樂幫,曾用此掌法與雪山派的人動手,震斷了花萬紫的長劍,打落了其他人的長劍。

    雪山劍法:雪山派創派祖師創制,共七十二招。包括“鶴飛九天”、“云橫西嶺”、“明駝西來”、“雪花六出”、“朝天勢”、“老枝橫斜”、“朔風忽超”、“大漠飛沙”、“飛沙走石”、“梅雪爭春”、“暗香疏影”、“雙駝西來”、“嶺上雙梅”、“明駝駿足”、“雪泥鴻爪”、“風沙莽莽”、“胡馬越嶺”、“明月羌笛”、“蒼松迎客”、“月色昏黃”等招數。凌霄城內外遍植梅花,雪山派祖師又生性愛梅,所以劍法中夾雜了不少梅花、梅萼、梅枝、梅干的形態,古樸飄逸兼而有之。

    炎炎功:謝煙客將大悲老人送與石破天泥人身上的內功法門顛倒了次序教給石破天,且一味叫他修習少陰、厥陰、太陰、陰維、陰躋等諸路經脈,所有少陽、陽明等經脈卻不同步相授,欲置石破天于死地。

    玉兔劍法:“玉兔”二字能體現出阿繡的斯文、聰明。[2]

    作品影響/俠客行[金庸創作長篇武俠小說] 編輯

    衍生作品

    1982年,中國香港拍攝了《俠客行》電影,1985年,中國臺灣拍攝了《俠客行》電視劇。2002年,中國內地拍攝了《俠客行》電視劇。
      

    作品評價/俠客行[金庸創作長篇武俠小說] 編輯

    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嚴家炎:《俠客行》的寓意相當深刻。小說通過不識字的石破天居然能破譯石壁上那首詩所包藏的絕頂武功,給人豐富的啟示。它的矛頭指向包括傳統經學在內的各種教條主義、繁瑣哲學、經院氣的解讀模式。[7]

    作家陳墨:《俠客行》自然是一部極為好看的、引人入勝的小說。然而它真正的文學、藝術及其哲學與文化價值,則正藏蘊于這好看之中。正所謂雅俗共賞,值得再三讀之,依舊會意味無窮。[8]

    作者簡介/俠客行[金庸創作長篇武俠小說] 編輯

    金庸 金庸

    金庸,本名查良鏞,浙江海寧人,1924年生。曾任報社記者、編輯,電影公司編劇、導演等。1959年在香港創辦《明報》機構,出版報紙、雜志及書籍,1993年退休。先后撰寫武俠小說十五部,開創了中國當代文學新領域。并興起海內外金學研究風氣。曾獲頒眾多榮銜,包括香港特別行政區最高榮譽大紫荊勛章、英國政府O.B.E勛銜及法國最高榮譽“藝術與文學高級騎士”勛章和“騎士勛位”榮譽勛章,劍橋大學、香港大學名譽博士,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名譽文學博士,英國牛津大學、劍橋大學、澳大利亞墨爾本大學、新加坡東亞研究所等校榮譽院士,北京大學、日本創價大學、臺北清華大學、南開大學、蘇州大學、華東師范大學等校名譽教授,并任英國牛律大學中國學術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文學院兼任教授,浙江大學人文學院院長、教授。曾任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委員等公職。[9]

    添加視頻 | 添加圖冊相關影像

    參考資料
    [1]^引用日期:2018-12-22
    [2]^引用日期:2018-12-22
    [3]^引用日期:2018-12-22
    [4]^引用日期:2018-12-22
    [5]^引用日期:2018-12-22
    [6]^引用日期:2018-12-22
    [7]^引用日期:2018-12-22
    [8]^引用日期:2018-12-22
    [9]^引用日期:2018-05-04

    互動百科的詞條(含所附圖片)系由網友上傳,如果涉嫌侵權,請與客服聯系,我們將按照法律之相關規定及時進行處理。未經許可,禁止商業網站等復制、抓取本站內容;合理使用者,請注明來源于www.dtapes.com。

    登錄后使用互動百科的服務,將會得到個性化的提示和幫助,還有機會和專業認證智愿者溝通。

    互動百科用戶登錄注冊
    此詞條還可添加  信息模塊

    WIKI熱度

    1. 編輯次數:6次 歷史版本
    2. 參與編輯人數:6
    3. 最近更新時間:2019-07-12 10:35:30

    相關詞條

    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